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翠容‧战在前线

张翠容‧战在前线张翠容游走在烽火大地上,但并非英雄主义者。她没有刻意选择战地去採访,被封为战地记者也是意料之外。她在部落格套用作家复吉尼亚吴尔芙的一句名句“一切不曾发生,直至它被描述。”她只是不想做“二手新闻”,而是到前线直接了解新闻背后的真相。鎗口之下逃生眼前的张翠容,个子娇小、笑容可掬,亲切得就像邻家大姐姐一般。你可能无法想象,这个女子已经走过中东地带、东帝汶、拉丁美洲、东欧等地深入採访。这些地方代表着战火、动乱、政局不稳定,张翠容却义无反顾的选择前往。外表纤细柔弱的她,说话时铿锵有力,眼神透露出无比的坚定。这样的一个东方女性脸孔出现在战火线上,让人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张翠容是香港知名,也是华人媒体圈少数的女性战地记者。她的採访经历,说出来个个皆掷地有声:导弹、被刀架脖子、飞机几乎失事、在鎗口下逃生。她说时轻描淡写,听者惊心动魄。记者之路有迹可寻说不出原因,她自小就非常关注国际大事;上学念书时,最拿手的科目就是中英文作文。这样的条件走上记者之路也无可厚非。在英国留学期间,翠容认识了一个记者。学成返港,在记者朋友的介绍下,她进入媒体业。但香港媒体做新闻手法并不是翠容心中理想的模式,工作了一段日子,她开始感到厌烦。终日报导无关痛痒的八卦事件以及整理国际英文媒体的转载二手新闻,无法满足她想要寻真相的愿望。于是,她决定辞去工作,转当独立记者。“我开始很enjoy,可以自己管理时间和想要採访的题材。”东帝汶一役受关注1999年在东帝汶的採访,才让她广泛受到关注。东帝汶经历公投后开始发生暴乱,民兵屠城,风声鹤唳。当时所有的记者都被告诫撤退。“那是我记者生涯里的分水岭。那里只有我一个华人记者,就连中央电视、新华社这种大媒体也没派人去。那时情况危殆,所有记者撤退,但我没有上那架专机。”留下来的翠容对于自身命运有些伤感,写下一篇文章。她打电话给香港某电台,说她要报导东帝汶,但该电台碍于程序问题婉拒了她。后来翠容再打给《明报》副总编辑,立刻得到回应,要她把稿传过去。“我找了一家商店付了钱就开始传真,传到一半时印尼民兵在街上开鎗了。老闆很紧张,说不行了不行了。但我拦着大门说,不行,我一定要传完这篇稿。”她还记得文章最后一段这样写着:“东帝汶的确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我沿着海边,出现一个美丽的银河系,我觉得很感动。但我已经无心欣赏,因为我脑海里只想着明日的逃命大计。”文章一刊登,果然引起许多读者的反应。还有人打去报馆询问:为何张翠容今天没稿件了啊?因为这篇报导,翠容返港后获得关注,文章开始有固定发表地。她再也不需要到处‘硬销’自己的文章。一直追下去停不了每到一个地方採访,她就会知道越多的事情,同时越感到不足,想要继续追溯,找出问题根源。“例如阿富汗,它是冷战的牺牲品,我必须要了解美国的政策、历史,看回冷战时期。接着,就要去了解巴基斯坦以至整个中亚的问题……一直追下去,你会发现自己停不下来。”翠容坦承自己也是一个人,面对艰辛的採访工作以及在战地看到悲惨的情景,当然想过放弃这份工作。“有次在阿富汗,那里真是超乎我的想像,就像一个地狱那样。真的太复杂了,我目睹了当地人民的苦难。那时候我也和其他国家的记者站在一起,有个法国女记者对我说她很辛苦、哭得很伤心。结果她回去就不再做记者了。面对困难时,那种无力感实在太强烈。我亦觉得无能为力,也想过不做了。”做自己不做救世主后来翠容参考曾在灾难现场採访记者的回忆录,找出了无力的原因。“因为你把太多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觉得自己报导了无法改变现实,帮不了他们。但你要知道自己不是救世主,只要好好写出来,文章就会变成一颗种子。把真相带给读者,你其实已经做了改变。这是一个细水流长的事,不见得会立刻有效果。”翠容亦曾在以色列遇到一位长期在做和平工作的拉比(犹太教神职人员)。“我问他,你做了那幺多年,这地区的人还是打打杀杀,会不会想要放弃啊?拉比回我,他并非期待一夜之间能改变这个地区,他只是播下和平的种子,何时收割不是他决定的。如果这一代看不到和平,他希望下一代继续鼓励下一代。总会有一个世代有机会看到和平的。”翠容感到庆幸,她总能遇到不同的人事物,让她继续走在这条路上。因此,此刻的她坚定的认为,只要做好自己的岗位,就足够了。不退休!‧终身当记者翠容是一个很勤力的记者。她自认每件事都倾尽全力,就算没有100分也有90分。有人问她是否想过退下来,但她激动反应。“我不明白华人社会为何一定谈到退休。记者就像作家一样,是个终身职业。你看西方记者做到80几岁还是到处採访的,但我们华人却绝对在前线做了一段时间就不要做了,几十岁人还在前线当记者很羞耻,应该是升任总编辑坐在办公室的嘛。但我觉得前线就是记者的生命。我站在前线,我会觉得很骄傲。”她认为记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跟进报导以及发掘新闻。南亚海啸之后,许多人已经渐渐遗忘,鲜少有人再回去看重建工作。“但新闻事件渐渐淡出媒体焦点,我觉得更需要去跟进,这就是slow news。而不是一窝蜂流水账报导之后就弃之不顾。”/SE7EN‧2010.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