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动已是常态,掌握指数时代的三大特性

变动已是常态,掌握指数时代的三大特性
图片来源:Pixbay,CC0 Licensed.

编按:这是一本未来世界新系统的操作提示。指导你如何在快时代有效生存,不被潮流抛在脑后

事实上,地球上出现複杂生命是相当近期的现象,如果把地球史浓缩成1年,陆地生物大约12月1日开始出现,恐龙到圣诞节过后才会绝迹,原始人在除夕夜当晚11点50分左右开始直立行走,有记录的历史始于午夜前的几奈秒。

在那之后,改变的速度还是非常缓慢。我们姑且把前段最后10分钟当成1年,然而在12月以前,什幺事都没发生。12月第一週,苏美人开始炼铜,第一种有记录的语言大约出现在12月中,基督教在12月23日开始传播。此时,对多数人而言,生命仍然是短暂的,生活依旧恶劣、残酷。直至12月31日黎明时,改变速度终于开始加快,大量生产的工业时代来临。当天上午,道路铺设铁轨,人类终于行进得比马还快了。

这一天可真是精采刺激。下午2点左右,抗生素的发明大幅降低婴儿死亡率,并延长人类寿命。要知道,自1月起,人类从非洲迁徙各地以来,这两个数字几乎没什幺变化。傍晚,飞机绕着地球飞行。晚餐时间,有钱的公司开始购置大型电脑。

从这一年来看,经过了364天,地球才有10亿人口的规模,但到晚上7点,已经有30亿人口。午夜前,地球的人口已经倍增,按照这样约每80分钟增加10亿人口的速度,到新年第一天的凌晨2点,人口就会达到地球的容纳极限。

直到最近(以上述时间来看,相当于蜂鸟的一次心跳),从旅行、人口成长,到我们现在获得资讯量的速度,一切都如同癌细胞转移或细菌扩散般快速,简单来说,我们进入了指数时代。

2009年刊登于《哈佛商业评论》的一篇文章,称这个现象为「大转变」。但是,这个大转变发生在那晚10点左右,伴随着两项革命:网际网路与积体电路。这两项革命宣告了网路时代的来临,比以往任何事物更有别于工业时代。

愈来愈明显的迹象是,网路时代的基本状态并非仅仅是快速变化,而是恆常变化。从那晚10点开始的几个世代间,稳定期愈来愈短,颠覆性转变成新典範的频率也愈来愈快。遗传学、人工智慧、製造、运输与医疗等领域的突破性进展,将加快这种转变。提出「大转变」的作者在一篇同样刊登于《哈佛商业评论》的文章〈新现实:恆常颠覆〉中问道:「以往的转变型态,在颠覆后会有一段稳定期,但如果这种型态本身也被颠覆了呢?」

假如你从事网路安全或软体设计工作,那你不必透过书本就能想像,和一个变化速度不断以倍速成长、彷彿遵循摩尔定律的产业奋战是什幺感觉。这种量化现象具有质化含义,当晶片变得愈来愈小、速度愈来愈快时,我们就有了穿戴式电脑,用机器人打造机器人,用电脑病毒引发金融恐慌。现在,人脑的移植手术可能成真,你準备好了吗?请别说:「再等一下!」变化不会管你是否準备好了。在20世纪末的某个时点,变化速度已经超越人类所想。现在是指数时代,而指数时代有三项特性:

一、不对称性

在类比时代,人类试图以牛顿物理学控制这个世界,强大的力量只能以同等规模的力量抗衡:劳方抵制资方,而政府约束这两方(姑且不论是否完善);大军击败小兵;可口可乐只会担心百事可乐。即便这些力量会产生冲突,而且往往是惨烈的冲突,但结果总是符合大家所了解的秩序。

但是,短短20多年间,一切都改变了。一个成员少于美国中西部农业小镇的恐怖组织崛起,在世界的舞台上与强权对抗,这是最显着的案例。还有大量其他的案例:骇客小组入侵美国政府机构资料库,造成严重破坏;纽马克(Craig Newmark)创立Craigslist网站,只手重创美国新闻业;2010年,伦敦的失业操盘手萨劳(Navinder Singh Sarao)在家中电脑安装诈骗演算法,导致美股「闪电崩盘」,市值蒸发近1兆美元。

如果说这种「小」就是新的「大」,未免过于简化,但我们无法否认,网际网路与迅速发展的数位科技,创造了公平的竞争领域,可以用于行善、也可以用于做恶。重点不在于这种发展是好或坏,而是不对称这个事实。无论是经营一家小企业,或领导政府机关的一个部门,或在任何规模的组织担任任何职务,你都无法忽视这个事实。你不能再假设成本与效益成正比,现实可能正好相反。如今,最大的威胁来自最小的地方,来自新创公司、诈骗集团、离经叛道者与独立实验室。除了应付这些新竞争者,我们还得面对更甚以往的複杂性。

二、複杂性

複杂性,科学家通常称为複杂系统,绝对不是什幺新鲜事。事实上,複杂系统比智人还早30多亿年出现。动物的免疫反应是複杂系统,蚁群、地球气候,老鼠脑,任何活细胞错综複杂的生物化学,都是複杂系统。还有人为的複杂性,例如气候,或是水资源的生态,因为人类无意识的干预而变得更加複杂。换句话说,我们或许造成了气候变迁,但并不代表我们了解这点。

经济体系有种种複杂性的典型特徵,由遵循少数简单规则的大量个体所组成。举例来说,一位经纪人执行卖单,引发一连串相同或相反的连锁反应,数百万个类似简单行动,如买进、卖出或持有,形成市场的自我组织倾向。一群蚂蚁可以被视为是「超级个体」,因为蚁群的行为远远超出单一蚂蚁的能力。许多複杂系统都具有适应性,例如,市场会随新资讯持续变化,蚁群会对新的机会或威胁做出反应。事实上,一些複杂系统的本质就是处理与产生资讯。

複杂性研究是最具前景的科学探索领域,其本质上是跨学科的,是由物理学家、资讯理论家、生物学家,与其他领域科学家共同探索所有无法以单一学科理解的事物。

複杂性的程度会受四种因素影响:异质性、网络、互依性、适应力。密西根大学複杂系统研究中心主任佩吉(Scott E. Page)说:「把这些想像成四个音量旋钮。」曾经,旋钮全部归零,即人类生活在同质、孤立的社群,不善于适应快速变化的环境。但从人类悠久的历史来看,这种状态并不要紧,像罗马帝国就经历过几世纪的混乱。「近年,我们把这些音量旋钮全部调到最大。」佩吉说:「但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这种未知,就是指数时代的第三项特性:不确定性。

三、不确定性

让我们再度回到那个价值连城的问题:下一件大事是什幺?没有人知道。麦肯锡公司里那群收费高昂的顾问不知道,隐藏于美国国家安全局高级机密组的分析师不知道,本书作者当然也不知道。如同本书开头所言,过去几百年,人类预测未来準确度的表现相当差劲,事实上,最糟糕的莫过于那些专家与未来学家的预测,甚至还不如随机选择。

《华尔街日报》长年设有一个专栏,让选股专家对抗掷飞镖于股票页上的随机选股,结果,飞镖的表现几乎总是赢过专家。在过去,预测未来是徒劳的;而现在,世界的複杂性增强,预测未来更加无益。

气候学家指出,「全球暖化」其实是个误称,并非所有地区的气温都会上升,许多地区要面对的是极端的天气事件。这是因为,大範围的气温上升将导致更多的气候变化,某些地区变得更乾燥,某些则变得更潮湿,几乎所有地区都将遭遇更多风暴。全球暖化并非只是全面性气温上升,而是大幅度增加了气候系统的易变性,暖化其实是导致更多气象产生不确定性的开端。

在人类历史绝大部分的时期,成功与準确的预测能力有直接关係。一名中世纪的商人所知有限,但如果他能知道莱茵河两岸普遍发生乾旱,就能预测他的小麦在该地区或许可以卖出最好的价钱。然而,在充满複杂性的年代,一个意想不到的发展可能在短短几天内就改变游戏规则。

本书不仅探讨不对称性、複杂性、不确定性等现象,也试图提供面对这些现象的处方。如果这样的未知让你觉得无知,那也没关係,事实上,我们已经进入一个承认无知反而有益的年代。比起透过各种委员会、智库与销售预测团队,去预测未来而耗尽资源,承认无知更具竞争优势。

(本文摘自《进击》)

变动已是常态,掌握指数时代的三大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