《论语》编撰到底有无系统?

《论语》编撰到底有无系统?
《论语》是影响华夏文化最深远的经典,编撰会是全无系统吗?一般说法是,《论语》一书记录孔子及其门生的言行,但编辑没有系统;近世影响最广泛的《论语译注》作者杨伯峻,就是持类似看法。他认为:「《论语》是若干断片的篇章集合体。这些篇章的排列不一定有什麽道理,就是前后两章间,也不一定有什麽关连。」

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华夏经典,开宗明义,至为重要,因此首篇往往是其义理核心所在。以儒道两家经典为例,孟学首重义利之辨,《孟子》开篇〈梁惠王上〉即是孟子与梁惠王对辩义利。荀子主张性恶,对治之道必由于学,因此《荀子》首篇为〈劝学〉。老子《道德经》第一章说道可道非常道,一开始就区分可以言明的世界与不可言喻的世界;而整部《道德经》就是以文字讲述一个不可言喻的世界,也就是至高无上的道。至于庄子,最关心是个人的自由,《庄子》第一篇〈逍遥游〉,以大鹏鸟的寓言比喻追求个性的绝对自由。

儒道四部经典,都有非常明显的开宗明义,亦经过编辑;《论语》以〈学而〉开篇,当然蕴含着重大意义。来看看〈学而第一〉首四章,透过师生对话,联想当时的情境。

〈学而〉第一章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孔子用反问的方式说:「不亦君子乎?」下一章,其弟子有子则用肯定的方式讲述他所理解的「君子」。

〈学而〉第二章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有子回应孔子的反问式教学:「不亦君子乎?」﹙留意孔子教学生经常反问,是启发式教学﹚,并说「君子务本。」判断一个人是否君子,观其行为是否孝悌 - 孝与悌是人最基本的感情,所以说,是仁的根本。最后一句:「其为仁之本与?」有子回答君子的具体言行后,又将他的体会向老师反问。于是有孔子回答的第三章。

〈学而〉第三章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有子反问「其为仁之本与?」后,孔子从正面肯定地回应「孝弟为仁之本」。孝悌出自真心,非表面上的巧言令色,这些都不是仁。

此章于〈阳货〉篇再次出现,有说由此可见《论语》无系统,其实孔子经常会重覆说话,但若放在师生对话的脉络中,就相当顺理成章。第一章,孔子说君子要做到「人不知而不愠」 - 别人不知我,我内心不存些微不欢之意,这非常难。由是曾子讲他自己能所做到的道德修养,于是有下一章。

〈学而〉第四章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曾子回应孔子说君子「人不知而不愠」,实在难以做到;而自己所能做到的,就是时刻反省是否做到谋忠、友信、传习。最后提到的传习,明显是回应孔子最初说的「学而时习之」。

〈学而〉首四章可以师生义理相贯来解读,以见孔子、有子、曾子,孔门义理的相互发明。至于〈为政第二〉,全篇皆是孔子一人说,并非偶然,更见〈学而第一〉,刻意编排孔子与多名学生的言论,足见当时孔门派别中的势力分布。

《论语》首篇〈学而第一〉有孔子说、有子说、子夏说、曾子说、子贡说。开卷之篇,如此编辑,可见孔子身后所传弟子的重要派别。颜回与子路二人皆先于孔子而去,故此,二人虽是孔子生平最重要的弟子,但学派无传,所以论语首篇没有二人的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