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祝语无法取代 贺卡在手暖上心头

虚拟祝语无法取代 贺卡在手暖上心头
报道:魏美琪 摄影:萧富元

虚拟祝语无法取代 贺卡在手暖上心头

猴年的贺年卡相当受落。

小小贺卡,传达友谊,而你,究竟有多久没有寄贺年卡予亲朋戚友?

资讯科技发达,通讯简便,随手就可以向各地的亲友献上祝贺与祝福,但是贺年片 ,并没有完全被尖端科技取代,还是有人会寄贺年片给亲友,让亲友实质的一卡在手,感受与虚拟的短讯、彩讯或视频大不同。 

不过,无可否认的是,科技的发达,既让人加强联系,也让人的距离拉远,而一些传统文化也日渐式微,慢慢地被科技取代。

贺年卡款式不多

本报访问书店及市民,发现寄贺年卡的传统文化已逐年式微,导致厂家出产的款式也不多,除了一些传统的商家、律师楼或社团组织,个人寄出贺年卡少之又少,多数都是老一辈,或是学生赠送予老师贺年卡,恭贺新禧。

其实,贺年卡除了带出祝福,之后也可张贴或挂在住家公司,增添新春气息;有者则把贺年卡制成灯笼或门帘,令住家或公司喜气洋洋。

虚拟祝语无法取代 贺卡在手暖上心头

马来西亚诗词研究总会前任会长林国安每年寄回本身题字的贺年卡予林源瑞,别有一番新意。

亲笔题字传心意

马六甲孔教会主席·林源瑞(89岁)

我每年都会为贺年卡亲笔题字,印刷后才寄出,献上祝福予亲朋戚友,传达心意。

我所题的字句都是带有含义,传达儒家思想或激励人们的字句,希望带出警惕或其他意思。

以前的科技不发达,无从传递信息,新年只能通过贺年卡传达心意,但是如今科技太方便,寄贺年卡的文化已经大幅度减少。

长居外国的人以电邮等方式联系,若收到来自家乡的贺年卡,那份心情绝对笔墨难以形容。

虽然远居在外的人士可以通过互联网等科技传递信息,或网络会面,但是本地仍需要继续传承及贺年卡的文化,否则传统文化日渐式微,久而久之,下一代也不会体会收到贺年卡的那份喜悦,传统习俗也会逐渐没落。

购买者多为公司

文艺文具企业负责人·李彩贤

贺年卡销量每年都在减少,多数购买者为会馆、团体及公司,其中以律师楼及保险公司为主,一些礼篮公司也会购买贴在礼篮上。

很多公司因为要降低成本,省去寄贺年卡。

个人方面,很多年轻人都习惯用电邮、Whatsapp等方式寄出祝福语,但是贺年卡还是有一定的市场,多数顾客为老一辈。

猴年贺卡特别好卖

如今贺年卡的价格也不便宜,一张都要2令吉80仙至3令吉90仙,再加上邮费,费用也不少。

猴年贺年卡特别好卖,获得顾客的青睐,至于比较特别的是剪纸的猴年贺卡,价格则较昂贵。

一些顾客在12月份开始购买贺年卡,寄出予亲友或客户,献上新年祝福。

由于销量减少,厂家印刷的款式和以前相比也减少,因此选择性也不比往年般多。

一般上收到的贺年卡都会贴在店内当布置,两年前也有顾客赠送贺卡制成的灯笼,简单又大方。

款式不多销量减

书虫书局负责人·麦志坚

由于贺年卡的销量不多,今年的进货量也减少60至70%,款式也大减,因此新一代多数用短讯或Whatsapp等方式传递新年贺语。

况且寄出贺年卡也不便宜,还需要花心思选购、买邮票及邮寄,因此一些人宁愿利用新科技传达祝福语。

以前收到贺年卡的心情,与如今收到短讯等转发的贺词大为不同,但是近年来收到的贺年卡也越来越少,以往可以收到上百张,如今收到10张就偷笑。

我店内的顾客主要是一些学生购买贺年卡送给老师,祝贺师长新年快乐!

虚拟祝语无法取代 贺卡在手暖上心头

尽管农历新年将至,民众寄出的贺年卡却逐年递减。

联系友谊最珍贵

市民·莫娇雁

80后的我们,不是每个家庭都有能力让孩子拥有科技用品,例如电话或一台电脑或在家安装无限上网,让朋友能够无时无刻联系,因此只有在佳节或过年才会买贺年卡寄给朋友,是一份心意,也是一份祝福,以延续那份友情。

求学时期互送贺卡

还记得以前求学时期,每逢年关将近,同班同学都会兴致勃勃地购买各类设计别致的贺年卡送朋友,而且也特爱数一数到底今年收到多少张的祝福。因当时的想法是收到越多,代表记得你的朋友越多,受欢迎的程度也比较高。

可是随着时代的变迁,科技的进步,手机短信、电子卡及Whatsapp等应用程式慢慢取代了这种传统的联系情谊方式。

大家也不想再花费时间去写贺年卡给对方,都只用电话传送祝福。而在大多数的华人企业公司,则用e-贺年卡给其它公司伙伴或顾客,献上祝福。只有少数比较传统的公司,还是会坚持使用手写贺年卡寄出去。

传承文化不可失

市民·李春源

自从出来社会工作后,已经好多年没寄贺年卡给亲朋戚友了,因为当时流行用电邮发送电子卡,还有一些有趣彩信(MMS),直到现在已经潮流用智慧型手机发送彩色动画祝贺短讯。

如此方式,不但可以发送到全世界各个角落,而且通过互联网取得免费服务,又可达到环保效果。

但是公司方面,每年还是会寄贺年卡给顾客来表示谢意及祝贺。

其实,收到贺年卡可以让人意识到华人农历新年的到来,小小一张贺卡传递大大的情意,可以将你的祝福语写进贺年卡里,寄给你的家人,朋友甚至爱人。

鼓励寄送贺年卡

由于现在一张普通的贺年卡需2令吉50仙以上,再加上邮费60仙,量少还可以负担得起,量多的话也是一笔费用,所以渐渐地寄送贺年卡的温情也逐渐减少了。

若是经济许可,我还是鼓励大家以寄送贺年卡的方式,传承中华文化的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