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组织分散化,员工福利、向心力成最大挑战

企业组织分散化,员工福利、向心力成最大挑战

我坐在旧金山办公室。在智慧手机上点几下,我就在 Facetime 上面跟远在奈及利亚的同事,对我们新的人员招募展开讨论了。这让我们可以近距离地进行交流,这种工作「模式」在几十年前还不存在。

随着技术不断缩短这个星球上人与人之间的有效距离,同事之间的地理障碍也正在消失,并把我们引领到劳动力全球化分散的新型工作方式。对于新创企业和更大一点的公司来说,拥抱这种新型的工作模式并以此展开创新,将会成为在不断变化的全球市场中竞争的关键。

企业组织分散化,员工福利、向心力成最大挑战
(
为什幺要分散化?

好的本地人才要价高难招募已经不是秘密,好几个行业都是这样。与此同时,全世界聪明且有雄心的家伙都在寻找最好的机会,而这样的机会未必能在当地市场中找到。这并不是什幺新发现——企业寻求打破地理障碍,广纳人才已经有数十年了。

1980 年代时,一大批西方公司开始将特定业务职位转发给特定的海外承包商。利用具成本效益的人才,这些公司得以降低他们的营运开支,提升了利润水準,同时还促进了印度、孟加拉等地大规模外包产业的发展。Cognizant 是印度众多的大型 IT 外包公司之一,仅过去 12 个月就实现了 120 亿美金的惊人收入。

可是历史上,这种业务关係两端的个人之间,因为沟通困难、文化差异以及教育的局限性,双方往往存在巨大的鸿沟。企业往往不把分散式承包商视为「同事」,而是看作是外包团队的一部分,是雇来处理一个业务流程或者独立专案的。一些机构还提供「员工外包」服务,即他们的员工充当远端的全职员工的角色;然而,这种工作往往局限在软体 QA 之类的角色上,而没有高级的战略性工作。

企业组织分散化,员工福利、向心力成最大挑战
(
虚拟员工

虽说外包和初级外包员工会一直存在,且未来还会继续增长,不过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一种新型的模式出现:分散式组织,在这种组织中各个层面的员工是全球性分散的。比方说 Automattic就是一家完全分散式的公司,远端员工遍布 43 个国家,而 Stack Exchange 与 Upworthy 则让员工可以选择在家工作。

这种趋势的核心就像资本主义体系的一切东西一样,是受到了公司责任的推动,目的是为了让股东利益最大化。

有研究表明,优秀持久的企业绩效来自于深度整合、价值驱动的团队。此外,构建分散式团队的成本往往要比本地团队少很多。那幺,对两端进行最佳化的办法就是把远端员工深度整合进企业文化、价值以及组织架构当中。

不过这一点只有在最近才成为可能——多亏了协作技术的进展。正如电话改革了 20 世纪做生意的方式一样,像 GitHub、Jira、Asana 之类的协作 SaaS 产品,以及像 Slack 这类的团队通信工具,再加上各种各样的视讯会议平台,正在改变着现代的工作环境。现在跟世界另一头的某人「一起工作」的意思也许是指跟对方开视讯会议,共享萤幕,以及在 Slack 对话中交换连结。当然将来并不会止步于此——你只需要想像一下虚拟和扩增实境对分散式工作的潜在影响。

把这一切跟 30 年前的家用电话与传真相比的话,你会发现玩法完全不一样了。

企业组织分散化,员工福利、向心力成最大挑战
(
文化整合:分散式未来的黏着剂

儘管协作技术有了快速发展,但是在建立信任以及构建企业文化方面,想要给「现实生活」找到一个真正的替代品仍然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技术是弥补这一鸿沟的关键,但在解决培训和教育的问题方面仍存在着更大的挑战。

已经有一些新创企业站出来迎接这种挑战,比如 Andela 就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有趣案例。Andela 透过深度整合远端软体开发者,进入其技术团队来帮助企业扩充。他们的工作聚焦在选择和培训软体工程师上,不仅帮他们掌握程式知识,还帮助他们在文化上整合进千里之外的团队里面。Andela 开发者跟客户也走得很近,会在对方的 Faebook 墙上发文,在 Twitter 上开玩笑,并分享有趣的 GIF 图片。在召开全员参加的视讯会议时,Andela 的开发者不仅仅是坐着听听,还会积极地对工程里程碑和产品路线图提供回馈。

这种局面略为有点讽刺意味:随着技术日益改善了远端沟通体验,新创企业的挑战更体现在「人」这个部分的组织完善上。

我们今天见证的分散式团队仅仅是开端。真正的机会在于採用这种分散式团队的模式,并把它应用到全球的劳动力中。透过驾驭这一大规模的、分散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的、尚待开发的人力资源,我们将实现最大化公司和想法的潜能——无论它们起源于哪里。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企业组织分散化,员工福利、向心力成最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