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深陷党政纠葛,愈玩输愈惨,张忠谋 17 年前预言完全命中

中芯深陷党政纠葛,愈玩输愈惨,张忠谋 17 年前预言完全命中

中国半导体要角中芯国际,内部派系乱斗,营运无法聚焦,导致连年亏损,与一线大厂愈差愈远;接下来中芯复兴大业将回到本土派手里,未来能否出现转机?外界拭目以待。

2000 年,台积电购併张汝京一手创办的世大半导体后,张汝京带了百名以上的台湾员工,到中国上海创办中芯国际,引起两岸轰动。当时台湾科技业掀起「移民上海」风潮,一位记者询问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对于中芯国际未来营运的看法,以及是否会威胁台积电晶圆代工龙头地位?当时,张忠谋回答:「我认为中芯不仅不会威胁到台积电,我预期它的营运也会很辛苦。景气好的时候,也许赚一点小钱,或是根本不赚钱;但不景气来临时,就会赔大钱。」

败因一:张汝京格局不够
精于快速建厂  照抄台积电踢铁板

如今,17 年过去了,张忠谋的预言可以说完全料中。中芯如今虽位居全球第四大专业晶圆代工厂(次于台积电、格罗方德与联电),也扮演中国半导体製造的核心角色;但中芯的营运发展轨迹,确实是大部分时间赔钱,只有几年有少许获利,且因大股东各有盘算,导致内部派系不和、经理人快速更迭,不仅与一线大厂台积电、三星及英特尔差距愈拉愈远,展望未来 3 至 5 年,恐怕要很努力,才能从二线厂中突围。

中芯被视为中国半导体的样板企业,若要为它 17 年的发展总结,简单说,领导人格局与经验不足、股东各吹各的号、派系不和团队更迭,加上中国国家政策强力支持,却反而导致营运混乱无法聚焦等,都是中芯营运不如预期的关键原因。

首先,中芯创办人张汝京是建厂高手,但并非经营高手,这在公司成立之初就众所周知。张汝京屡屡用最快速度建厂,但晶圆代工成败关键在于生产良率与技术研发,这些要靠基本功,完全急不来;张汝京先前在德州仪器(TI)没有扎实的产业基础,在景气大好时成立世大,一路打顺风牌,无法证明是否有担负营运大任的实力,最后中芯只能採取最简单的作法,就是挖角与模仿台积电,让中芯种下败因。

全盘照抄台积电,也成为日后中芯专利诉讼大败的主因。2005 年,台积电开始控告中芯侵权,经多年诉讼,2009 年底台积电获胜,取得中芯 2 亿美元现金赔偿与中芯 10% 股权,时任中芯执行长的张汝京因此被逼下台。张汝京时代结束,引发日后中芯股东与团队不断更迭,甚至形成派系倾轧的各种纷扰。

晶圆代工是高门槛行业,资本支出与技术研发须不断烧钱,中芯创立前几年,虽然快速建厂,并迅速在美国与香港挂牌上市,但连年亏损,很快面临资金不足的考验。

2006 年,飞思卡尔(Freescale)被私募基金收购,一时间半导体企业成为国际私募基金锁定的目标。当时也有私募大咖找到张汝京,不过背负振兴民族工业大旗的中芯,当然不可能轻易卖给这群私募秃鹰;于是张汝京向中国政府求援,当时中国政府指派了大唐、华润及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 3 家国企,最后由大唐以 1.7 亿美元取得中芯 16.6% 股份,取代上海实业成为中芯最大股东。

败因二:大股东各有盘算
派系倾轧纷扰  经营团队不断更迭

2010 年,大唐股权一度增至 19% 以上,其余股东分别为中投、上海实业和台积电,佔股分别为 11.6%、8.2% 和 6.5%。对中芯国际来说,大唐、中投和上海实业三大股东,都是实力雄厚的国有公司,也为日后中芯的动荡埋下伏笔。

大股东间的冲突,最明显的就是各拥支持团队。一直以来,中芯内部就有「台湾系、海归系、本土系」三大派系,彼此明争暗斗已是业界公开的祕密。张汝京下台后,接手中芯执行长的王宁国,是台湾留美高材生,算是「台湾的海归派」,曾任美商应用材料执行副总裁,在业界大名鼎鼎;但任职中芯却以不愉快的下台收场,除了绩效普通外,内部派系斗争也是关键因素。

今年 5 月,担任中芯执行长 6 年的邱慈云下台,换上中国本土出身、但在海外工作多年的赵海军。邱慈云曾任台积电处长,赴中国工作十多年,他下台被视为中国全力推动半导体复兴大业时,重任将回到中国本土系手上。

不过,让中芯受伤最重的,是厂区分散、营运混乱又无法聚焦的核心问题。

中芯发展之初,各省都想发展半导体,却缺乏经营人才,因此都希望自己出钱在自己地盘上盖厂,但找中芯来负责营运管理。

这种模式允许中芯不必出钱就有产能,让张汝京很心动,于是迅速从上海扩张至全中国,包括北京、天津、四川成都、湖北武汉、广东深圳等地都有生产线,其中不少是地方政府不断邀请、游说下才确定的。

由于各省条件不同,公公婆婆一大堆,难以形成中芯的产业聚落,主管分散各地也让营运变得複杂,中芯变成中国特殊党政结构下的企业怪物。而且,中芯接手的厂房除了晶圆代工外,还扩及到封测及彩色滤光片等领域,营运无法聚焦,成为中芯的沉重负担。

败因三:地方出资、中芯管理
营运无法聚焦  产业聚落难形成

一位熟悉中芯运作的台商表示,与各地方政府合作,虽让中芯减轻财务压力又获得产能,但也让张汝京陷入两难。例如北京投资了 12 吋厂,但上海是中芯大本营,若不投资,上海领导就不高兴,但投下去压力就太大。「做为一家企业执行长(CEO),无法以理性决策做判断,还要奔走于地方政府进行协调平衡,是中芯一大败因。」

对照中芯的三大败因,以及近几年台积电的大幅跃升,最大关键还是在经营者。台积电创立至今 30 年,张忠谋不断率领台积电挑战新高,也显示企业最需要的,永远都是一位有格局、有远见又有经营长才的 CEO。

如今,中国半导体业已进入另一个大投资时期,中芯依然是中国全力扶持的晶圆代工重点企业,甚至紫光集团赵伟国都以大手笔增持中芯,去年底持股已达 9.11%;接下来中芯回到中国本土派手里,未来能否有转机出现?值得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