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护的逻辑》导读讲座场记:看重实作、持续修补,让生活好过一

2018年11月底,左岸文化出版了由台湾的医疗社会学、科技与社会研究者们所翻译的《照护的逻辑:比赋予病患选择更重要的事》(The Logic of Care: Active Patients and the Limits of Choice,以下简称为《照护的逻辑》),并且在12月19日诚品书店敦南夜讲堂活动中,邀请译者之一的台大社会系吴嘉苓教授进行新书分享会导读。

吴嘉苓教授过往关注台湾生产改革的议题,是生育改革行动联盟的发起人之一,也曾担任《见树又见林》、《性别打结:拆除父权违建》译者群中的一员[1]。透过自己的教学和生活经验,结合在荷兰与作者面对面的互动经历,吴嘉苓教授进一步交织出幽默风趣的导读风格和接地气的演讲内容。

何谓照护的逻辑

「照护的逻辑」如何体现在作者于大学附设医院所考察的糖尿病病患照护情境呢?讲者指出,「照护的逻辑」透过正面表列的方式[2],呈现在第二章到第五章的四个层面,分别是:市场、公民、临床、公卫。

市场层面,作者在第二章以一张血糖机的广告图为例(页51),打破「选择的逻辑」下消费者看似在市场对于商品具有的选择权。讲者指出,作者透过广告图,搭配自身热爱的健行运动,试图指出广告如何将消费者的欲望转化为看似自由理性的选择;然而在「照护的逻辑」下,糖尿病卫教师心中所想的病患生活并未如广告般自由理性,而是更着重在生命的不可预期性,以及各种实用实作:举凡用好的鞋子和袜子来减少脚上伤口、如何让同伴协助病人施打相关药剂等等。

公民层面,指涉的是第三章里各式政治哲学理论下的公民身体观。不论是希腊城邦政治中公民(男人)的身体透过女人和奴隶在家準备的食物,得以在广场讨论公共事务、或是强调可调伏个人激情、经妥善驯服的布尔乔亚资产阶级身体,指涉的都是一种摆脱肉体的自由心灵。比起「选择的逻辑」强调具有自主的能力,「照护的逻辑」强调身体的脆弱,也就是脆弱的身体如何在内部均衡和外部複杂环境间达到好的平衡,得以好好生活。讲者以自己如何登上媒体头版的「鸡腿教授」事件为例[3],讲述自己如何遭媒体批评「上课默许学生吃饭,有碍学习」,并自我解嘲自己在阅读本书之前,就已经透过「避免同学上课低血糖」的「照护的逻辑」进行教学,让学生们得以同时在身体和心灵处于最佳状态时好好上课。

《照护的逻辑》导读讲座场记:看重实作、持续修补,让生活好过一Photo Credit: STS多重奏提供
讲者设计的情境讨论投影片(讲者授权的投影片内容)

临床层面,涉及的是第四章里关于医事专业人员的讨论。讲者问在座的护理师观众,当有病患问起「想吃甜食的话该怎幺办」的问题时,该如何应对?有护理师回答道:比起使用疾病恐吓病人,会建议在让病人有活下去的乐趣的情况下给予意见,例如少量分次食用等等。延伸这个话题,讲者强调,除了「同理心」之外,应该进一步打破「选择的逻辑」下「医疗人员给予资讯、病患依价值观进行选择」的二分。毕竟,临床情境里医疗人员和病患都同时具有资讯和价值观,唯有尊重彼此的经验,一同从事具有开创性的照护试验,才能协调出好的照护,达到「作伙修补」(doctoring,页137,[4])的效果。

公卫层面,讲述的是第五章里强调改善集体生存环境的「照护的逻辑」。讲者以台湾的肥胖防治为例,提到当政府机关诉诸个人化的卫教标语如「聪明吃、快乐动、天天量体重」,却可能忽视集体的环境问题,例如全台肥胖比例最高的台东县,缺乏的可能是运送未加工新鲜蔬果的基础建设、可能是低社经地位缺乏运动的时间和体力。惟有透过适当的集体防治分类,才有办法给予适当的建议,进行好的公共卫生照护。

最后,讲者也强调作者在第六章总结处,有一个很重要的提醒,是关于一个医界正在消失的优良传统,称为「个案报告」(case report)。作者认为,在讲求绩效和课责的机制下,已经没有像个案报告一样的空间「让人可以怀疑、自我批评,或是问一些困难的问题」(页200)。当人们留有空间注意摩擦与问题,得以免受课责地讲述自己所犯的错误,才有机会启动改善的机制。讲者最后透过繁体中文版作者序里最后一段作者想对台湾读者传达的话语——关于读者经验如何可能和本书相呼应(页13)——作为提问,开启下半场的QA时间。

勉励与问答

在演讲结束后,听众们在QA时间分享许多自己生活中与这本书相呼应的经验,内容从护理师对于自身在急诊、助产工作的经验反省,涵盖到家属在临床现场为病人做选择的情境分享。讲者则透过本书的论点和听众的经验进行回应:例如在面对死亡时,医疗专业人员并非採取失败主义的态度,而是在不至于太天真的状况下创造性地提出解决办法;又例如家属不仅要在临床的生死抉择中进行选择,生活中也充斥着各式选择,像是本书中与糖尿病患共处的家属该怎幺煮饭等等。

相关问题也自此延伸,包括副标题积极的病人意涵为何?着重协商的荷兰医疗环境和台湾有何差距?专业如何可能在现实环境中必须採取「选择的逻辑」才能完成工作?讲者除了阐述积极的病人旨在发掘隐藏在「未遵医嘱」或「知识欠缺」背后的病患积极作为、持续行动,也进一步从美国医学院校对于「主动承认错误」的教育谈起,将其视为改变台湾照护文化的可能起点,并批判纯粹讲求「效率」的台湾血汗医院环境可能因其短视而忽略协商照护时的「必要时间成本」。

讲者最后以书腰的文字「选择的逻辑,病人跟悔恨绑在一起;照护的逻辑,如果出错了,你不必责怪自己,就继续做点什幺吧」为整场活动作结,并且强调很多时候我们要做的其实是「看重实作,认可状况会很多,持续尝试修补工夫,让生活好过一点!」。演讲结束后,活动主持人左岸文化林巧玲编辑也进一步宣传讲者吴嘉苓教授和推动安乐死公投的江盛医师在的另一场在台北的讲座活动,届时STS多重奏也将为听友们分享相关的活动讯息。

延伸阅读《照护的逻辑》:西方的陈腔滥调,让照护成为一种「内在殖民」病人究竟有没有办法做选择?:《The Logic of Care》 书评所有的计画都是虚幻的:与糖尿病共存,超越选择和控制的照护注释

[1] Johnson, Allan G.,成令方、林鹤玲、吴嘉苓译(2001),《见树又见林》(The Forest and the Trees)。台北:群学。Johnson, Allan G.,成令方、王秀云、游美惠、邱大昕、吴嘉苓译(2008),《性别打结:拆除父权违建》(The Gender Knot: Unraveling Our Patriarchal Legacy)。台北:群学。

[2] 讲者强调近年来社会学研究有许多不只是提出批判,而是尝试提出解方的努力,这些努力包括真实乌托邦、性别化创新等等说法,值得读者进一步阅读。

[3] 鸡腿教授事件的相关报导及后续以学生为主体的反省,可见《台大意识报》28刊和29刊的相关内容。

[4] doctoring是本书的重要概念之一,关于翻译时在选字上的难处,可见本书译后记,页223-224。

※本文感谢陈柏勋医师协助审稿,感谢讲者吴嘉苓教授进行审订,惟文责由作者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