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与未发生的差别,1与0之间的距离:《零地点》

发生与未发生的差别,1与0之间的距离:《零地点》

试读连结

你对核四有什幺想法?你对核电有什幺想法?看到这两个问号,在什幺想法都还没浮现之前,你可能先感到压力了。「怪熊小编退散!才不表态呢!」这不能怪你,毕竟骆以军也会预设伊格言「在这个时机点写出这本小说,当然第一是『反核』」(参见收录于《零地点》的〈我将介入此事--伊格言对谈骆以军〉)。

「这本小说」指的是《零地点 》,你可能已经从各种媒体与艺文活动中知悉,它写的是一个人,一个台电工程师,在核灾当下身在核四厂,核灾之后失去记忆,只记得自己的手贴过脸颊、额头、髮际、眉眼--活脱从噩梦中醒来的样子。46+2章的《零地点》,首尾是「GroundZero」,中间则是「Under GroundZero」和「Above GroundZero」穿插,将核灾的「前/后」重新剪接成GroundZero(零地点)的「上/下」。

零地点之上,是工程师林群浩与女友小蓉假期的亲暱相好;零地点之下,政府迁都台南,北台湾一大部分成了核灾禁制区,失忆的林群浩倖存却被严密监管,记忆的复健遥遥无期。

小说家巧手将事件的时间顺序重新剪接,一步一步逼近事件发生的「零地点」。逼近过程中,小说家邀请「顶上茂盛,怒髮冲冠」的国会议员、点子百出又有执行力的名嘴、化名执政党与反对党的两党及其总统候选人等,就核电与核灾各抒己见。

的确,要从台湾的现在走到《零地点》的状况,机率甚低。不过,凭藉这个实现机率低的「可能世界」,凸显我们身处现实的矛盾与荒谬,确实展现了小说家的功力。就好比,伊格言写谈话性节目上两党议员的交锋,就精準掌握到两党发言模式的特色:一边痛斥陈非但没有政策提案,另一边要大家放下、「向前看」。

如此读来,读者或许可以先鬆口气,深呼吸:这不是一场考试,而是小说家诚挚的邀请。与其说《零地点》要你表态、要说服你反核,不如说,伊格言写这本小说,一定程度是想鬆动你对眼前世界的信赖。福岛事件发生之前,没有人知道「这种事情有可能发生」;伊格言作了许多功课,力求他所刻划的未来,能取信读者。

《零地点》是诚挚的手势,电子书则让你更容易接下这道邀请。纸本书定价300元,电子书定价150元。

(「--而且10/18之前还有3本75折!」 by 怪熊小编)

《零地点》

https://readmoo.com/book/210009297000101

完整阅读,从这里开始。

https://readm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