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天发盼种下绿色种子刀画艺术守护家乡景色

古天发盼种下绿色种子刀画艺术守护家乡景色古天发盼种下绿色种子刀画艺术守护家乡景色古天发盼种下绿色种子刀画艺术守护家乡景色

(槟城25日讯)近年来,浮罗山背面对翻天倒海的屋业发展,老树、老木屋及绿地飞快被发展洪流吞噬。眼看家乡绿意渐变钢骨水泥,刀画画家古天发与一众志同道合朋友希望透过艺术及活动,唤醒更多人珍惜及爱护大自然。

初时,他们看到一线希望,但最后依旧无法让前进的推土机停下,虽然他们已无力守候这片绿,但至少要在孩子脑海里种下绿色种子。

古天发是道地浮罗山背人,从小在稻田地打滚、捉打架鱼,那泥土味是古天发最难忘怀的家乡味。

他接受访问时坦言,起初他们天真地以为,单凭艺术的力量或爱护大自然的活动就能唤醒大家来保护这片美丽的山林,后来才发现他们的力量微不足道。

“我以为浮罗可仿傚峇厘岛,以艺术旅游发展,但毕竟两者间有差别,先天条件和当权者的意愿才是左右发展的关键。”

他说,他们举办许多活动,也带过很多国内外艺术家到浮罗寻找让艺术与发展共存的办法,但结果不尽如人意。

他直言,唯一能平衡发展的只有心存善念。有了善良的人性才会有善良的策略与自然共存。

古天发曾在《》创刊时期在槟城当记者,1988年到吉隆坡中国报任职记者,过后转到怡保泰亚塑胶厂担任营业代表并升职至新山分行经理。1998年他和太太到柔佛成立幼教公司,推广幼儿识字卡。

“漫长的16年后我开始思念故乡年迈的双亲、家乡的泥土和人情,也想让孩子在大自然环境中成长,于是就带着妻儿回乡了。”

从小就对画画有兴趣的他说,其父亲曾说过,穷人离不开猪,富人离不开书,因此父亲虽是名小贩但却非常喜欢看书,家里也有很多书籍。

他和兄弟姐妹从小就阅读漫画《七侠五义》、花草及鸟类入门画册,那时起他开始动笔画画。读小学时他画香港和日本漫画,后来从学报中看到画家蔡天定的峇迪画,还有张培业及丘瑞河的作品。

漫画书开启绘画路

“我对画画的兴趣应是那时萌芽的,在中小学时我常代表学校参加比赛且获得北马区10强殊荣。中学时我也向刘达勇老师学画。”

让他重拾画笔的契机是在2009年,当年他认识了我国知名画家廖彼得和张汉发且时常跟随他们到处写生。

“他们一个用刀,一个用笔绘画,两者都是油画厚彩,但我偏好用刀绘画,因为喜欢刀画的大巧若拙、粗旷和豪迈。”

他续说,这些年来面对人生起落,从没提起画笔,就连太太也不知他会画画。

询及为何想以刀画留住家乡的美而不是透过照片时,他说,照片是老实地将有形景色留着,但刀画里包含着他对家乡的情感和情绪,这是他内在的情感表达,与照片不同。

回乡14年拟出国发展

古天发说,回归家乡的这些年有了新际遇,中年转身投身刀画艺术,也举办了个展。这几年父母相继往生,2个孩子也已完成学业,2018年是他回乡14年后重新出发的一年。

“我计划到国外发展,这几年我结识不少外国朋友,他们邀我到他们的国家作画、参加国际展。近期我画下几幅告别家乡的作品,带着不捨心情一刀一划画下家乡景象。”他想待他回来后浮罗应该已面目全非,至于艺术这朵花能不能开花结果,就看造化了。“我说的只是我们的故事,小城小故事。”'

设渔村画室发扬艺术

为安心呈现家乡风貌,古天发租下一间老木屋并命名为渔村画室,让它负起传承文化与发扬艺术的使命。

渔村画室虽又小又简陋,但当时他只一心想要把火种燃起,没其他想法。出乎意料的是,此画室后来竟变成到浮罗的艺术家都会逗留的地方。自2011年起,这画室接待了近千名来自国内外的文化人及艺术家。

说起艺术家驻村计划,古天发指出,这是廖彼得在2010年发起的。客家人廖彼得来到既是客家村又被喻为艺术香格里拉的浮罗,让他有一股就此在浮罗落脚的冲动。

他指出,廖彼得说,来到浮罗的艺术家需要一个可让心灵静下来创作的地方。

“我非常赞同他的概念,我也想透过艺术家的画笔、文学家及诗人的文章将故乡的美传递到世界各地。”

经过多年努力和打造,他顿悟其实浮罗山背就是上天留给人类的纯天然艺术村,它的大自然、渔村、海口的黄昏、绿色的稻田、劳动的浮罗居民都是一道自然的风景线。只要原貌不变,浮罗体的大自然就能保留。

关键字: 古天发刀画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