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父亲应该参与育儿过程,男人的育婴假除了实践性别平等,也在解放这群爸爸们。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育婴假是男女平等的权利之钥,5 月是母亲节,但我们也邀请了 12 位男性,包括 Twitter 总经理、脸书法国区副总裁等人一起分享,他们愿意将较多的时间花在孩子身上,并全心投入父亲角色中。而这样的育婴的男性角色,在关係中确实可行吗?

马克.欧利维耶.佛吉耶尔(Marc-Olivier Fogiel)

RTL Soir 广播主持人,2 个小孩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我的第一个小孩 Mila 出生时,我暂停工作八个月。我参与了她前四个阶段的重要发展。到了我的第二个小孩 Lily,我只有休假三个星期。因此有些事情我错过了,只能透过别人告诉我,这件事情令人沮丧。在我担任公司主管时,儘管我认为母亲休产假是正常的,但我认为对父亲来说有点多余。然而经历过二个小孩的诞生,我回想我过去的想法是愚蠢的。

我希望能有第三次机会,暂停工做的时间将会比我第二个小孩长。

贝托.温特(Pedro Winter)

作曲人、製作人,1 个小孩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我休了一段时间的陪产假,这是迎接 Deva 的关键时刻。这是一段疯狂的发现时光。我们的生活一切都围绕着新生儿,让人有点忘了自己,这是陪产假的幸福光景,因为小孩的诞生让生活跟以前不同。让人与工作有所划分,跳开如常的生活节奏进入新生活,共同建立起父母与小孩三人快乐的生活节奏。但是父亲的角色并不是在六个月后停止。我有说到生活节奏,这也是这个活动所要传达出去的讯息。有一种音乐让人学会快乐的生活,并让担心这一刻来临的父母感到放心。

卡米尔.曼奴(Kamel Mennour)

画廊业者,5 个小孩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小孩出生时,我会利用这个时机休几天假,享受这一刻。我经营画廊,当我在法国或到其他国家差旅时,我经常会带着孩子们跟我一起拜访艺术家或去参观展览。我将襁褓中的小婴儿背在怀中,让孩子与父亲之间产生身体接触的存在感。我是父亲同时也是母亲。我参与他们母亲怀孕期间与宝宝初步接触沟通所进行的 Haptonomie 课程,我参与分娩过程,亲自剪断脐带。陪产假帮助父亲进入到未来的角色。我对孩子的一切相当敏感而且从他们身上获得啓发。我今天抱着我最小的孩子 Milo,仍深受感动并冲击着我。

戴米恩.维艾儿(Damien Viel)

法国 Twitter 总经理,3 个小孩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我有 3 个小孩,我为每个孩子留下可容许的假期,或者公订的 11 天。我认为时间太短并对此感到后悔,因为孩子的诞生是一个重要事件,非职业生涯足以取代。我妈妈跟我太太的妈妈都会来帮忙,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当我放假时,我会全心照顾小孩,让我太太晚上能够好好睡一觉。我餵奶,将其他的孩子们兜在一起,因为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明显的家庭变化。在 Twitter 公司内部,员工不分性别都享有 20 週的带薪育婴假,其中也包括领养的小孩。这关乎男女平等的问题。

Laurent SOLLY

脸书法国与南欧地区副总裁,四个孩子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以前的我,在男性育婴假的制度尚未实行前,我就像所有的父亲一样,仅参与了孩子出生的时刻,太太生产完后几个小时,我人已在办公室了。在男性育婴假制度上路后的初期,我觉得有意思,好奇会发生什幺样的情况。我发现当爸爸们方完育婴假回到工作岗位上时,这段假期对于男性,家庭以及在工作上所产生的正面效益,而这一切都是以前我所错过的。目前,在脸书,男性享有与女性相同的四个月的育婴假福利,我们并提供每位出生孩子 2250 欧元的津贴。对于脸书来说,我们相当重视在职场与个人生活之间如何取得平衡。

Karim Rissouli

记者、法国 France 5 电视台 《C Politique》节目主持人,两个孩子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我的儿子 Malin 出生时,我请了十一天的育婴假,不过在我女儿 Inaya 出生后两天,我就回到电视台工作了,我并不以此为傲。男性育婴假不仅能让爸爸与宝宝产生特别连结,同时能减轻刚经历生产、辛苦的妈妈的压力。男性若是无法放育婴假,本质上代表着两性在家庭上与职场上的不平等。在我儿子之后,很自然地就是照顾我的女儿。我认为一旦强制规定性享有一个月的育婴假,雇主老闆们自然会开始思考,产生疑问,为何以往女性生孩子请产假,会失去工作,会受到处罚,反观男性完全没事。施行男性育婴假政策的确是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

Régis JAUFFREY

作家,两个小孩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我没有育婴假,因为我是在家里工作。记忆中,孩子降临在这世界刚开始的那几天,彷彿是自己与来自更深层,遥远、陌生的自我相处。那是一段充满魔力、难以名状,神奇的时光,将我们与外面弱肉强食的竞争世界区隔开来。我百分百支持男性申请育婴假,但就像给薪休假的制度落实,同样历经很久时间才得以真正的普及化。我认为男性育婴假的规定,不论对于未来、孩子、双亲还是整个社会,绝对是一项值得投资的社会成本。

Albin de la SIMONE

歌手、音乐家,一个小孩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我的工作是举办演唱会,到处表演,并没有法定的休假日。但是我完全支持男性放育婴假。我希望所有的爸爸都能像我一样,能有多一点时间陪伴孩子。我从孩子出生后就照顾她,泡牛奶、餵奶、换尿布样样都行。有些父亲与孩子的关係生疏有距离,需要费很大工夫才能建立情感,我完全没这方面的问题。我永远记得第一次帮女儿 Alice 洗澡的时刻,那幺小的婴儿躺在浴缸里,还要帮她清洁脐带,实在是太神奇了!然后,尿布的选择超多,是要讲求环保的 ?还是选择自然有机材质的呢? 你会发现自己不断地面对许多新的状况。

Julian BUGIER

记者、法国 France 2 电视节目主持人,两个孩子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我的儿子 Lucien 出生时我放了十一天的法定育婴假,但是当女儿 Gabrielle 出生时我却没有,没能让孩子的妈多点时间休息,对于这一点我感到懊悔。当时我主持的节目在晚上八点的黄金时段,再加上我同时也有节目在 Europe 1 电视台。我经常在半夜里起床餵宝宝喝奶,我可是餵婴儿喝奶的高手喔 !帮宝宝换尿布,为孩子準备餐食,把所有食物打成泥状,做这些事,我是驾轻就熟,也很享受,因为我认为那属于生命的过程。我完全支持男性拥有育婴假的权益,我认为这是两性迈向真正全面平等的关键,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方向。法国在这方面大幅落后其他国家,身为男性的我们,是时候该有所作为来改变扭转一切。

Jérôme DREYFUSS

设计师,一个孩子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我没有申请育婴假,我是设计师,我自己就是老闆,然而,很快地我理解到为了孩子,为了家庭生活,我需做抉择,必须有所割捨,所以我放弃了成衣设计。照顾自己的孩子,我认为是生命所需的。当年我一边设计,一边照顾儿子 Tal,他总是跟在我身边,那是很棒的时光。有好长一段时间,Tal 都喊我叫"Mapa"。

Oxmo Puccino

音乐家,一个小孩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我的艺术工作性质,让我可以有更多自由时间。有时,若我没有展览,我可以陪伴我的孩子 Khalya,帮她换尿布,看她玩耍,彼此相视,随着时间过去,时而让人目眩。但这也是一个男人变成父亲的历经过程,一个存在。而这是过去生活中所不存在的,它需要一点时间适应。我想做一个「进行式」的爸爸,我也依存着这样的职责。过去好几代人都曾碰到父亲角色的缺席,而我们正在迎头赶上破除这样的迷思,我看到很多身边的人在十年间变成父亲,育婴假也变得跟以前不同了。

Boris Vallaud

社会党议员,两个小孩

Twitter 总经理、脸书副总裁:男人请育婴假,是最棒性平

在我的两个孩子出生前后,我趁着太太怀孕时请了育婴假,并在育婴假的时候可以稍微照顾两个孩子的妈。成为父母亲,可以说是谦虚为怀的最佳试炼。我们可以读书学习,但是最终还是必须在现实中学习人生。

或许男人们会对自己的工作变得生疏,却也是朝着生活之必须更前进。

Text / 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Photo / 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