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秩序编辑室】前置词︰意在味外

【无秩序编辑室】前置词︰意在味外

周汉辉〈五味杂陈.辛三章〉
【无秩序编辑室】前置词︰意在味外
谢晓虹〈肉变〉
【无秩序编辑室】前置词︰意在味外
曹疏影〈鹹的三味线〉
【无秩序编辑室】前置词︰意在味外
叶辉〈荒凉之味:从「四气歌」到「凉风有信」〉
【无秩序编辑室】前置词︰意在味外
《无形·意味》
【无秩序编辑室】前置词︰意在味外
淮远〈鸡二章〉
【无秩序编辑室】前置词︰意在味外
前置词
【无秩序编辑室】前置词︰意在味外
49300527_2207403922862026_6991870496308461568_n.jpg

今期《无形》,结构上相当大刀阔斧:当中四分之三的内容,乃是香港文学季「气味相投」展览中的文学文本,另外就是重头特稿,黄碧云的〈发霉的,被珍爱着——我的终度年华,五十六〉。

近年香港文学馆做的策展,大都是着重于创造,即重视调动资源,以催生新的作品。「气味相投」里面有九组创作,对应《神农本草经》中的「五味四气」;五味即「辛、酸、甘、苦、鹹」,「四气」则分「寒、 热、温、凉」。 九组创作,分别以文学与视艺作品对话,其中「温」的也斯〈白粥〉及「甘」的饮江〈花塔饼〉两篇作品,乃为已有作品,非为展览特地创作,但因想撮合不同层次之对话聚合,因而收入。

今期《无形》「意味」所收录者,包括:「热」的淮远〈鸡二章〉,鸡肉是热性,而淮远自小家中多年养鸡,对于鸡有许多介乎有情与冷酷之间的观察,使得他作品中的热、嘴、肉,都好像有着意在言外的想像维度。周汉辉的〈辛三章〉,大写基层语言、火辣原始,由蓬勃至寂灭,辛也是生命力的演变了。 谢晓虹是整个「气味相投」中唯一写小说的作者,而她 老老实实地写了一万字,本期《无形》尝试全文收入。 谢文中的「茶」在现实中有所据,乃是一种茶菇菌, 它本态的阴柔妖娆是小说的意念来源,「酸」在此揭示了腐蚀与生长的一体两面。 曹疏影的「鹹」是味 觉地理学之流徙记,松花江、意大利、北京,语言之舟载诗人出入童话与现实。叶辉不免一如既往地在「凉」的文本迷宫中流连忘返,一句「凉风有信」,满口甘芳。

另外游静写「苦」的长诗〈母后〉,及黄仁逵的散文〈「寒」是身外物〉,均见二位作家之核心:前者见真情性命,后者玄妙而实在。因篇幅计未能收录,读者可于「虚词」网上寻找。

至于黄碧云的〈发霉的,被珍爱着——我的终度年华,五十六〉,据说乃属她阅读「虚词」网上「虚度年华」一栏中〈黄碧云:也有幻灭,也有和解〉一 文,对她的廿八岁关于六四事件及与锺玲玲之公开信往还之梳理,及后有感而发乃成。 倘若有所谓,自由的对话,也许只是如此,在彼此的边缘擦过,成为影子的影子。意义在我们错过后才出现,即是,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邓小桦


附:「气味相投」策展前言


饮食是人赖以存续生命的基本,我们通过每日的口粮餵养自身,确立一己之根本;同时,饮食是最具社交性的感官,介入并製造我们大量的经验与记忆,由个体扩展至集体,由记忆累积为文化。选择「饮食」为题,是希望借助一点普遍而通俗的特性,作为让巿民进入香港文学的入口——一如整个世界经常是通过口部而进入我们的身体的。饮食同时指向个体的确立,以及集体的连结,连繫已往,通向未知。


饮食之味其丰盛多元,往往远远溢出于语言文字的基本词彙,而进入联想、抒情、想像、象徵等手法。策划本次展览时,我们以中医药理中的「五味四气」为框架。「五味」曰:「辛、酸、甘、苦、鹹」;「四气」则分「寒、热、温、凉」。此说首出于《神农本草经》,如果我们将这种传统中国的医药文本,与西方的科学性话语比较(如「若干十万的味蕾如何分布于舌上」之类),就会发现,前者是以一种兼具想像性质与功能性质的话语习惯去指涉「味道」并将各种食物分类。作为分类,它充满了朦胧、想像与抒情。因此饮食,其根本形态仍是,溢出、逾越、界线的模糊。


本展览共以九对作家x艺术家的配搭去应对「五味四气」,每一配搭对,亦曾尝试暗以年龄/性别/阶层/地方/文化兴趣等方式去分类及配搭,最后我们再次发现,对于艺术与文学的创作而言,框架乃为被用于超越。


选择字词去借代饮食时,我们由「五味四气」生发,而选择了「气味」这个词,「气味相投」这个词语也就很快跳出来了。我们很希望文学与艺术的对话创作是「气味相投」,但回心一想,这也许是中国传统善颂善祷式的说法。以另一角度,或者会是蒙田的名言「哦,朋友,根本没有什幺朋友」?饮食是亲近的,文学与艺术却往往重视製造距离,重新划出想像的空间,反抗并包括反抗自身。


亲近而遥远,关于饮食的种种记忆与变化,将在文字与视觉艺术的对话中,被召唤到我们眼前,并开启想像,从日常中蒸馏可能。我们吃下什幺,需要很久以后才被理解。


策展人

邓小桦(文学)

石俊言(视艺)



无秩序编辑同场加映︰
「气味相投—甘」 饮江〈花塔饼〉
「气味相投—温」 也斯〈白粥〉
「气味相投—苦」 游静〈母后〉
「气味相投—寒」 黄仁逵〈「寒」是身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