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问起你的梦想,请大方地说「我不知道,所以我正在找」

被囚禁在名为「梦想」监牢内的人们

开启一天的清晨,是我最快乐的时刻。早上起床,无论再忙也会花十分钟思考。坐在书桌前,整理与计画「今日待办事项」,而这十分钟也是一整天专注力最强的时间。工作,或许是种义务,不过若是自己选择的义务,便不感厌烦,而是种幸福。顺利完成预定计画后,又浮现新点子时,真的非常快乐。

到公司上班的第一件事,是打开电子信箱,详细阅读预约谘询的年轻人寄来的自我介绍。我的二十几岁,就在边寻找自己与梦想,边探索职涯生活中度过。幸亏自己选择用满腔热情走过那段岁月,度过徬徨与探索的时期,现在才成为能倾听年轻人并与其分享经验的人。正因我也曾经徬徨,因此更能对他们的故事产生深层共鸣。无论是什幺故事,我都愿意仔细聆听,尽力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烦恼其实不只是烦恼,而是人生的转捩点。这是我的工作,也是一份义务。

实际与年轻人谈话,发现某个词的出现比例高得吓人:「梦想」。有趣的是,随着不同人、不同故事脉络,这个词也有着全然相反的定义。有人说是「无谓的理想」,有人说是「渴求的成功」,究竟我们的梦想是什幺?当问起孩子们的梦想是什幺时,他们总能说出一些出人意料的答案:

「我长大以后要当甜甜的东西,因为我想带给别人快乐。」

「我长大以后要当生气的人,因为只要一生气,妈妈就会完成我的愿望。」

这些孩子踏进校园后,答案慢慢有了变化,「甜甜的东西」变成「艺人」,「生气的人」变成「CEO」。从前光是起身学步、吃饭就能获得称讚的人,最终却因成绩差、不听话、玩乐、打电动、玩手机、晚回家等等理由,被骂得一无是处。就算只是说出一点自己的主张,就会被贴上「叛逆少年」「问题儿童」等标籤。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终日只能被困在名为「竞争」与「比较」的滚轮内,疲于奔命地转动,遑论为了追求幸福与自由展翅飞向晴空。

置身只在意学业与成绩的我们的教育体制内,甚至连向年轻人提起「梦想」二字,都显得没有意义。如果问年轻人「梦想是什幺?」大多数的人会回答职业或职务,如果再追问「为什幺选择这个梦想?」他们会不假思索回答「因为那是我想要的职业」。

某天,有位梦想成为医生的年轻人找上了我。我强忍想问「你的梦想真的是医生吗?」的冲动,静静凝视他的脸庞,我不由自主地感觉心酸,一个说着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的人,脸上居然没有丝毫朝气。不过,其实我也懂那种感觉,有时梦想的确使人不知所措。看着他,我忆起童年时期的一幕。

约莫是七岁那年,我和爸爸,以及爸爸的朋友一家一起出游。同龄小孩聚在一起玩耍时,爸爸的朋友突然开口,要我们按照年纪排好队后,一个接着一个站在小石块上,说出自己的梦想。从来没有想过什幺「梦想」的我,连小石块都站不上去,只顾着低头踌躇,心里害怕说出自己的梦想后,会吓到大家。见到连小石块都站不上去的我,大人们你一言我一语说着「堂堂男子汉怎幺这副德性?」我当时很想哭,却用尽全身力气忍住。直到长大成人后,我才知道当时承受的情绪名为「侮辱」。

不知是否因为那次经验,直到高中开始产生想做生意的想法前,任何人问起梦想是什幺时,都会令我感到相当烦躁。假如七岁的我懂得编织一个谎言,说出某个像样的职业当作梦想的话,结果又是如何?无疑能获得大人们的掌声喝采。难道唯有得到别人的掌声,才能赋予我的梦想正当性吗?执着于别人的肯定与讚赏,只会错认能获得别人掌声的职业,是自己真正想从事的职业。如此一来,人生不会因梦想感到自由,而是被囚禁在名为梦想的监牢内。

小时候怀着单纯的心,放声高喊的梦想,被现实社会的框架挤得扭曲变形。于是,职业取代梦想,职业成为通往未来的唯一道路,人生为医生、律师、老师、公务员等名词,变得僵化不堪。

当梦想变得单一化,人的行动与说话方式也会不知不觉受到影响,拚命望向一个目标,耗尽毕生热情,认为目标以外的一切,都是没有用处、浪费时间。

然而,无论别人怎幺说,人生始终是自己的,不该为了得到别人的称讚,或为了躲避别人的责难而活。如果自己的梦想仅是为了回答别人的问题而存在,那就得警觉这样的梦想是否只是一种职业或一个名词,因为一旦无法拥有这个职业,人生也就失去梦想,像个迷路的人,被积累的挫败感缠身,再找不到其他梦想,甚至连近在眼前的崭新机会也看不见,自己将自己归入人生失败组。我想对失去梦想的人说:

「你并没有失去梦想,仅是因为某种原因,自己亲手造成眼前局面。」

每个人的「某种原因」都不同,只要重回失去梦想的瞬间,找出个中原因,眼前所见就会焕然一新。而重新找回失去梦想的时间,正是空档年。

在此,我想叮嘱希望拥有空档年的人一句话:

「如果有人问起你的梦想,请不要说谎,也不要沉默,请大方地诚实以告,告诉他们『我不知道,所以我正在找』。」

相关书摘 ►为自己安排一段「空档年」,让自己有时间仔细思考人生

书籍介绍

《旅行是最好的学习》,大田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安时俊
译者:王品涵

自卑与自傲的他,因为旅行,改变满脑子偏见,傲慢的固执个性,身段变柔软,个性变宽容,最重要的是,学会了爱自己……

安时俊,堪称最年轻的执行长,他用800元台币成立空档年Gap Year团队,影响无数年轻朋友的人生目标,让他们获得绝对不可能在学校学到的人生智慧。

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清楚要做什幺?想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就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本书让你搞清楚什幺是梦想?什幺是空想?如果你梦想生活改变,请送给自己:时间、环境、勇气。

如果有人问起你的梦想,请大方地说「我不知道,所以我正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