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威如州政府亲手毁掉 明年停办槟新春庙会

张威如州政府亲手毁掉 明年停办槟新春庙会
张威如州政府亲手毁掉 明年停办槟新春庙会

2018戊戌年槟城新春庙会工委会宣布明年新春庙会将暂停办一年,左起吕振和、孙培华、林春煌、骆汶焕、张威如、许开景、林民利、苏汉秋、杨国鑫及冯志明。

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主席张威如宣布,2018戊戌年槟城新春庙会暂停办一年,原因是槟州政府亲手毁掉,而不是青联委无能!

他说,当初宗联委决定完全不参与2018年的新春庙会,本身也辞去大会主席一职,并交由青联委承办时,就是希望以全新的团队与州政府配合,然而,这似乎只是宗联委及青联委一厢情愿,州政府从不体会他们的用心良苦,造成青联委在准备过程中面对诸多刁难。

他指出,一直以来都是社团超越政治,然而如今政治却操纵了社团。

“州政府利用手上的政权施压我们,我们华团老百姓怎幺斗得过?我更没想到他们可以如此公报私仇,对付我之余,还要牺牲槟城的品牌!”

多次致函不回应

他说,他本身多次写信予州政府欲洽谈新春庙会一事,但州政府却迟迟不给予回应,而尽管宗联委已通过媒体表示希望州政府在7天内给予答复,依然得不到任何结果。

他坦言,当他们无法得到州政府的支持后,曾向中央政府申请支持,后者也认为庙会是槟城的品牌,将会大力支持。

他也说,青联委不找厂商给予协助,那是因为相信各大厂商在州政府的刁难下,不敢给予支持。

他也表示从未怪罪任何宗祠或家庙不给予支持,因了解是被州政府施压。

恐被指有政党操控

张威如说,基于青联委及宗联委顾虑该庙会会被指是有政治人物在操纵,而失去了文化的意义,同时相信若继续办庙会,也会遭州政府的多处刁难,包括安排执法人员来拖车等,而为难了民众,因此做出沉重的决定,即停办庙会一年,该工委会也在今日正式解散。

他今日在名英祠召开记者会时,执法人员正在外面拖车,他也向记者说,每次他召开记者会或有任何会议时,执法人员就会来拖车,可想而知,若庙会继续举办,是不是也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暂停办庙会也是给予我们休息,让我们走更长远的路。”

骆汶焕:经费不足

槟州青联委主席骆汶焕指出,由于州政府迟迟不给予回应,即表示庙会不再获得州政府的支持,加上宗联委、青联委即工委会仍未找到合适的经费来源,包括顾虑到关系政治及政党献金赞助,因此经过理事会做出议决,认为停办是最佳方案。

他说,经费来源是工委会面对的主要因素。

改小规模须规划半年

他说,虽然宗联委及青联委有足够的财力举办小型规模的庙会,但目前距离春节仅剩2个月,而先前的准备工作都是依据大规模庙会为出发点,并已完成50%的工作。

“若临时改为小规模的庙会,工委会就必须重新规划,展开新一轮的工作,而这预计需耗时半年。”

他也说,虽然决定暂停办庙会,但过去的准备功夫并不会因此而白费,因为办文化活动一直以来都是他们的意愿。

另外,他指出,其实槟城许多曾参与过去庙会的血缘及地缘组织对明年的庙会也表示很大的兴趣,惟,却担心面对有心人的施压,而无奈地选择不参与。

记者联络不上黄伟益

记者较后尝试联络也是2017年庙会大会主席的黄伟益以了解州政府的立场,惟,在截稿之前都无法联络上对方。

指遭施压

杨清辉1周前辞职

张威如指出,以往他在名英祠召开记者会时,槟州各姓氏宗联委署理主席拿督杨清辉都会伴在他身边,但这两次的记者会已不见踪影,那是因为他在州政府的施压下,在一星期前被迫呈上辞职信。

“他不是不再支持我们,而是为了环境、家庭及本身的事业,被州政府施压下,不得不屈服,否则他的工程无法获得住用证。”

副主席也放弃参与

另外,他也说,就连副主席拿督陈宝财及黄润平也不敢再参与理事会。

“我想请问我张威如做错了什幺?我从头到尾只要求州政府还我庙会的7万4000令吉,及首长答应会还我的爱情巷50号产业,我对抗政府了吗?为什幺要这样刁难我?”

他说,就这两个课题,州政府还特地派了官员去台湾查他的学历,并到新加坡“破坏”他的上市公司。

“近期国会议员黄伟益也在国会上询问我关于在1990年的一项刑事案,但这已是30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法庭已判对方有罪,还我清白。”

他表示不解为何黄伟益不利用在国会发言的机会询问槟城的水灾情况,为槟城人争取福利,而是不断地针对他。

他也指出,槟州首长政治秘书黄汉伟近期也发电邮给他,要他回复关于自己“听话就可获封拿督勋衔”一事。

庙会为最后底线

无论如何,张威如说,尽管州政府多次刁难,他都忍下了,但庙会一事却是他的最后底线,他已忍无可忍。

张威如指出,他会正式向州政府宣战,决定坚持任职到最后一日,并会巡回全马 ,让全马华团了解槟城华团受州政府的欺压。

询及明年是否会蝉联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主席一职时,他说,这得看他获得多少支持。

出席者包括槟州各姓氏宗联委副主席拿督林民利、许开景、秘书林春煌、副秘书孙培华、理事吕振和、苏汉秋、杨国鑫及冯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