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包馅机,从三峡卖进 109 国

变形金刚包馅机,从三峡卖进 109 国

菲律宾第一大餐饮集团快乐蜂(Jollibee)的菲式春捲(Lumpia)、美国知名义大利食品大厂 Valley Fine Foods 的义大利饺、香港连锁餐饮品牌美心的烧卖,到台湾奇美食品、龙凤食品的冷冻水饺,背后都有一个推手:安口。

安口机械,台湾最大包馅机设备供应商,靠着做少量多样的客製化订单,摆脱了近亿元负债,现在,还把接小单变成了专长,透过电商平台把包馅机卖进全球 109 个国家。

我们走进安口位于三峡、佔地约 3 千坪的工厂。生产线旁有一座为了客户验货而设置的大厨房,这是机器人追逐老师傅手艺的最终试炼场,客户将在这里检视,机器人包的馅料,味道能否超越传统的老师傅,若前者没办法超越,安口就必须退订金,认赔成为库存。

眼前,一台衣柜大小的水饺机,每小时能包出高达 1 万 5 千颗到 1 万 8 千颗水饺,而且外装夹具设备,就能改包上海灌汤包、日式和菓子或美式苹果派,然后变换成型模具,还能拟真做出媲美手工、有 12 道摺痕的汤包,若嫌麵皮口感不够 Q 弹,追加擀麵模组就能改善,这种变形金刚般的能耐就是安口机器一大特色。

大环境逼得安口很早就认清,自己不能只卖机器,而是能帮助自己的客户,做少量多样生意,才可能存活。

最初,董事长欧阳禹创办安口前,从事竹编品、滑雪桿等进出口生意,因为被海外客人倒帐,为了挽救危机才成立安口。最早做芽菜自动培育机,之后扩大产品线,才代理销售台厂包馅机,踏入主流的食品设备市场,但由于债务压力沉重,没实力跟别人抢大单,因此在「大厂看不上、小厂不会做」的夹缝中,被迫挺进接客製化订单的这条路。

没财力参展
打造 40 国语言平台销售

甚至,当时因为财力有限,难以负担海外参展费用,非技术出身的欧阳禹,很早把资源投注在低成本的网路平台,把有限的资金花在建置多达 40 个国家语言、网页总数达近 3 万页的官网。

这让海外客户很快看见安口,各式少量多样的订单涌入,从中式的水饺、肉圆、月饼,到日式的和菓子、中东人吃的双色饼乾等各国包馅料的特色点心业者都有人找上它。

只是,安口是如何让机器变成变形金刚?同样是水饺,各国不同文化就衍生出多样化的口味与造型,加上「每一家店都想做出自己的独特性」思维,安口的包馅机要如何让大家都满意?

安口机械第二代掌门人、总经理欧阳志成说,这是一段非常辛苦的摸索过程。

相较于木工机、工具机,加工的是均质的木头、金属、塑胶等死的材料,食品设备处理的是麵团、馅料,低筋、中筋、高筋麵粉以及杜兰粉,不同的蛋白质,加同样的水下去,黏度、软硬度、特性、弹性还是都会不一样,当机器追逐老师傅手艺时,由于变数极多,而且各地口味的喜好又不同,只能靠一次次的实战累积经验,才能提升胜率。

安口刚成立就债台高筑,还要面对不成功就退订金的惨况,「这是加工活的东西,真的好难。」「一开始接单成功机率不到 3 成。」欧阳志成说,企业刚开始时,几乎快经营不下去。

然而,不面对顾客挑战,就没办法进步,父子两人忍着负债,透过一次次实战,满足不同配方需求,设计出包馅机「9 成标準化,保留 1 成依客製化需求灵活调整」的硬体设计架构,降低失败率;另一方面,将每次配方成败的数据记录起来,建立一个涵盖上百国家、多达 300 多种食品的「种族食品配方图书馆」,最后软硬体整合,让安口现在胜率到 8 成以上。

一位美国旧金山的餐厅老闆,原本是因为当地政府调高工资,才找上欧阳志成买汤包机器。以当地的工资推算,一台机器取代 3 位汤包师傅,只需半年就回本,让他开心埋单。但却遇到麵皮配方因素,手工汤包出现筷子一夹就破底,精华汤汁流光光的老问题。面对「很多店家都遇过」的状况,安口最后从图书馆找出解方,还做出至少 5 种类似自家口味的配方选择,让双方满意。

帮小餐厅做厨房改革
厨师改当研发员、品管员

奇美食品总经理宋宗龙评论安口:价格比同业贵一些,「但能抓住我们重视温控的特殊需求」。

安口本身靠接客製小单胜出,现在,它也要协助客户走出自己的路。它最近的目标是:帮小餐厅做生意。欧阳志成形容这次的任务是:「把厨师变成餐厅研发员、品保员」的厨房新改革。

原来,近年电商消费崛起,网购外卖分食掉部分小餐厅客人,再加上人力成本逐年攀升,这迫使店数不到 10 家的小型连锁餐厅,或是单店型客户有厨房自动化的新需求,因此短短 1 年内,从台湾新北市三峡区的水饺店,到美国旧金山的中餐厅,这类小型顾客数量就增加 2 成到 3 成之多。

以水饺店为例,安口协助客户透过机器取代包水饺的时间,让厨师可以专心负责研发独特口味与品管,并降低人事成本,甚至还能帮餐厅提供更多元的餐点服务,吸引更多新客人上门。欧阳志成还提供自己的电商销售经验,帮忙客户解决机器产量过剩的问题,发展网购外卖,避免被市场淘汰。

父子两代联手,文化大学园艺系毕业的欧阳禹,胜在对新事物的接受度高,用多国语言在网路做全球生意,就是他想出的好点子,他负责对外抢订单,听客户声音;儿子欧阳志成则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机械工程硕士,靠机器专业专责做设备研发,是内部解决各式客製化订单难题的灵魂人物。内外合作下,从卖芽菜培育机开始,有了今日的成就。

安口去年遇上俄罗斯卢布高涨、中东战火频传,两大指标市场都衰退的冲击,但仍靠着美国、加拿大等工资高涨国家的小订单,交出营收成长 1 成的成绩单。

包馅,只是一个食品加工环节中的缝隙需求,但安口深入下去,提高更多附加价值后,让客户离不开它。

当然,安口也有新的挑战,遍及 5 大洲的客户群,规模大小不一而且分布零散,让其售后维修服务的挑战越来越大,就算近年新成立美国分公司的帮助都很有限,现在,欧阳志成正在想办法,让包馅机能智慧升级,增加远端监控、预知诊断与维修等新功能;在他眼里,包馅机的未来,还有太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