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酒店续见证老吉隆坡岁月 雪隆惠州会馆大厦披新衣

变身酒店续见证老吉隆坡岁月 雪隆惠州会馆大厦披新衣 雪隆惠州会馆大厦重新粉刷,夜里大放光芒,为老吉隆坡添新活力。

一度从五光十色的老吉隆坡街头淡出并“蛰居幕后” 的雪隆惠州会馆大厦,将再披上新装,粉刷及变身为酒店及快餐店,准备再一次见证吉隆坡未来岁月,并为这城市注入新活力,并带动人潮与兴旺。

楼下数层丢空多年的这座大厦建筑物,角头设有24小时快餐点,附近商贩希望该建筑物重新启用后可为这城市注入新活力,带动人潮与兴旺。


雪隆惠州会馆大厦曾见证闹市心脏区的车水马龙,作为会馆社团,它是乡亲父老联谊及参与国家政经文教与时事的集思广益之地,作为购物商场,它曾是不少青少年及学生的聚集地标。

附近商贩如今乐见该大厦重新营业,尤其是老吉隆坡区以游客为主,酒店处处可见,新增酒店除了为游客提供更多选择,相信在不久后也可吸引更多人潮活动,包括提供更多就业机会予本地人。

有者指出,近年因捷运之便,不少巴生谷人爱于周末日到茨厂街或隆市中心走动,缅怀过去及寻找古早味,所以如今有不少老店被出租作为文创空间,老吉隆坡的味道,吸引不少游客及本地人来游览。

曾是星马购物中心

他们希望这一带可随着人潮的增加而带动商机,吸引国人回流开创事业,打造本土文化的老吉隆坡。


该大厦底下数层楼曾是老吉隆坡人熟悉的星马购物中心,惟因该中心与大厦管理层面对租约纠纷,于结业后,该建筑物底楼至5楼丢空多年,由于毫无人气及灯光照亮情况下,一度是繁华老吉隆坡街头的该区,失色不少。

据了解,该建筑是在今年进行装修,改建为泛太平洋丽晶唐人家酒店,有5层楼空间被改为酒店客房,已在11月中投入营业;至于该建筑物角头间,有外国着名的快餐店入驻,提供24小时餐饮服务。

该大厦楼下数层还有一个大空间正在装修,内里还有间小店提供旅游咨询服务。

从外观看,雪隆惠州会馆大厦因重新粉刷,置有商业招牌,加上设有快餐点,人来人往,夜里灯火亮丽,为该区注入新气息。

李新才:租约纠纷解决

管理层收回产业发展酒店

雪隆惠州会馆会长拿督李新才接受《》电访时指出,据了解惠州会馆管理公司惠联光兴与星马购物中心的合约纠纷已解决,管理层决定把收回的产业发展为酒店。

他强调,会馆早年在重建时,与惠联光兴有协议,把底楼至5层楼的空间交由他们管理长达43年,如今租约期限尚剩约14年;过去商业纠纷与会馆并无牵连。

他指出,会馆只保留6及7楼空间自用,过去也获得管理层按时付费租金,并在租约期限内,由他们决定楼下空间的发展。

变身酒店续见证老吉隆坡岁月 雪隆惠州会馆大厦披新衣 大厦楼下其中一侧是酒店的大门。

茨厂街睦邻原则主席拿督陈国展:吸引游客注入活力

雪隆惠州会馆大厦空间确丢空多年,如今改为酒店及设有24小时快餐店,无疑为老吉隆坡带来新面貌及活力,路人途经该区时不会再觉得陈旧、阴暗,毫无气息。

改为酒店可吸引更多游客入住及在老吉隆坡活动,甚至带旺毗连的茨厂街;酒店业也可提供更多就业机会。

此外,随着捷运开跑,以及廉航飞机普遍,不少本地或外国游客会特地拿着书或跟随网络社交媒体的介绍,来茨厂街“打卡”及缅怀过去,或寻找古早味,品尝美食等。

如今该区有不少老店铺重新开张,改建为充满文创气味的咖啡厅或休闲馆,也有改为廉价酒店,带旺了老区,吸引本地人重新回到老吉隆坡看看,长远下去,可慢慢给老区带来活力,以及不再让人感到老城区只有外劳聚居,而是充满本土文化特色的社区的气象。

番薯蛋小贩黄溢安:带动人潮刺激经济

空产业能重新投入营业,对社区而言是可带来新活力的,也让城市看来更繁华,尤其是该建筑物的角落设有24小时快餐店,可为游客提供方便。

近年来,隆市中心一带有许多建筑物被改建为酒店,也成了名符其实的旅游景点区。对老一辈人而言,当年星马购物中心是他们见证过的繁华商区;对时下年轻人而言,追不上时代的巨轮与步伐。

如今可重新开业,除了给该城力注入新活力,可带动人潮与就业和社区经济发展,比建筑物丢空来得更有意义。

手机销售员林先生:有商店晚上较光亮

有注意到该酒店已投入营业,惟尚未见有很多人潮。过去大家购物中心一般的客源以游客或本地人为主,生意也属一般,目前尚未察觉随着该大厦的产业投入运作,会否带来巨大影响。

无论如何,有商店投入营业,晚上较光亮及有快餐店让人休憩用餐,方便许多。

新闻背景:

租约问题丢空多年

雪隆惠州会馆在重建时,把建筑物底楼至5层楼交由惠联光兴管理公司管,并由该公司转租给星马购物中心,吸引不少人光顾,也是潮流地带。

惟惠联光兴与星马购物中心曾因租约问题,星马购物中心一度在停业,轰动一时。不过,随着双方和解,星马购物中心耗资1000万令吉重新装修,于同年10月1日以新面貌开张,再次吸引人潮。

遗憾的是,星马购物中心与惠联光兴再度因租约问题打官司,星马购物中心也在结业,建筑物一直丢空迄今,令人为这处于黄金地带的建筑物感到可惜。

报道:潘丽婷 摄影:黄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