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嘉雯街舞牵线习手艺 辫子高人编织非洲文化

张嘉雯街舞牵线习手艺 辫子高人编织非洲文化 张嘉雯(Carmen)(黄志东摄)张嘉雯街舞牵线习手艺 辫子高人编织非洲文化 舞林高手——Carmen 2018年在台湾参加Solo Battle舞蹈比赛,她的演出一如自己说法,是舞蹈、服装、化妆和髮型结合。(受访者提供)张嘉雯街舞牵线习手艺 辫子高人编织非洲文化 幻彩驳髮——图中的髮辫是驳髮,配搭头髮或辫子,甚至头巾,做成各式辫子髮型。(黄志东摄)张嘉雯街舞牵线习手艺 辫子高人编织非洲文化 自家创作——扎这样的辫子头在街上走,令人眼前一亮!Carmen说,hair wrap和synthetic dreads(即包头和仿真髒辫)均出自她一双手和创作。(受访者提供)张嘉雯街舞牵线习手艺 辫子高人编织非洲文化 流浪女生——Carmen爱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她之前在印度旅行时和其他旅人及当地家庭合照。(受访者提供)张嘉雯街舞牵线习手艺 辫子高人编织非洲文化 张嘉雯街舞牵线习手艺 辫子高人编织非洲文化 张嘉雯街舞牵线习手艺 辫子高人编织非洲文化 张嘉雯街舞牵线习手艺 辫子高人编织非洲文化 张嘉雯街舞牵线习手艺 辫子高人编织非洲文化

这次,男生要放下常挂在口边的「港女公主病」口头禅了,来听听这个勤奋跳舞至半夜,埋头为黑人织辫子至深宵,爱四处探索的香港女孩——一个辫子髮型高手的故事。张嘉雯像是谜一样的女孩,把大家陌生的非洲辫子髮手艺带来香港。

12年前,张嘉雯(Carmen)20出头,对街舞热情澎湃,获奖学金到美国进修舞蹈,顺道向一些黑人髮型师写了电邮,表明很想学习非洲辫子髮型。这幺冒昧,她没想过能遇上一个那幺好又和她同样花样年华的黑人女导师,也没想过从此与非洲文化结下不解缘。

那年向黑人拜师学艺,一切源自她对街舞的热爱。「我觉得跳舞应是舞蹈、服装、髮型及化妆的结合。」Carmen说。她从video和美国街舞中,看到花款繁多、漂亮的辫子髮型,很想为自己及香港街舞队成员扎出炫酷的辫子头。

她本身是街舞高手,也爱waacking(兴起于1970年代强调手部动作并于乐曲节拍中停顿及变速的跳舞风格)。她在青年中心任教,也有自己的全女班街舞队,常在香港及内地演出。只要找到热爱和可以发挥的事情,她就「瞓身」去发掘。

「现时跳舞的时间很少了,替客人织辫子的时间多。织辫子髮很有创意,我想给自己机会去闯,5年前我开这家braid,头两年每星期才得一两个客人,连交租也不够钱,但我仍给自己机会,我不想未试过就说失败,我想在这方面做出成绩。」那时她是跳舞养辫子髮房,同时她一直安慰父母,现在虽没有成绩,但有信心将来一定让他们看到成果……

她是家中三个女儿的长女,父母很好,从中学开始见她沉迷跳舞少读书,但仍然没反对,只是担心女儿未来是否「有份好工搵到食」!

Carmen在braid(非洲辫子髮)这字之前加了Hong Kong,即是香港的非洲辫子髮房了。她5年来一直在旺角一处很细的空间扎辫子,今年踏入第六年,特意搬去港岛西营盘一处较大地方,除了因为现时髮型屋上了轨道,客人由一周一两个增加至每天二三个,也因为想在星期天搞非洲喝茶空间。「我不想只是织辫子,也想交流非洲文化。」来这裏的主要是本地黑人,是熟客,还有不少游客慕名而来,本地华人很少做辫子头,来的多是表演者。

拆髮织辫一个头做一整天

试过有白人游客由冰岛远道而来,想做「雷鬼头」,令她很感动;也试过有本地的非洲女士,来做一整天的头;「织成日的头,不止一个,有好多个。先是她们找不到人帮她们拆辫仔,时间久了个头打好多结,仅是拆辫就要三四个钟,解好梳好又是几个钟,接着织小辫子,又要几个钟,所以由早织到深夜。以前都没收他们拆辫钱,因为感到非洲人在香港很难找髮型屋,头乱了无人帮手打理好惨,将来这样做一天,我就要约略收费了。我记得每次做十个八个钟的辫子头,虽然客人和我都很累,但做出来的髮型好靓大家都好开心。」原来织辫仔没想像中收费贵,一般现在流行的拳击头(Boxer Braid,由头顶开始向下编织,梳成两条大辫子)是数百元。「数千元一个头的是织辫仔兼要驳髮,非洲人尤爱真髮驳髮的质感。」跟非洲人织辫子,也是生活的交流,Carmen听了很多非洲的故事:「客人告诉我,在美国,黑人仍然给人歧视,头髮得体好看,人家会睇起你多些。」

旧年代的香港小街,不时会有梳辫子小档,一张小板櫈,上座的客人不是黑人,而是「梳起唔嫁」的妈姐,她们也像非洲人很注重辫子,但妈姐独爱一条大鬆辫,别无花款,跟Carmen的客人要求织出辫子把戏,天渊之别。

12年过去,Carmen说不同的辫子髮都难不到她了,普通的如粟米辫(cornrows)、小辫子(box braids)、雷鬼头(dreadlock)等,自创的有图案辫例如星星辫子头,以及混合辫子等。一头图案的辫子头,问她如何织?「是先从细节织起,再扩散开去。」她今天没梳小辫子,头髮全梳至脑后扎成马尾,配一对长耳环,清爽好看,给人正正就是典型的舞者感觉。

美国遇伯乐电邮传髮艺

在美国时,她遇到的黑人女髮型师伯乐,跟她同龄,自小就替人梳辫仔,见Carmen想把非洲文化带回香港,遇有新辫子髮型,便会把资料电邮给Carmen。「其实一路织辫子髮以来,都有很多事很感动,例如这个教我织辫仔的女孩,那年,我摸上门找她教授时,她才20多岁,我们差不多大,她初时看我的电邮不知我是亚裔,见到我时很是惊讶,但我道明来意,她就很用心教我。」

看Carmen的脸书,评价很好,但也看到一名客人说三四天辫子开始鬆,Carmen回应说会改善,黑人也like了回应。问Carmen这是什幺辫,怎幺会鬆?她直率地说:「他是男黑人,短髮,做dreadlocks,但短髮辫子头不够耐用,我又想客人耐用,又想不要扯着髮根,睡觉舒服。所以辫子髮型的手势鬆紧要经过很多锻炼,在香港,我要尝试为亚洲人头髮做出耐用的辫子头,我们髮质没黑人的鬈曲。我喜欢人家告诉我感受,我认为这样才会进步。」

2007年从美国拜师学艺归来,她依旧跳舞和教学,织辫子髮起初只是业余,帮忙舞者及一些本地黑人,逐渐积存了一批熟客,当手艺成熟,她就有一股冲劲希望自己能在辫子髮型师方面闯一闯。

如今,Carmen仍然热爱跳舞,偶尔仍会演出和参加舞林大赛。这个脸孔精緻的女孩,从中一开始就爱上嘻哈舞蹈和街舞(Street Dance),整个中学都沉醉在舞蹈中度过,她说少女时代只要有舞蹈课程她必抢着参加。「我先是上学校的街舞组,很快发现老师还在教,人家还在学舞步,我已掌握了,于是感到这是我的东西,我可以发挥的东西……」接着是一周有三四晚跳到三时才回家。「那时香港没有很多地方让我们跳街舞,要等晚上去广场,去平台、海滨之类跳。」

酷酷的街舞女孩,还爱一个人流浪:「是啊!我不爱去歎世界,我去旅行是捱苦的,去印度去新西兰流浪,将来想去更远的地方,想去看人家的文化。」 酷酷的辫子髮型师,游客摸上店时常会惊讶,怎幺是个中国女孩做黑人头髮!叫Carmen介绍两款适合香港女生的辫子头,她终于打破酷酷的微笑,绽放灿烂的笑容说,好像一边髮鬓织出数条小辫,直织至髮尾垂在肩上,又好像拳击头的两条辫子,「都会适合香港女仔,看感觉如何,才试其他辫仔髮型」。

能够看到我城出现多元文化如同《魔戒》Wood Elf的辫子头,那固然好,但能够看到张嘉雯的小小辫子髮房逐渐成长,意外地成为香港与非洲两地文化的Chit Chat小天地,那固然更美好。

■给香港的话

「幸福的艺术The Art of Feeling Good!生活上只要保持这感觉,做什幺事都会好好好,从简单的呼吸,或细緻至一根头髮,开始你的艺术吧!」

■Profile张嘉雯(Carmen)

80后,街舞及waacking舞蹈导师、辫子髮型师。自小热爱舞蹈,中学后与女孩们组成两个街舞队,队伍曾获香港动漫节The One舞蹈比赛冠军,以及香港Best Dance Crew冠军,曾担任协青社嘻哈学校高级舞蹈导师。2007年到美国进修舞蹈,跟随黑人髮型师学习非洲辫子头,回港后边教舞边替人梳辫子头,2014年决定开创非洲辫子髮屋Hong Kong Braid,希望织辫仔以外,还分享非洲茶和饮食文化。

文:朱一心编辑:廖伟龙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后记:织辫结缘——分享非洲茶叶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