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行与豪赌

发行与豪赌
世上没有稳赚的生意,搞电影发行亦然。有人戏言做电影几近搞慈善 - 撇开自行投资拍片,买一部电影回来后靠上映赚取利润,其实非常困难,不单因为外在因素太多、风险太大,而且实际可赚到的远比想像还少。除非你是荷里活大片厂,或本身有一定经营规模,否则搞发行与豪赌分别不大。

发行电影考验买手眼力与牙力。从「拣货」到争取最低买价,以及在法律条文里争取最多的利润空间,全是学问。与观众看电影不同,评估一件「货品」之着眼点不在于可观性,而是其赚钱能力。有些电影摆明不好看,但绝对赚钱。譬如《保镳救杀手》(Killer’s Bodyguard),「来货价」未必很高但叫座力一流,收过千万回本难度不高。至于其他电影,就要睇造化。

首先,过往记录不保证将来成绩。如《天气之子》,票房接近千万,可能比《你的名字》更好。它有机会突破千万关口,但或要到两千万票房,才得到合理回报,由于广告费高昂,戏院分成亦不少,加上「来货价」因《你的名字》而被抢高,意味着其基础成本之投入极高。另一例子,韩片《尸杀列车》破香港的韩国电影最高票房记录,大叔主角马东锡人气极高;但同样在韩国叫好又叫座的《犯罪都市》,只收约两万多港元。他的其他作品亦非部部收过百万 - 多个例子证实,马东锡的知名度与叫座力无法挂勾。

另外,一部电影可能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大收。最初,大家都因为各种理由「睇淡」,因此《镰仓物语》并非一众发行商的竞争目标 - 无人估算得到观众喜爱电影的美丽实景与故事桥段,结果以低价买入发行权的代理赚大钱。《尸杀片场》大收七百万港元,《我老婆日日都扮死》票房超过六百万港元,亦是外在因素影响所致。敢以低价买片,及后赚取丰厚回报的朋友,都算交足功课吧。

总而言之,发行电影考验能力与运气,其结果的发展更是比炒股票更难预测。看似很风光的电影买手和宣传工作人员,需要承受极大风险和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