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西/没有她穿得下的漂亮衣服 就像没有她穿得下的美满爱情

图/Shutterstock 文/张西

张西/没有她穿得下的漂亮衣服 就像没有她穿得下的美满爱情

那晚傅里热烈的亲吻幸子,幸子闭着眼睛,彷彿全身上下由这些日子所受的思念之苦都正在被傅里的吻一个一个抵消,欢爱之后傅里抱着幸子。「妳瘦了。」傅里说。「我要当主播呀。」幸子说,傅里知道幸子并不真的想当主播,不过是介意那天的玩笑话。傅里把幸子抱得更紧一些,将脸埋进她的长髮:「我不想要妳来恳亲,其实是不想要他们看见妳。」傅里说:「我希望被看见的妳是美美的。」幸子有些听不懂。傅里继续说:「下次恳亲日妳再来。」幸子的心脏忽然被这句话刺穿,刺穿的地方出现一个黑洞,她感觉到自己正在往下深陷。

「什幺意思?」幸子问。

「没有。」傅里说完后将自己的唇覆上幸子的唇。

幸子再也无法真心地热烈回应,她开始学着假装热烈。就像她在那些等电话的日子里,慢慢学会怎幺假装不沮丧。原本仅是玩笑话组成的镜子脆弱地被这一刻打碎,幸子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没有底部的深渊,只要她想起傅里的这些话,她就会持续坠落。



………

幸子决定去买一件新衣服。

昨天洗完澡后,幸子站在房门后的挂镜前面看着自己,她不敢看太久,她从傅里的话语中得知,这不是一个足够美丽的身体。她得去买一件好看的衣服来遮蔽它。像是一个祕密行动。幸子特别穿上轻便的服装,她想着,若要试穿,穿轻便一点也好穿脱。

对于美和丑的认识,是从傅里开始的。

从前幸子总是独来独往,对幸子而言,好不好看的外表都没有差别。有时候她甚至喜欢自己普通且偏向不好看的外表,那让她能继续不被打扰的生活着。

会认识傅里,是在大一新生训练的时候,幸子不想接触人群,便偷偷跑到空教

室,闲着没事就在黑板上画起了画。傅里是别系的学长,带着系学会的同学们找空教室吃午餐,便恰巧闯入了幸子所在的教室。幸子一见有人进来,什幺话也没说,尴尬地赶紧离开。傅里看着黑板上的画作,觉得非常惊喜,于是想到这个女生也许可以替自己的系上画营队的海报,便走出教室追了上去。只是傅里追上去后,幸子不愿意和傅里有更多的交流,只是匆匆离开。后来开学,两人选上了同一门通识课,傅里认出了幸子,邀请她和自己同组做报告,两人才稍微熟络了一些。

幸子的第一次恋爱便是傅里,傅里成为了幸子的窗,带着幸子看见以前未曾发现的风景,同时也为自己的世界添增了其他的颜色。原先都是很缤纷的,在幸子把初夜给了傅里之后,幸子偶尔会闪过一丝犹疑,这将会是髒污的色块,还

是迷人的笔触。

幸子知道自己与东区的女孩们格格不入,她的身边没有像电影里那些懂得流行与时尚、心急地想要改造她的人。这一步她得自己开始。

幸子平常穿的衣服是偶尔逛夜市买的,总是能穿就好,那几件轮着穿,坏了或鬆了才买新的,衣服的颜色不过度鲜豔,款式也普通。这是幸子第一次逛街,她看杨思之都跑去东区买衣服,便搭上公车往东区的巷子里逛。还好是平日下午,东区没有像假日那样拥挤。幸子随意地选了一间没有什幺人的小店走进去,里头的衣服按照颜色分着类。服务员坐在柜檯埋头用着手机。

幸子拿起一件白色的雪纺上衣。服务员走上前,露出制式的笑容:「那件是one size噢。」幸子愣愣地看着服务员。服务员故作不尴尬地说:「因为雪纺纱没有弹性,我想说妳比较丰满,怕妳穿了会不舒服。」幸子虽然没有看向服务员,但余光已经将服务员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揽了过来。幸子静静地将衣服放回去,装作不在意地又逛了一会儿,然后走出那间小店。

接着幸子刻意地寻找有更衣室的小店。她在小店内选了一件深蓝色的背心洋装。

接着幸子刻意地寻找有更衣室的小店。她在小店内选了一件深蓝色的背心洋装。

「麻烦这边请噢。」这间店员亲切许多,幸子觉得心里舒坦了一点。

幸子走进更衣室,她脱下身上的T-shirt与运动裤,将洋装套上,她很高兴,洋装套上了,虽然手臂的线条不漂亮,但至少她穿得下。幸子想看看自己的样子,才发现这更衣间里没有镜子,镜子在外头。她刻意地等人比较少的时候,才缓缓地打开更衣室的门。幸子走到更衣室的门外的镜子前。

「噢,小姐,这个后面的拉鍊妳没有拉到。」刚刚那位亲切的店员走向自己,露出大方的笑容:「妳别动,我帮妳。」

幸子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憋气。她听见拉鍊的声音,她感觉到店员用力地将拉鍊往上拉。好不容易,那拉鍊拉上了。幸子很高兴。

「谢谢妳。」幸子说。

「妳皮肤比较黑,深蓝色很刚好。」那位店员和幸子一同看向镜子说道。

幸子害羞地点点头,然后走回更衣室。幸子在更衣室里露出浅浅的笑容。

然后她听见微小的「啪」的一声,拉鍊被扯坏了。幸子的笑容瞬间消失。她将洋装脱了下来,把拉鍊坏掉的部分包在里面,让外面显得还是好完好样子。

「我要这一件。」走出更衣室后,幸子说。

「好,那我帮妳拿一件新的。」店员伸出手想要接过这件展示品的说道。

「没关係,这件就好。」幸子没有将洋装递上:「我不小心弄坏了。」幸子说:「对不起。」幸子的道歉彷彿不是在为弄坏的衣服,而是自己的体态。

店员的表情有些尴尬,然后才将洋装接了过去:「那……我就帮妳结帐啰。」幸子是知道的,这不可能归还给店家。幸子礼貌地点点头。

幸子提着好看的纸袋,像是提着别人的东西。走出那间小店后,幸子往更后面的巷子走,接着选了一个铁门拉下来的门前的阶梯坐下。幸子觉得自己是做错事的孩子,她无法停止想要道歉的意念。那个下午幸子没有再拿起任何一件衣服。没有她穿得下的漂亮衣服,就像没有她穿得下的美满爱情。坐在阶梯上,幸子想起傅里,可是傅里的脸却逐渐变得模糊,而傅里说过的话被大声地複诵。

如果有一天,幸子想着,如果有一天,傅里真的创业了,需要前往一些正式的场合,需要一个漂亮的女伴,自己真的是适合傅里的人吗。就算,就算真的哪天瘦下来了,能够和他去一些被社会的标準严格把关与一一淘汰后的光鲜亮丽的场合,她的黑皮肤适合吗,她的单眼皮适合吗,她那张不好看的脸蛋,适合傅里吗,适合傅里想要的未来吗。她会不会成为傅里的绊脚石呢。

幸子叹了一口气。天真浪漫的爱情摆在社会规则面前,自己似乎就无福消受了。

本文出自《二常公园》三采文化出版

 张西/没有她穿得下的漂亮衣服 就像没有她穿得下的美满爱情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