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动的媒体时代,更要从基本的《编辑七力》做起──专访资深媒体

变动的媒体时代,更要从基本的《编辑七力》做起──专访资深媒体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为狄更斯《双城记》拉开序幕的这句名言,总是能精準而犀利的成为许多人所处时刻与处境的注解,对资深编辑、《编辑七力》作者康文炳来说,这句话拿来形容他所处的媒体大环境,也十分贴切。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祝福……就是因为现在混乱,没有规则可循,所以大家才有机会去尝试。你当然要付出一点摸索、辛苦、迷茫的代价,但是总不能等规则被建立、赢者脱颖而出,甚至市场已经被寡断了,已经有迹可循了,又开始抱怨机会好像都被占走了。往好的方面来看,这就是这时代要好好去迎战的新转折…在编辑行业上我觉得反而是一个幸运,对新世代是一个幸运……。」

面对转折,康文炳有其一套独特的对应之道,「也许我是个历史主义者,我喜欢回望。很多事、很多时刻,我们必须回望,才能晓得我们此刻来到这里的原由…」。

拥有 30 多年记者、编辑经验的他,时常透过回顾自己的工作笔记,来校正各阶段的职涯定位;当 50 岁关卡来临时,康文炳更仔细地,将这些笔记进行系统性整理,甚至自己掏腰包影印给朋友参考。随着笔记渐渐在网络里流传开来,也引起了出版社的注意,《编辑七力》一书,于是诞生。

在这个网路世代,我们到底为何还需要一本纸媒体编辑的书?或是,这本书又如何能为现今的媒体乱象带来解方?这或许是大多数人初次看到《编辑七力》时,心里跳出来的一个大问号,但是这对康文炳来说,却丝毫不是问题。

在他来看,媒体的衰落,根本不能全然归因于网路或阅读行为改变所带来的挑战,而是导因于人力养成与编辑专业的弱化,换句话说,这本书,也可说是一本回应产业变化的编辑教战手册。

康文炳认为,无论是实体、虚拟、纸媒或网路,作为媒体最根本的编辑基本功,其实从未改变:「不管是传统的编辑人或是数位的编辑人,我们共同的基础都是编辑人,编辑就是你的基本功……,当你没有基本功的时候,数位时代一来,你做的东西一样是不合格。所以我觉得,媒体行业的冲击可能不是在载具、媒体性质的转变,而是人力的凋零!」

他进一步说明,过去媒体的专业,很大一部份都是由「做中学」,并靠着师徒制来细密传承;新手记者刚入行,会有一段时间来「暖身」,并由资深前辈手把手指导,再加上当年中时、联合两大报系壁垒分明,人才极少流动,也让报社更愿意投资在媒体新手的培养。

然而,八〇年代末期报禁开放,却间接伤害了这样的人才培养机制。一夕之间出现的人力缺口,让菜鸟只能硬着头皮上战场,而其后频繁的挖角,也让媒体失去了培养新人的动力……。

人才培育失灵,媒体的一路向下,也就成了必然的桥段。

「基本上这个行业是从做中学…当你走到某个位置,回头看起来,才知道原来是怎幺回事…才知道如果有一本书、一个人跟你讲这行业的大结构,或给你一个比较全观的描绘,我觉得对工作者是很有帮助的。」

回首过往,康文炳也发觉自己在编辑专业上的成长,主要来自两个阶段:一是因为《明日报》收摊被转至《壹週刊》,其二则是参与《数位时代》杂誌的改版。《壹週刊》的编辑、採访合一制,让他可以完整参与内容的产製流程,改版的经验则是让他可以从媒体与内容的定位出发,根本性地重新思考「编辑七力」的各个面向,此外,这也是他深刻感受到「成长性工作团队」可以带给工作者的刺激。

康文炳回忆,那时的自己,只要遇到与团队讨论出现知识落差时,就会回头去找书读,也开始体认到媒体经营不能完全靠「经验值」或直觉,诸如「我觉得这个图怪怪的、这个标题不好」等等的泛论,并不能带来有效率的沟通。

「经验要被制式化,这本书要扮演的就是这个角色,我希望建立一些编辑的共同架构跟语言…大部分的人都累积了或多或少的经验,但是经验都没有被系统化,这(本书)可以是两边的桥樑,至少是管道之一。」他说。

不过,即使现在的媒体面临了诸多环境的不友善,康文炳仍然对未来的发展,有着乐观的期待,而他认为有机会推动媒体改变的,就是新一代媒体人的热情。

「编辑有两个主要的本质,这两个本质谁都很难逃脱得了,一个就是你为五斗米工作,一个就是你为理想而工作。」

康文炳观察,与自己同辈的媒体工作者,为「五斗米」工作的成分还是较高,时间一久就容易压缩自己,甚至遗忘自己的热情;而年轻一辈的媒体工作者,却不是这样:「他们更清楚自己要做什幺,而不会太在意金钱,在这个情况下,他们会勇于创刊,」这也同时可以解释近年来小众媒体勃发的现象。

虽然许多小众媒体目前还会有过于强调视觉或编辑较为粗糙的问题,但假以时日,在热情的催化下,他们极有可能带来媒体生态的不同光景。

「我们这世代比较刻谨,所以我们会一步一步去学,但是因为我们缺乏热情,我们可以认真做到八十分,但是我们永远在组织里面,我认为剩下的二十分是热情…,也许他们(年轻媒体人)会更需要编辑七力。他们的视觉风格很强,这个能力不该被压抑,而是其他的能力要再提升,他们需要热情跟技术的平衡。」

热情与技术平衡之时,或许也就会是媒体从谷底翻身的时刻了。

《编辑七力》,立刻前往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