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物修复师的三条守则,第一条:别乱动──《剑魂如初》书摘连载8-5

《剑魂如初》连载5|古物修复师的三条守则,第一条:别乱动

3.第一件任务

公车一路停停走走,最后将如初带到一块到处都是工地的新兴商业区。她深怕下错站,坐到一半便守在车门边等候,等下了车,先做一个深呼吸,再跟三名也做上班族打扮的女生一起穿越马路,来到一栋十来层楼高的大厦前方。

大厦最高层是一整面的玻璃窗,底下楼层则全是灰砖与窗相间隔,外墙上贴着不显眼的黑色「广厦」两字,整栋建筑物乍看之下朴实无华,却自然而然令人感到安详。如初只抬头仰望了一眼,便大步直接走进去,搭电梯来到雨令文物保护公司位于二楼的一般办公区。

这区的空间规画呈半开放式,米白色办公桌椅搭配浅灰色墙壁,风格简约清新。前台接待区与茶水区相连,中间放了几盆高高的嫩绿色竹子盆栽。如初一眼便瞧见杜长风穿了件战壕式风衣,双手抱胸,站在盆栽旁边,五六个人正围着他做早晨会报。

他看上去比视讯时更年轻,但气势只增不减。如初站在墙边,等到会议结束才上前向他道早安。

杜长风第一时间没认出她来,想了几秒才说:「正好,有只瓶子破了需要处理,妳报到完就过来找我。」

来之前杜长风就跟如初提过,公司目前有些青黄不接,等过一阵子聘到资深的修复师,就有人带她了,在那之前,哪里缺人她就去哪里。因此如初也没多问,就跟着主任特助宋悦然进入半开放式的办公区,开始办理报到手续,熟悉环境。

早上十点半,如初回到杜长风面前。杜长风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抛下一句「跟上」,便自顾自走出办公室。

杜长风的步伐很大,如初必须疾走才跟得上。两人进入电梯,上到最顶层的十五楼,再出电梯,一路上谁都没说话,直到杜长风拿出识别证刷开门,如初跟着踏进修复室,她才张开嘴,发出一声:「哇!」

整个地方只能用一个字形容,就是「光」。

挑高的玻璃屋顶,三面环绕的玻璃墙,让这间偌大的修复室看起来更像一间温室,阳光来自四面八方。每片玻璃都装有电动开关,可以调整方向,让修复师能充分掌控光源。

「修复古物,最重要的工具就是光,所以我们特别请了这方面的专家来设计。」

直到杜长风的声音从后头响起,如初才发现自己竟已不自觉地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他前方。

如初转头,见杜长风神色平静,彷彿是在讲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但这绝不寻常。她在哈佛大学实习时所待过的研究中心,就是採用同样的概念设计而成,在完工启用的那日,被盛讚为「光之奇蹟」。

为什幺一家小型的私人企业,却配备了世界顶级的艺术品修复设施?

如初半张着嘴,几乎就要开口发问,但最后还是安静地跟在杜长风身后,听他一边走一边解说:「我们将待修物件分成三大类,所以修复室用隔板分成了三个区域,但上头都相通。」

头顶的空间的确毫无隔断,显得十分宽敞,如初想了想,问:「是为了要让空间的运用保有弹性,才故意设计成这样吗?」

杜长风赞许地瞧了她一眼,说:「我们这里呢,偶尔也会进来一些大家伙⋯⋯我的意思是,特大件的待修物品。遇上这种情况,就会移动隔板,把空间挪给需要的师父使用。像上个月进了一块地毯,铺开来就占掉大半间修复室。」

他说到这里,两人正好走到一块隔板前,板子上挂着「善本、书画与纺织品修复区」的木牌。杜长风停下脚,转头问如初:「来,考考妳,当地毯太大,中间部分手搆不到的时候,该怎幺做修复?」

如初从来没有修过地毯,她先反问:「不可能踩上去吧?」

「开玩笑,好不容易平安出土的和田地毯还敢踩,不怕碎成了灰?再猜。」

「我不晓得。」面对珍稀古物,如初不喜欢猜。

杜长风微笑,敲了敲门板,说:「搭桥。」

他推开门,一张大大的红棕色长方形地毯就赫然展现在眼前。

这毯子织得十分讲究,外有边框,四角垂着长长的流苏,中间则是一圈圈枫叶图样,虽然残破,颜色却十分绚丽。然而对如初来说,最有趣的并非地毯本身,而是在地毯上方十来公分处,两座约莫一人宽的竹桥横亘地毯而过,负责修复的两位师父就趴在桥上织补破损处。

竟然能想出这种方法,真聪明!

如初对两人一鞠躬,说:「前辈好,我是应如初。」

趴在中间那座桥上的大哥年约三十来岁,面貌憨厚,他抬起头,对如初咧着嘴笑,自我介绍叫徐方。而在右边那座桥上,一位头髮花白的老师父慢慢爬了出来,没有搭理如初,双脚一落地便对杜长风说:「我去抽根菸。」

「不急。」杜长风指着地毯:「老庄,跟小姑娘说说,她多大岁数了?」

「东汉生的,到今年底满打满算一千八百八十五岁。」老庄师父抽出一根菸。

如初愣了一下,望着地毯满脸不敢置信地问:「都不会褪色吗?」

「矿植物染,再加上墓室里密封得好,可惜啊,方子没传下来。」老庄师父将菸叼在嘴里,走出了门。

「好,我们不打扰了。」

杜长风说完也转身,如初跟在他后面走出去,直到关上门,心里还是满满的震撼。

她问杜长风:「他们自己搭的桥?」

「当然不,妳是来修古物,不是来搞建筑的,更何况,在这里每个环节都讲究专业。我们请来城里最好的鹰架师父,搭出来的桥才牢靠。」

原来如此。新工作的第一天才刚开始,如初已经觉得好有收穫。她继续问:「那万一想不出这幺好的方法怎幺办?」

「尽人事,听天命。」

杜长风以沉稳的态度讲出这六个字的时候,他们正好经过另一片隔板,上头也挂了块木牌,写着:「无差别急救中心」。

大学四年,如初参观过十多间修复室,每间修复室依照所进物品的种类多寡,分类方式都略有不同,但大体来说都先区分成「有机」与「无机」两大类,底下再细分项目。像这种独立于有机、无机之外的类别,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间是?」如初指着牌子问。

「以后再说。」杜长风大步往前走。

如初又多看了木牌一眼,才跟着进入第三区:「玉石、陶瓷与金属品修复区」。

推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六张两两并列的长桌,档案柜与置物柜靠墙放,她的名牌赫然已贴在其中一个柜子上。

杜长风走到桌前,转向如初,慎重地开口:「修复室守则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别乱动。」

如初微笑,心想她绝不会犯如此基本的错误,便又听到杜长风说:「这里要整顿的东西太多,岁数跨了几千年,脾气也各自不同,所以妳无论是修复、检查,或者只是看到东西髒了想撢撢灰,都先问过我再说,懂不懂?」

「懂。」如初朗声回。

杜长风审慎地看着她,又说:「第二条:平心静气,有始有终。」

这八个字的前半段她懂,可是后半段⋯⋯

「什幺是始,什幺是终?」如初问。

「每个人都不一样,这是妳对工作的态度,自己琢磨。」

杜长风没给她问下去的机会,又说:「第三条比较啰嗦,妳听好了。都说修复师是古物医生,这医病之间,关係最好清清楚楚,千万别让个人偏好、情绪影响到诊断治疗,做得到吗?」

如初感觉这一条最简单,她用力点头,答:「一定。」

「那好,自己讲过的话自己要记住。现在,上工。」

杜长风说完便转过身,如初跟着他,走近长桌。

本文摘自《剑魂如初》

古物修复师的三条守则,第一条:别乱动──《剑魂如初》书摘连载8-5

古物修复师的三条守则,第一条:别乱动──《剑魂如初》书摘连载8-5

未出版先轰动《鬼怪》的韩国出版社RHK火速抢下版权,好莱坞新加坡影视公司热烈争取中!

媲美《禁咒师》的华丽架空、匹敌《兰亭序密码》的古物考究、挑战《鹿男》的奇幻想像

  大学毕业那年,应如初来到四方市的一家小公司担任文物修复师。自小从父亲手上学得的手艺,让她认定古物修复是她终生的志业,更享受在无日无夜的打磨修复中,让古物重现过往神采的成就感。她也喜欢这家公司对传承的坚持,虽然鲜少在媒体曝光,十分神秘,身边也常出现些古怪的事,她却始终不以为意。

  然而,遇见萧练之后,她的世界改变了。萧练有着跟年龄不相衬的古朴气质,对如初亲切温柔,却又刻意保持距离。在一次意外中,萧练踩着飞剑救了如初一命,暴露了他是古剑化形成人的秘密。如初不在乎他是什幺,但千年前的一道禁制,却让萧练的人形意识与本体意志起了冲突──他爱她,却无法控制地想刺穿她的心……

  挣扎在禁忌与禁制之间,人与物凝视着彼此,而爱情横亘千年。

《剑魂如初》以中国古代「商天子三剑」幻化为人形为初始构想,娓娓道出一个交叠在人与物两个世界间的故事。既有源自真实历史的古物拟人刻划(霍去病的佩刀、一言九鼎中的荆州鼎、清越悠扬的编钟幻化成人,会是怎样的性格与经历?),也有刀剑光影场面的惊心动魄,还有与宿命的对抗(武器只能为杀戮而生,没有情感?)。

一个建构到无比真实的奇幻架空世界,再加上作者怀观多年剧本创作训练,不仅《鬼怪》韩国出版社RHK火速抢下《剑魂如初》版权,来自好莱坞、新加坡的影视公司也热烈争取影视改编权,未来可望搬上大银幕!

出版社:圆神

作者:怀观

生于高雄冈山,一个人口不满十万的南方小镇。十二岁以前住在一栋有着小小藏书阁楼的三层楼房。在阁楼里她同时读到了曹雪芹的《红楼梦》与乔治马丁的《莱安娜之歌》;两者相加,成为她幻想与写作的出发点。

在清华大学取得硕士学位之后,怀观进入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班。在那里她不但认识到世界顶级的学术心智,也因此接触了英美的故事写作教育。之后她先后旅居纽约州、蒙特娄、香港等地,最后回到家乡,发表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未见锺情》。《剑魂如初》是她的第二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