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恋爱神社

文/ 宋欣颖


恋爱占卜石:地主神社有一对恋爱占卜石,据说若能闭着眼睛从这一颗成功走到另一颗,恋爱的愿望就会顺利达成。

 

「去京都前,我要让自己先定下来。」有着猫咪般大眼睛的美惠,漾起脸颊上深深的酒窝,秀出手上的订婚戒说。然而,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场合又是赴日留学的说明会。

想来活泼外向的美惠,怕自己到京都后过度寂寞,会随随便便交上日本男友,所以準备留学之余,也忙着和台湾男友订婚,以至于焦头烂额。不过,也许她说得没错,因为她确实长得人见人爱。

到了京都之后,很少看见美惠。每当一放假,她就马上飞回台湾,说是得紧接着筹备婚礼。直到过了大半年,因为土田房东的亲切,美惠也搬进了土田公寓,住在我楼上。

一年中几乎大半年都待在台湾,所以美惠没有添购什幺家具,甚至连电话都没装。但上网和家人聊天确实不可少,于是她买来一条超长的网路缆线,从她房间窗户垂下来,伸进我房间,接上我的数据机。从此,不管天气多冷,我的窗户总是留一个小缝,不得紧闭。

事实上即使住上下楼,我仍旧很少看见她,也搞不清楚她人在何方。某个週末下午,意外地她来敲门。

「呀,妳几时回来的?」不记得听到楼上有动静,也没看过房间亮灯,这家伙感觉像突然冒出来的。「妳可以帮我掀开外面的水沟盖吗?」美惠哭丧着脸,大眼睛像随时会掉出眼泪来。「啊?」这可是继长髮公主式网路分享后,最奇特的协助请求。

美惠在家,总戴着耳机和未婚夫视讯,连进浴室也不例外,而就在泡完澡时,不小心把放在一旁的订婚戒跟着洗澡水一起流掉了,试了各种工具挖寻,就是毫无办法。

「我让水流了好几个小时,戒指应该已经沖到一楼下水道了。可是我打不开盖子,请妳帮帮我。」儘管我不认为事情有这幺简单,但还是顺着她,趁房东不在家,把门口的下水道盖掀开来让美惠翻找。

结果,当然找不到。美惠哭着跑回房间。

几天后,美惠又来敲门,这次倒是笑容满面,胸前挂着的赫然是枚订婚戒,「妳买了新的吗?」「不,是神的指示。」美惠说她去了地主神社求籤,询问戒指的下落,得到一支大吉。回到家,直觉门口底下的下水道里,有东西在呼唤她,掀开一看,就发现婚戒正躺在那儿闪闪发光。

美惠接着说她当初一到京都,就通过地主神社的恋爱石检测,加上这次神蹟,越加确信自己提前在台湾决定的婚姻完全是桩良缘。她会把订婚戒挂在胸口,以免再丢失了。

之后,美惠再度不见蹤影。过完新年,某个下雪的夜晚,收到她的婚纱照,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回台湾办婚事了。

阔别三个月,成为人妻的美惠度完蜜月,捧着喜饼回到京都喜孜孜地宣布:「我不会再随便回台湾了,因为一切都尘埃落定。」新学期也要开始了,美惠说她会好好生活,甚至约我一起赏樱:「我们要一起玩遍京都哟。」

新闻预测京都的樱花将在三月三十一日绽放,但直到四月一号,整个城市却仍旧春寒料峭,花苞也没见到几个,连脱口秀节目都嘲笑这则预测根本是愚人节笑话。又湿又冷的天气持续了好一阵子,楼上的小妇人又回复到婚前的哀怨状态,拒绝所有邀约,完全足不出户,整天面对电脑和新婚丈夫叨絮。「好寂寞啊,我根本没有想像的坚强。」穿着睡衣的美惠一脸憔悴,和丈夫视讯后仍旧感到孤单,索性找我上楼聊天。

进入四月后,鸭川旁的樱花冒出新芽与花苞。但花儿不开,春季就不来。全日本都在等着这史上最迟的樱花季,究竟何时才降临?偏偏就在这时候,美惠决定要搬离住不到半年的土田公寓。因为她讨厌房东土田先生。因为丈夫有工作不能来京都陪伴,美惠决定把父母接来住三个月,却遭到土田先生反对,理由是单身公寓契约明定不能有两人以上长期同住。美惠激动地告诉房东:「可是我每天都寂寞到哭泣啊。」

「他是个大坏蛋!」美惠美丽的大眼睛充满了泪水,她和家人相聚一解乡愁的美好计划,遭到无情的拦阻。「但是,六张榻榻米大的房间,三个人要怎幺生活三个月呢?」虽然同情,但我还算冷静。

「我自己会想办法啊,我就是一个人在这里撑不到夏天,才要爸妈陪着度过春天,暑假一到,就一起回台湾。」宛如附和美惠高涨的情绪,京都盆地气温突然直接从谷底攀升到二十五度,俨然夏天,所有樱花一夕绽放,整个世界花团锦簇,阳光灿烂。我拉着美惠到附近的疏水道赏樱,梦幻般缤纷的景致,让她稍微平静下来:「好美呀,我要赶快把爸妈接来,一起欣赏。」

美惠搬走了,因为家当不多,很快就搬光。但直到樱花落尽,都未曾看见她和家人赏樱的身影。时间一久,她也完全淡出我的生活。

后来,听说她离婚了。

本文出自《京都 寂寞》大块文化出版

古都恋爱神社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