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抗争败象已露◎周方圆

左传曹刿论战记载庄公和曹刿于长勺对战齐军,庄公正準备击鼓进军,曹刿要求稍安勿躁。齐军击了三次鼓后,曹刿告知庄公可以击鼓进军。
齐军败退后,庄公正準备追击,曹刿又要求稍安勿躁。曹刿下车察视齐军的车轮痕迹,再登上车前横木了望齐军后才表示可以追击齐军。
 战胜后庄公问曹刿何故如此,曹刿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曹刿观战与论战,注意到军心士气高低起伏,掌握得宜便能旗开得胜。
香港反送中运动,初期确然如曹刿所称一鼓作气,瞬间号召二百万人走上街头,全球媒体高度聚焦港人抗争诉求,并获得多国领袖公开声援。这是香港反送中抗争运动极盛阶段,然而抗争团体的领导者并未把握时机,将港人的诉求及国际社会的声援,转化成为谈判兴革能量,反而採取每周末上街抗争的错误策略,步入曹刿所称再而衰,三而竭的命运。
 香港历经十八个周末街头示威,抗争主要诉求已经模糊,反而被街头暴力及警民冲突所掩盖,国际媒体聚焦的画面尽是催泪弹及暴力对峙。一旦社会运动的诉求模糊,其抗争必注定失败。
上周末港人示威抗争已完全变调走味,除港铁、政府合署外,许多店铺、银行提款机、交通灯都遭到示威者破坏,包括打破玻璃、喷漆涂鸦,甚至是放火燃烧,正好坐实了中国大陆媒体及香港特首所指控的暴力分子行径。
 拖延已久的反送中抗争,不仅如前所述再而衰三而竭,甚至因变质成为街头乱源,更是拖垮香港经济的祸首,逐渐失去了百姓的认同及支持。当抗争活动得不到多数香港百姓相挺,港府及北京政府的态度自必可想而知。
 错误的抗争策略,种下失败的因果。香港抗争运动领导者必须自省自觉,及早以负责任的态度,停止眼前没完没了的街头暴力抗争,重新思索如何争取认同与实践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