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孝全:「我会照顾我喜欢的人,但是没办法时时刻刻….」

林青霞说他是戏里的一颗钻石,我说他是来自风中的旅人,经过时,让夜也变得不羁。从《女朋友。男朋友》到《念念》,张孝全似乎成了艺文小生,但他不在意别人眼中的他,「演戏是我喜欢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快乐就好。」

张孝全:「我会照顾我喜欢的人,但是没办法时时刻刻….」

单行道不回头

18岁,他在捷运站被导演易智言发掘,本来要演《蓝色大门》里面陈柏霖的角色,后来角色不是他,但张孝全就此走上了表演的单行道,没再回头过,「现在要我去想,如果自己不当演员要当什幺,我想不到了,因为我都没做过那些职业。」他说。

或许是因为外型的野性使然,有一段时间张孝全总是演浪子居多,他本人也带点桀敖不驯的感觉,但那反而呼应他本质上的纯粹,也或许是因为出道的早,张孝全身上还留有一种大男孩的气息,儘管是慢熟的人,随着话题逐渐深入,张孝全并不介意分享自己如何诠释别人的人生这趟旅程,「过去的这一年来,我改变了工作的习惯,一部戏拍完接着一部,我以前通常拍完一部戏就会休息一阵子,近来有时候也在想,也许一年只拍一部就够了。」正因为这一两年接续着拍戏,从去年底开始他一连有几部电影即将陆续上映,作品量一下子大了起来,张孝全认为其实这样的状态或许也未必是最好状态,「因为都没有中断,所以可能对于演戏这件事情没办法那幺地投入,我也不太会去形容这种感觉,只觉得也许在两部作品之间还是应该要休息一段时间比较好。」

他喜欢演戏,也说其实作为「张孝全」本人不去被角色影响是很难的,并且承认,当演员一旦接了一个角色,无论上戏、下戏,那个角色就是多多少少的都会跟着自己,而他习惯了,也没那幺多的抗拒,「我演过很多不同职业的角色,而看护和消防员对我来说都印象很深刻,满有趣的。」

张孝全:「我会照顾我喜欢的人,但是没办法时时刻刻….」

交错的思念里

因为张艾嘉的新作《念念》上映在即,我们才和张孝全有了採访的机会。儘管距离《念念》杀青已有一年多时间,这中间张孝全早已又接演了几个作品,但他谈起《念念》里所饰演的拳击手阿翔还是有很多的感受 。

外界说张艾嘉给予张孝全在演出上极大的自由,对此张孝全表示并不全然,「导演的信任其实也给我另一种压力,我知道我必须要更去自我督导、更小心,而且其实张姊也还是会和我讨论,并不是完全地交给我自由演出。」《念念》讲述三个年轻人交错在一起的故事,各自有他们对于思念、一念之差、念念不忘的追寻与挣扎,张孝全饰演的阿翔这个角色很想打拳、冀望让早失联的父亲看到他的认真、但是无论再努力却都好像抵达不了梦想的彼端,其实是有点沉重的角色,张孝全的表现成熟自然、领人入戏;而在剧里除了有张孝全对父亲的思念,也有爱情线,梁洛施饰演阿翔女友,两人在剧里的个性都比较冷静,却反而将一对交往多时情侣的那种平淡又热情的互动刻划入骨,「他们两个都冷冷的,但碰在一起就像两把火。」多年来,总是打不进决赛,梁洛施想劝阿翔放弃,但阿翔听不进去,面对角色传递出来的特质,张孝全不讳言阿翔这个角色很真实,「人性都是自私的,阿翔这个角色或许是有他自私的地方,因为他真的很想把握那可能是他拳击生涯中最后的一次机会,所以我懂那种纠结。」

谈起电影,张孝全亦特别提及了一场他和王识贤的对手戏,王识贤是从小训练他的教练,亦师亦父,「那场戏情绪很重,我很早就开始準备,也很紧张,就在我要爆发的那一个当下,张姊突然喊停,我当下只觉得为什幺要停?我都準备好了,但是其实停下来是必须的。」表演回应故事,回应人生,有很多抽象的思维无法言语,「张姊只是要我去停下来,不要框住自己,像她要我想想小阿翔的倔强。」

看似成熟,但他内心还是有那害羞、腼腆的特质,唯有面对表演的时候,张孝全很清楚这是自己乐在其中的事,从《泪王子》、《女朋友。男朋友》、《被偷走的那五年》到《念念》,张孝全并不在意别人怎幺看他,表演者是他,他知道他已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阅读者是你我,张孝全说每个人都拥有开放解读他演出的权利。作为一个男人,他可以只有一种魅力,但是作为一个演员,他必须要拥有的魅力就多了,张孝全属于天生演员,不算多话,却总是能在戏里确实诠释那百转千折的男人的样子,他也坦言:「电影是我的生活。」

张孝全:「我会照顾我喜欢的人,但是没办法时时刻刻….」

深情的不驯

他从不觉得自己性感,事实上,他觉得去回答自己是否性感很奇怪,脸上同时涌上淡淡羞涩,「别人怎幺看我,我无所谓。」

张孝全是有自信的男人但他不怎幺自恋,他可以偶尔为宣传拍照但他不自拍,似乎与生俱来就有一种孤独深沉的特质,这特质容易带领人走入一个男人变身为表演者的时刻,但张孝全也不是那幺地寂寞,他的生活很健康,他享受爱情、爱冲浪、爱跑步,有一段时间他迷上夜骑,除了演员的工作,张孝全也很享受活在生活里面,身为LAB SERIES雅男士代言人,热爱运动的张孝全肤质确实很好,他笑说自己现在会做简单的保养,但也坦言以前年纪轻一些,连保养都不需要,「其实我觉得运动就是最好的保养,像我以前皮肤更好,什幺都不用擦,年纪大了一点,体力、脸色,什幺还是有差,所以还是需要保养、维持,年轻时可以几天熬夜不睡觉,精神照样很好,现在只要前一天熬夜,隔天每个人都知道我熬夜了。」原来帅气如他也会有一些时间经过的感触,虽然他只是这幺轻描淡写笑道,也没在害怕岁月扑面而来。

面对爱情,张孝全自认自己是浪漫的人,「我想我的浪漫是在体贴上面,我满会照顾我喜欢的人,我会尽量体贴,但是没办法时时刻刻就是了。」时常诠释情感专一的男人,他是需要爱情的人,他双眼里的深情也总跟着他走进角色里面,我相信正是这样的深情,让许多导演爱上他这个演员。还想演什幺?好朋友杨祐宁曾说他和张孝全一起在偶像剧里出道,经过10多年,两人都成熟了,希望一起挑战《顶尖对决》这类作品,张孝全笑着说:「好啊,如果是和祐祐一起的话,那我要演坏人。」为什幺想诠释坏人的角色呢?他说虽然演过不少角色,也多少演过一些使坏的角色,不过似乎没有真的演过极坏的反派角色,所以内心颇为跃跃欲试,那幺多坏男人的角色种类,是否也愿意尝试花心大萝蔔?张孝全先略带孩子气的说:「我说的不是这种坏。」但随即又体贴说:「好啦,也是可以,我愿意。」他虽然生性狂放、不好捉摸,骨子里其实亲切温柔。

演员都在别人的小说里面写自己的剧本,他握有一把钥匙,想要进去就进去,作为一名演员,张孝全越来越成熟,他走在无法回头的单行道,如果只能往前,也是一种专属于浪子的傲气与自信。

张孝全:「我会照顾我喜欢的人,但是没办法时时刻刻….」

张孝全

1983年出生。电视剧、电影演员。2012年以电影《女朋友。男朋友》获得第台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并获第49届金马奖提名。2013年,张孝全与白百何主演的电影《被偷走的那五年》创下票房佳绩,新作《念念》即将上映。                 

电影是我的生活,我知道我在做我想做的事情,而且乐在其中,剩下来关于观众对「张孝全」的看法,我不介入,开放大家解读。

衍伸阅读:

张孝全:喜欢就去做,既然要做,就好好做

【姊妹淘专属】他们都是同志天菜 但女人也好爱

【娱乐报马仔】三角关係?张孝全过夜万茜 左搂陈匡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