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落水失蹤,怕被父母打骂的小女孩害怕得逃跑...十几年后回

弟弟落水失蹤,怕被父母打骂的小女孩害怕得逃跑...十几年后回

 

小时候,在我弟弟土蛋还没有出生之前,我可是母亲的心肝宝贝。虽然一头毛发又稀又黄,但母亲不嫌弃我这个黄毛丫头,常把我抱在怀里亲,自编自唱:「黄丫好,黄丫好,黄丫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那时候的我好幸福啊!

在农村,夫妻俩头一胎如果是女孩,过几年政策是允许生第二胎的。我母亲不想生了,可父亲想生一个儿子,最后母亲架不住父亲软磨硬泡,这样,在我五岁那年,母亲为我生了个弟弟,那就是土蛋。

在乡下,金贵的孩子取个贱名图的是好养活。自从土蛋出生后,我在家中,尤其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了。一次,趁弟弟睡着了,我扑到母亲的怀里,撒娇地说:「妈妈,你抱抱黄丫,唱『黄丫好,好黄丫,黄丫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谁知父亲一旁听见了,把眼睛一瞪,说:「你不见妈妈累得很吗?这幺大丫头还要妈妈抱?去,去,帮妈妈把土蛋的几块尿布洗洗……」我哭得很伤心,但还是洗尿布去了。因为我明白,我再也不是妈妈的贴身小棉袄了。
 

土蛋慢慢长大了,应该说,我也很喜欢我这个土蛋弟弟。可是这个土蛋太顽皮了,才点点大就动歪脑筋干「坏」事,干了「坏」事就「栽赃」我。可父亲总偏袒他,所以挨骂讨打的总是我。比如有一次,我家母鸡孵了一窝小鸡,父母不在时,他就捉小鸡当玩具玩,我阻止他,他根本不睬。

结果小鸡被他捏死了四只。父母回来后,他恶人先告状,说小鸡是黄丫姐姐踩死的。父亲气坏了,就罚我跪在门口。我流泪辩解,并乞求地望着母亲。母亲叹道:「就是土蛋捏死的,也是你黄丫的任呀。谁让你做姐姐的不好好带他……」我还能说什幺?偏心的父母,无语问苍天!

土蛋特喜欢玩水。我家那是江南水乡,门前门后都是水塘。父母很担心,生怕他们的宝贝儿子玩水玩出意外,所以看的紧。可大人总有大人的事儿,后来,这艰巨的任务就落到我身上,从此,我要一刻不停的看住土蛋,不让他下塘沿玩水。

父亲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告我:「黄丫,你给我记好了,要是土蛋有什幺闪失,我们就要你的命!」我也知道我责任重大,尽心尽力,但是可怕的事情还是在土蛋五岁那年发生了。

这年夏天,天特别热,我就像是土蛋的保镖,时刻跟在他后面。母亲发给我一根竹枝,说土蛋要是不听话去玩水,我就可以用竹枝打他。

那天下午,天出奇的热。我从别人那借到一本故事书,本想留到晚上看,可实在忍不住。于是就哄土蛋,挖来烂泥教他在家摔泥巴炮玩。摔泥巴炮土蛋从前没有玩过,因此很感兴趣。见土蛋乐此不疲,我便放心地看起故事书来,渐渐地,我就沈浸在故事书那曲折生动的故事中了……

等我看完故事书,一抬头,糟了,土蛋不见了!我忙扔下书,屋里屋外找,没有!我慌了,跑到门前水塘边一看,「嗡」一下头炸开了:只见水面上漂着刚才土蛋穿着的那双沾满泥的塑料拖鞋……土蛋掉水里去了!「土蛋……」我绝望地哭喊着起来。这塘很深,别说小孩,就是大人掉下去也会没顶的。当时正值农忙,大人们都在田地里干活。

于是我边哭边往地里跑,土蛋什幺时候掉下去的我不知道,土蛋怎幺掉下去的我也不知道。肯定是不想玩泥巴跑了便偷偷去洗手,如果我不是在看故事书,他就下不了塘沿……土蛋淹死了!土蛋肯定淹死了!土蛋淹死了,那父母还不把我打死?这幺一想,我的腿就越来越软,再也跑不动了。

怎幺办?我不想被父母打死呀!为了活命,于是我掉头拚命往村外跑……在离我们村十多里的地方有个火车站,我跑了去,后来鉆进一节货车车厢,我不知道这火车要开往哪里,当时我只有一个愿望:我要跑得远远的,不能让父母找到,找到我就没命了……

就这样我被火车带到了千里之外,最后是一对好心的夫妇救了我。他们都是铁路工人,发现我时,我已经气息奄奄。后来,他们要送我回家,可我哭着就是不说家里的地址,我不能回家啊!

再后来,他们就收养了我,他们没有儿女,我就成了他们的女儿。从此,我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可多少次我在梦中哭醒,在千里之外,还有一个魂牵梦绕不敢回的家,那里有我的亲生父母,还有一个因为我而被淹死的土蛋弟弟……今生今世不敢回可也不敢忘呀!

一天,二天… …一年,两年… …日子难过也这幺过去了。我念完小学,念完初中,又念完高中,考上了一所明星大学。

这天,我在图书阅览室翻阅报纸,猛地看到一则关于家乡受灾的报导,我的心一下子被揪起来了,几天下来,我魂不守舍…

我决心回家看望我的亲生父母。我小心的和我的养父母说起我的身世我的想法,谁知两位老人很大度:「丫头,你怎幺早不跟我们说这些呢?这些年来可苦了你。土蛋淹死你是有责任,但虎毒还不食子呢,哪能真打死你?我们同意你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但以后有空也往我们这里跑跑,这儿还有你一个妈,一个爸……」听了这话,我的眼泪不禁滚滚而下,我的养父母真是天下最伟大的父母啊!

我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十多年了,家乡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盖起了一栋栋楼房。但到了村口,我还是一眼认出绿树丛中我的家,热泪便夺眶而出。只是,归心似箭的我双腿像灌了铅,怎幺也迈不动了。

在村口,我发现一个半老头不停的注视着我。我觉得这人很面熟,但认不出来。这个村上每个比我年长的人我应该都熟,因为我毕竟在这儿生活了八九年,这儿是我的家呀!

树还是记忆中的树,只是比以前更粗更壮了;房还是记忆中的房,只是比以往更旧更破了。这时,那一直跟在我后面的半老头突然鼓足勇气上前拦住我,小心的问:「你,你是不是黄丫?」

我一惊,忙问:「你怎幺知道我是黄丫?」只见那半老头上来一把抓住我的手,眼放金光:「黄丫,我是你爸呀!你认不得了?刚才,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只是不敢认,变化太大了……」

什幺?眼前这憔悴得像个老头的就是我记忆中精明强壮的爸爸?仔细一看,是的!是的!「爸——」我抱住父亲又喊又跳。后来,父亲就兴奋的拉着我的手往家奔,边跑遍喊:「土蛋妈,土蛋妈,黄丫,黄丫回来……」

啊,我日想夜想的母亲此刻就靠在门框上,「妈妈——」我扔下包,喊着扑过去。可出乎意料,母亲并没有迎上来,目光癡癡的,口中念念有词。我上去使劲摇着母亲的手,哭着喊:「妈妈,你看看我,我是黄丫呀,我是黄丫呀!」父亲也在一旁焦急的催:「土蛋妈,是黄丫回来了!」母亲盯我一眼,然后就「咯咯」地发出凄惨的笑声:「哪来的丑八怪冒充我黄丫,我黄丫在家呢!」说这转身抱来一个布娃娃,神秘地说:「这才是我的黄丫!」

这一下我不知所措了。「唉——」父亲在一旁叹息道:「黄丫,你不知道,你妈受了刺激疯了,疯了已经十多年了……」我腿一软,一下就跪自在母亲面前,悲痛欲绝:「妈妈,黄丫对不起您啊,当年我要是带好土蛋,土蛋就不会淹死,您也就不会受刺激,是我害了土蛋,害了您,害了全家……」

「什幺?黄丫,你说什幺?」父亲紧张的问。

于是我就哭着将当年我因贪看故事书,让土蛋独自玩泥巴炮,最后掉水里淹死,自己害怕就跑了的事说了。谁知父亲还没有等我说完,便懊悔得直跺脚:「黄丫啊黄丫,你好糊涂!你弟弟土蛋根本就没有掉水里呀……」

原来十多年前那个夏天,土蛋玩腻了泥巴就溜到塘边洗手,结果把鞋弄掉水里去了。他怕我打他,就躲到屋后草堆里,后来竟在里面睡着了,而我看到水面上的鞋还以为他淹死了……

父亲说着说着,老泪纵横:「那天,你妈妈回来四下找不着你,吓坏了。后来看到土蛋那漂在水里的鞋,就以为你帮弟弟捞鞋掉水淹死了,便哭得死去活来,可我怎幺捞也捞不到你,你妈妈就发疯般要人把村上所有的沟塘一个接一个抽乾,你仍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再后来你妈妈就怀疑你肯定被人贩子拐走了。于是四下贴寻人启事,一有线索,不管多远都跑去找,可是每次总失望而归。

这时你妈妈越来越神经兮兮的了,常在夜里把我叫醒,说听见你哭了,就硬逼我去救你,说『黄丫还是个孩子,可怜呀!』我不是不救,问题是我该上哪去救你?你妈是在做恶梦啊……」

「一天,你妈兴高采烈地从外面回来,对我说,她找到黄丫了,花三十元从一个髒老头那里赎回来的。我疑惑的迎了出来,我看到得不是你,而是一个黄头发的布娃娃……你妈疯了!从此整天就抱着这布娃,谁要拿走这布娃娃,她就跟谁拚命。特别是到了夏天,更是时时抱着这个布娃娃,以至于胸前都生满了痱子……」

「这些年来,我除了继续找你,就是给你妈看病,不知看了多少医生都没有看好。土蛋后来很懂事,这不,去年初中毕业就没再念书了,跟人到南方打工去了,说是挣钱继续给妈妈看病,说是挣钱继续找姐姐黄丫……」

听完话,我哭成了泪人。父亲抹乾自己眼上的泪水来安慰我:「黄丫,别哭了,回来就好,这下你妈妈病有希望了,本来她就是想你想出来病来的……」

对啊,心病还得用心医。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设法唤醒母亲对往事的回忆,让她确信我就是黄丫。于是我把自己头发像儿时样编成辫子如老鼠尾巴拖在脑后,整天围着母亲说说笑笑。慢慢的母亲不再敌视我,但布娃娃还是夺不下来……

父亲劝我不要太难过,母亲的病又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十多年了。只要不让她冻着饿着,闹就随她闹吧,但我不放弃一线希望。

一天,我让父亲买回来十几只雏鸡,母亲看到叽叽喳喳的小鸡满屋子跑,像孩子一样高兴。趁母亲不注意,我捏死了四只小鸡,对父亲说:「爸,你还记得土蛋小时候,把小鸡捏死了反说是我踩死的,你和妈妈罚我跪的事吗?」父亲一脸的歉疚:「记得,怎不记得呢?那次我们冤枉了你,你别记恨我们好吗?」我说:「我怎会记恨你们呢?我只是求你再发一次火,让我跪在妈妈的面前……」

父亲就按我的要求把死小鸡扔到地上,怒气沖沖罚我跪在母亲的面前。母亲见状有些惊慌,忙把怀中布娃娃楼的更紧。我乞求地望着母亲,口没开,已经泪如雨下。

「妈妈,你听我说,小鸡不是我踩死的,是土蛋当玩具玩死的,你们不能只听土蛋的,不听我的呀……妈妈,你相信我,黄丫不会撒谎,黄丫一直听妈妈话,黄丫是个好孩子……」

这时,母亲浑身颤抖起来,两颗泪珠滚出眼眶,手一松,怀里的布娃娃也掉到地上。我就这幺跪着移到母亲跟前,双手抱住母亲的腿:「妈妈,你就抱抱黄丫吧,黄丫好想听你唱『黄丫好,好黄丫,黄丫是妈妈贴心小棉袄』……」

突然,母亲弯下腰,母亲不是捡布娃娃,而是一下子把我紧紧搂住。「妈—」我幸福得大声哭喊起来…

其实小时候当弟弟妹妹出生后,真的很容易会觉得自己失宠啊!尤其是出错时爸妈总是责怪自己而不是弟妹时就更觉得无辜难过了QAQ.......(完全心有戚戚焉)

不过因为害怕而逃跑真的不好啊,其实父母亲内心还是挂念自己小孩的,只是总是非得要真的出事后才能体会真的太让人不胜唏嘘了啊...........还好只要好好活着一切都来得及!现在开始好好孝敬父母一切都不会太迟的!

请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看看这则故事,好好珍惜的陪伴身边的父母亲吧!也希望父母能尽量公平的对待每个小孩,不然小孩其实是很容易受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