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活活整死的年轻生命…从一通通求救电话谈起

被活活整死的年轻生命…从一通通求救电话谈起

回役兵遭惩罚过当凌虐致死案

时间:2002 年 4 月 3 日
地点:宜兰明德辅训班(注)
事件:义务役男遭惩罚过当凌虐致死案

年轻生命逝去

4 月 3 日傍晚,包含方绪在内的志明、阿翔、志豪等四人均遭到禁闭处分,处分期间依法仍必须按表操课,但 4 人在禁闭室内或坐或站、态度闲散,不听从指令且故意大喊叫嚣集体拒绝操课。

「国防部高等军事法院检察署军事检察官起诉书」记载:

明德训练班上校班主任吴建宏令宪兵排官兵(即禁闭室戒护人员)共 6 人,分别将方绪、志明两人以头戴钢盔、胶盔,双手锁繫在隔离室内墙之吊环并锁上脚镣,背对背成「大」字型站立。阿翔、志豪则头戴钢盔、并将双手铐在禁闭室铁门外面对面站立。

此时,4 人腰间以 S 腰带各繫上一袋重达 11 公斤的沙包,主任又命令在场戒护宪兵「没有我的命令不可以解开,就算大、小便也一样,谁吵谁闹的话,每人身上再加一个沙包,嘴巴里再塞块布,如果再吵就泼水。」

「刚绑上去的时还没有感觉到什幺压力,但过了一个小时就明显觉得身体无法负荷了。」受惩罚的阿翔这幺回忆着。

期间主任曾到禁闭室查看,发现方绪情绪不稳大肆叫嚣,同时哀求哭嚎「主任,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是不操课,而是班长不让我操课」。

不过主任非但不加以理会,反而命令戒护宪兵再加一袋沙包挂在背后,并用纱布及胶带摀住嘴巴。凌晨1点多,明德班中校政战陈姓处长前来巡视,在获得禁闭生愿意操课的承诺后,才将所有器具卸下;但志明这时却情绪失控,大声嚷着说很想自杀,于是处长又命令戒护兵将志明吊回隔离室墙上……。

4 月 4 日清晨 5 点 50 分左右,吴建宏主任发现禁闭生全都卸下处罚器具怒不可遏,又令戒护兵将方绪、志明施以手铐、脚镣,腰间外挂两袋沙包,铐于隔离室内墙上;阿翔、志豪则腰间挂两袋沙包,双手铐在禁闭室铁门外罚站。

此时,方绪心有不服、大声喧闹辱骂,吴主任遂令戒护人员在方绪胸前再加挂一袋沙包,以纱布、胶带封住嘴巴;直到中午11点多,方绪终于体力透支休克,经医官急救无效,紧急送往礁溪杏和医院,再转罗东博爱医院抢救,仍然于 13 点 30 分宣告不治。

过度的不当管教

法医相验后鉴定报告认定「被害人因凌虐致其过度用力而衰竭不治死亡」。

「被害人身体状况因前一晚受体罚近 7 小时已不堪负荷,吴建宏主任于翌日却仍加重处罚,致方绪身负约 33 公斤的沙包,嘴贴纱布罚站近 3 小时。」─「国防部高等军事法院检察署军事检察官起诉书」

全案经调查后,被国防部高等军事法院检察署军事检察官提起公诉,军检认定明德班主任吴建宏有「持续凌虐之犯意」,遂依《陆海空军刑法》「长官凌虐部属致人于死」、「长官凌虐部属」两罪论处;高等军事法院也据此做出「长官凌虐部属致人于死」的判决。

长期茹素、修习佛法的吴建宏,在亲友的眼中就是位温文儒雅的职业军人,认识他的人都无法将他与「凌虐致死案」产生连结。高等军事法院做出判决后,吴建宏自忖原本只是想藉由教化方式导正禁闭生的行为,没想到现在却得独自面对「长官凌虐部属致人于死」的军法审判。收到判决书后,吴建宏感到有苦难言、有冤难伸,于是自己撰写一份「判决书与事实真相相左事项整理」,计画在日后提请上诉、抗辩。而这件事,同样找上黄妈妈帮忙。

当时静静看完 10 页的「判决书与事实真相相左事项整理」,黄妈妈长长的沉默后,感慨地说:如果吴建宏早点将方绪移送「军法处置」,也不致于活生生弄死一个兵。

错失救治先机

另外,调查发现:案件发生当天上午 11 时 20 分,戒护班士兵发现方绪逐渐陷入休克,几度向医官及战情回报,但是医官不是不到场,就是到场后也只问:请示主任了没?戒护回答「没有」,就走人了。也因为主任下令不得任意对四人鬆绑,因此没人敢私自动作。至于,战情官不在战情位置、擅离职守的结果便错失及时发现的机会,否则透过监视器也能有效监视禁闭室的状况。

吴建宏主任同样在上诉军法状中指称:宪兵当日执行体罚时,轮值战情官却擅离职守;戒护士曾以电话两度紧急回报战情官遭拘禁方绪的状况,但都找不到战情官,医官误判方绪体能状况也是造成用力过度致死的原因。

战情官在返回岗位后还向旁人称「有学生瘫在那里」,但没有立即向主官回报,错失对濒死禁闭员「发现异状、及时救治」的先机。

经高等军事法院审判,受命执行禁锢戒护宪兵叶姓中尉排长、其他五名戒护宪兵,
以及军医官等人均获判无罪定谳;至于周姓战情官在自白书中坦承有所疏失,最后也以获判无罪,仅遭到行政处分;明德班政战陈姓中校处长则被判处 4 年有期徒刑,缓刑两年。

2006 年 10 月 20 日,最高法院驳回吴建宏主任的上诉,仍依《陆海空军刑法》「长官凌虐部属致死罪」,判处 7 年 2 个月有期徒刑。

过去,军中顽劣份子被送往明德班后遭凌虐的事件时有所闻,甚至有人会说:只要被送进明德班,肯定「有去无回」。回忆起挺拔壮硕的大男孩方绪遭到极不人道的凌虐经过,黄妈妈难掩内心激动,几乎是流着泪把故事说完……。

「谁都没想到好端端的一个男孩子,因为班主任教化的方式太过严厉,竟然活活被折磨死了;我希望军方以后遇到这样的情况,依法直接送办就好,千万不要再以任何理由动用私刑。」

全文摘自《21 通电话:阿兵哥的深夜求救》一书

新书分享会:

11/3(六)下午 2 点 30 花莲政大书城(花莲县中山路 547-2 号)11/7(三)晚上 7 点 30 台北左转有书x慕哲咖啡(台北市绍兴北街 3 号)12/8(六)下午 3 点 高雄政大书城(高雄市光华一路 148-83 号)12/8(六)晚上 7 点 台南政大书城(台南市西门路二段 120 号)

《少了一个之后─孤军》纪录片特映会:

11/17(六)14:00 台中站前秀泰影城11/18(日)14:00 台南国立台湾文学馆被活活整死的年轻生命…从一通通求救电话谈起21通电话:阿兵哥的深夜求救
    作者:陈碧娥、李儒林出版社:玉山社出版日期:2018/10/25博客来购书诚品网路书店购书金石堂网路书店购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