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甘母亲索1亿案续审‧古甘伤痕或死后造成‧法官批评副总警长证

古甘母亲索1亿案续审‧古甘伤痕或死后造成‧法官批评副总警长证(吉隆坡17日讯)“古甘母亲英德拉起诉马来西亚政府等5造索取1亿令吉赔偿案"于週一续审时,全国副总警长丹斯里卡立阿布巴卡声称,印裔男子古甘身上的伤痕可能是在死后造成。现年55岁的卡立指“警方不知道古甘家属在领取尸体后曾做过甚幺事"的证词,即时在法庭内引起众人哗然。承审法官拿督星甘也对卡立这项大胆的假设作出严厉批评,他说:“你只是作出假设性的猜测,你必须知道这是一项非常严重的指控!"卡立是在接受各造律师盘问后,在回答法官亲自发出的提问时说,由于古甘的尸体已交给家属一段很长时间,警方并不知道家属在古甘进行第二次解剖前,如何处置有关尸体。身上有45处伤势“那些伤痕有可能是他人所造成的,我认为这样(对警方)不公平……"他说,古甘家属在领取尸体后,或将因碰撞而导致古甘身上出现瘀伤,以致他无法排除这个可能性。但他表明,他并非想把古甘受伤的责任推卸给他人或古甘家属。他说明,他没有对外公布古甘第二份解剖报告的内容,是因为警方只接受第一份解剖报告。“根据这份由沙登医院法医阿都卡林撰写,誌期的解剖报告,古甘是死于肺积水。"不过,马大医药中心法医巴拉斯汉在为古甘进行次轮解剖后,证实古甘身上有45处伤势,而死因则是遭人殴打致死。对马来西亚医药理事会曾在召开听证会后,裁定阿都卡林违反职业操守,并作出训斥一事,卡立表示他并不知道。较后在接受英德拉代表律师西华拉沙的盘问时,卡立否认其指控是毫无根据。他强调,从古甘家属领取尸体进行下葬仪式,到取消念头改送尸体往马大医药中心进行次轮解剖期间,警方都没有在场,根本不知道古甘的尸体是否曾被人动手脚。他说,他被告知古甘曾在被捕期间挣扎,但他无法确定古甘是否因此受伤。23岁的古甘因被警方怀疑他涉及在柔佛、彭亨、雪兰莪、森美兰和马六甲发生的19辆名贵车失窃案,而于遭警方扣留。不料,古甘于同年1月20日,被发现离奇毙命在警局扣留室内。古甘家属在沙登医院认尸时,发现他身上伤痕累累,怀疑其死因或另有内情。古甘的母亲英德拉于今年1月13日入稟高庭,她在诉讼中把全国副总警长丹斯里卡立、首邦市警局警员纳威仁、时任梳邦再也警区主任再纳拉昔助理总监、全国总警长和马来西亚政府,列为第一至第五答辩人。警方否认古甘案选“代罪羔羊”全国副总警长卡立说,古甘毙命于警局扣留室一案,警方不曾筛选任何“代罪羔羊"来顶罪。他否认曾下令时任梳邦再也警区主任再纳拉昔助理总监安排任何的“汇报会"。对警方曾在古甘毙命后,召集所有相关警员到沙亚南警局出席汇报会,还当场筛选出代罪羔羊,卡立否认有这幺一回事。他表示,只是下令把所有被怀疑涉案的警员调派到沙亚南警局任职。“我对`汇报会`一事毫不知情,也不知道武吉阿曼全国警察总部的法律顾问和再纳拉昔当时在场。"卡立强烈否认西华拉沙指警方伪造或篡改梳邦再也警局的日记内容的说法。“警局的日记会记录警局每天所发生的事,不可能遭到篡改或涂改。"“此案完全没有掩盖,犯错的人已经被提控,这证明我们没有掩盖任何事情。"询及14岁巫裔少年阿米鲁拉昔的母亲曾向警方投报,指卡立在阿米鲁拉昔被警员鎗杀一案中企图掩盖某些事实时,卡立说,他不曾这幺做。他否认曾发表指阿米鲁拉昔是一名罪犯的声明,同时坚持警方确实在阿米鲁拉昔的车内寻获一把巴冷刀。但西华拉沙提醒法官,指沙亚南法庭在审理有关案件时,已作出阿米鲁拉昔车内没有巴冷刀的结论。没证据显示古甘被杀全国副总警长卡立说,由于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古甘是被杀死,警方因此没有援引谋杀或误杀条文调查。他坦承,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曾下令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对古甘毙命案展开调查。“不过,在双方进行交涉后,阿都干尼同意让警方继续援引刑事法典第330条文(致伤他人)进行调查。"“在阿都干尼下令警方以谋杀条文来调查此案前,警方已援引刑事法典第330条文调查此案。"为鉴定古甘的真正死因,卡立说,他曾建议召开验尸庭,但却没有人对这项建议作出回应。他说,警方最终决定援引刑事法典第330条文来进行调查,而这也可缩小调查範围,儘早得出调查结果。他宣称,除了被控致伤古甘的警员纳威仁之外,警方没有向另外13名警员採取行动的任何理由,因为这些警员并未犯法。他否认所有涉及盘问或看管古甘的警员,都知道古甘生前曾连续被殴打数天,以致最终死亡。‧2012.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