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威如宗联委矢争取爱情巷50号 “义兴兄弟勿勾结狗官”

张威如宗联委矢争取爱情巷50号 “义兴兄弟勿勾结狗官”

张威如宗联委矢争取爱情巷50号 “义兴兄弟勿勾结狗官”

张威如促请某些“义兴后生兄弟”勿与“狗官”勾结。

槟州各姓氏宗亲联委会主席张威如表示,宗联委将会坚持到底争取爱情巷50号产业,并促请某些“义兴兄弟”,勿与“狗官”勾结。他说,宗联委经已遵照槟州首长的意思,撤回较早前发给土地局,表明有意以市价购买爱情巷50号产业的信函,并盼继续推进以1令吉象征式费用接管产业的方案。讵料,隔日却一批自称为“义兴兄弟”的人召开记者会也要争该产业。

反清复明对付狗官

张威如也是槟城张氏清河堂主席。他昨晚在槟城张氏清河堂庆祝成立126周年、青年团30周年及妇女组19周年联欢晚宴上致辞时如是表示。

他说,“义兴兄弟”隶属洪门组织,当初是为了反清复明,对抗腐败的清朝政府而成立的,义兴兄弟当初是对付狗官,但现在却发生了变化,一些洪门的人竟与“狗官”勾结在一起,失去了当初的宗旨。

他期望这些洪门兄弟了解,在江湖讲的是义气,此义气勿被利用来分化华族及槟州子民。

传承历史价值产业

他说,“义兴兄弟”出来争爱情巷50号产业时,他刚好远在台湾接受治疗,而台湾国际洪门中华总会主席刘沛勋及香港洪门总会会长前来拜访时,对此事表示非常关心。

“我们(槟宗联委)不是要争这产业,也不是为了要搞生意,哪个华社组织要接管都可以,只是要把这具有历史价值的产业传承下去,让先贤的辛苦点滴传承成博物馆。”

多年前已接管义兴公司产业名英祠的槟州宗联委,年前也准备申请接管义兴公司位于爱情巷50号的产业,虽然槟州政府原本已答应他们的要求,但后来因另生枝节而迟迟没移交。

而在最近,一批自称是“义兴后生兄弟”的人士在行动党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及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安排下召开记者会,表明也有意申请接管义兴公司爱情巷50号产业。

张威如宗联委矢争取爱情巷50号 “义兴兄弟勿勾结狗官”

郑来兴劝请张威如收回人身攻击的言论。

郑来兴:不应人身攻击
促张威如收回言论

行动党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促请张威如,收回人身攻击的言论。

郑来兴过后上台致词时说,作为一个华团组织领袖,张威如不应该使用强烈字眼针对某些人。

“若可以,他应以关心政治,超越政党的态度,来面对此事,希望他抱着开明及开放的态度。”

盼开明解决问题

郑来兴说,他知道自己来这(宴会)不简单,但他还是来了,因为他希望所有问题都可以以开放及开明的态度解决。

他表示,州政府在此事立场上是一致的,将会持续与宗联委对话,通过槟州土地局与宗联委保持讨论,州政府会保持当初的承诺,把产业交给宗联委。

“希望宗联委以开明及开放的态度来讨论此事,让它能圆满结束。”

被州政府攻击为国阵党员
张威如澄清无政治色彩

本身并无政治色彩张威如表示,在争取爱情巷50号产业课题上,由于民政党及马华一直仗义执言替宗联委说了不少话,也做了不少事,结果他被州政府攻击是国阵的党员。

他澄清,本身并没有政治色彩,若非要扯上政党的话,他算是行动党的人,因为他在当年5·05大选的时候,率领张低清河堂的一群理事身穿红色的“乌巴鸟”衣服去行动党在旧关仔角大草场举行的政治论坛,而现在回想起来,会觉得当时为何如此的笨。

“现在想起当初穿的衣服是鸟,他们是鸟人啊,所以说的是鸟话,那是鸟,不是人啊!”

他表示,他不会被人煽动,说出来的话都是他所看到的。

张弼士路易名香港巷
“绝不袖手旁观”

张威如说,有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张弼士的伟大贡献,但州政府为了针对他,竟然要把张弼士路易名香港巷,他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让“狗官”胡作非为。

他指出,他不希望因为此事让张氏清河堂与香港巷的居民扛上,他也不愿意与任何人扛上,只希望能达到双赢的局面。

“我们都是槟城人,只有槟城人才会爱槟城,我们也了解香港巷居民是只要履行自己的责任把先贤的历史传承下来,因此我们都可以坐下来与槟州政府谈,找出适合的道路命名张弼士。”

针对此,郑来兴回应表示,该路段官方名称多年前从Hong Kong Street(香港巷)易名为Jalan Cheong Fatt Tze(张弼士路),但华社惯用的中文路名依然是香港巷。

“事实上,香港巷的居民一直要求州政府恢复该路名为香港巷,同时另找更适合路段命名为张弼士路。”

他说,如果槟州道路命名委员会接到正式的申请,就会针对此事展开讨论,届时将会圆满解决。

张威如宗联委矢争取爱情巷50号 “义兴兄弟勿勾结狗官”

左起为张军国、郑来兴、张春山、张威如、郑雨周、张汉群、陈碧心及陈坤海鸣锣开幕。

邓章耀:诚信问题
槟政府应兑现承诺

国阵槟州主席邓章耀表示,如果槟州政府当初有针对爱情巷50号产业许下“先充公再交回”的承诺,就应该兑现承诺,因为这是诚信问题,不是法律问题。

他说,不管谁是执政者,许下的承诺就要实现,否则谁还会相信政治人物说的话?

“很多人已经觉得政治人物的话不可信了,再加上这例子,更加损害当权及当政者的形象,也损坏政府的威严及公信力。”

他直言,这件事不应以华制华的方式处理问题,因为此事若是发生在巫统的州属,肯定所有华社都会站起来捍卫的,但它却是发生在全马唯一华裔首长的州属,难道要以这种方式解决吗?

他也认为,槟首长林冠英和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在国会走廊就华小课题争论有失大体,难道国会走廊是咖啡店吗?

邓章耀指出,这事情两人都该骂,但是为何只针对张盛闻,而不是直接找巫统的教育部部长马哈基尔卡立?敢敢去找他骂,同样在走廊上对质啊!

“我在搞政治的时候,张盛闻还在家里吸牛奶,他怎样能够答你?为何要去找刚出道的张盛闻,这似乎是在以华制华。”

他批评林冠英遇到华人就大小声,见到巫统部长就搂搂抱抱及发文告而已。

建华小非为吸纳选票
陈德钦:马华为华教而做

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陈德钦指出,有人称中央政府宣布兴建10所华小及搬迁6所华小是为了要在大选时吸纳选票,但实际上,这对吸纳选票的帮助并不大。

“如果在大选前宣布兴建几所华小就能增加选票的话,那幺我们在·308及5·05大选时就不必吃鸡蛋了。”

他说,马华对华小永远都是义不容辞的,不是为了选票而做,是为了华教而做的,这是马华坚持的重要使命。

他说,槟州今年多灾多难,8月处处火灾、9月百处水灾,10月则发生工地土崩及厂巴车祸,造成多人死伤,让人感觉不太吉祥,他呼吁大家一同祈祷,祈求国泰民安。

陈坤海:发表教育体系言论
纳吉肯定华小地位

槟州华人大会堂署理主席丹斯里陈坤海表示,首相兼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日前在两个不同的场合发表了有关教育体系与华小的言论,进一步肯定与巩固国家多源流教育体系及华小地位。

“虽然多源流教育体系在我国是既成的事实,也受到社会主流认同,但是由于不断有人挑起这项课题,企图冲击与动摇这个立国之本,因此社会需要更多的声音与行动捍卫多源流教育体系,以进一步巩固其根基。”

出席者尚包括州议员郑雨周、张氏清河堂署理主席张汉群、槟华堂署理主席丹斯里陈坤海硕士、印尼张氏宗亲会会长张春山、新加坡张氏总会署理会长张顺盛、日本驻槟领事山川贤治、泰国驻槟副总领事苏甘、大会鸣锣人张君国及陈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