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精通》的奥义:学东西有没有更快、更好的方法?

作者:罗伯特.特维格

自助天助:自我训练的要义

人类是学习的动物—不学不行。每个世代都得学习大量事物,才有办法了解社会如何运作;长大后又必须快速学习新事物,才能够走过一生之中不免出现的变动。最后年纪大了,也一定得活到老学到老,让大脑维持基本功能。

微精通是最佳的学习策略,也是找出可以研究什幺事物的方法,对一生都必须学习的人类来说有众多好处。

大脑是可塑的:用进废退

我们向来被我们以为的大脑运作方式所囿。多年来,人们还以为大脑灰质的容量是终身固定的—雪上加霜的是,二十岁之后,多多少少会日渐退化。我们现在知道这种说法完全不正确,大脑神经在一生中会持续成长、改善。大脑可塑性最重要的研究者麦克.梅策尼希(Michael Merzenich)博士写道:

「用进废退」这几个字,实在太适合拿来形容大脑的可塑性。微精通显然与大脑息息相关,丰富多元,而且学起来很快,让我们有机会不断运用大脑,在一生中持续锻鍊脑筋。从演化的观点来看,充满微精通的生活比较「自然」,比较接近我们的猎人、採集者祖先所过的多元生活,不像现代人的生活处处受限,一切绕着电脑萤幕打转。

从大脑的连结方式来看,微精通显然可以带来演化方面的好处,高度专精反而有危险。前文提过,手部的局部肌肉张力不全,是古典吉他等音乐家特别容易碰上的困扰。大量使用身体的某一部分,例如手跟手指,而其他地方不动,会造成大脑重新连结,认为手指与手腕周围的区域无用。时间一长,由于「用进废退」,差异日渐放大,造成未使用的区域被关闭,就连弹吉他需要用到的部位,大脑都失去掌控,最终造成吉他手失去演奏能力。疗法是不能只用手指,得改用整只手臂弹奏,重建连结,慢慢让大脑重新出现平衡(也就是不过度专精)的身体神经「图像」。

海伯定律(Hebb’s law,神经元「一起发射,一起串连」)是基本的神经科学观察。如果你第一次去巴黎时,天上在下雨,这两件事会永远连在一起。不过,从更广的层面来看,经验愈多元,感官冲击也愈多元,大脑受到的影响跟着愈深、神经连结愈强,不仅可以帮助记忆,还能防止衰老。想了解痴呆症为何如此普遍的人士,一定会同意梅策尼希博士的看法(他的大脑训练公司专门治疗认知衰退的病患):因为我们让生活太过缺乏变化,太少用上各种感官,很容易就过着自动驾驶的生活。然而,那种日子过久了,基本认知能力不免退化。改变一下吧,让自己过起多元学习的生活,刺激一下大脑。

世上其实仅有三.四%的人是「天生的专家」,其他人则是因为外力不得不专做一件事,通常是出于经济考量。然而,企业界崇敬的「造雨人」(rainmaker),却是藉由跨界,把传统的点子应用在出乎意料的领域,发明出新产品,甚至创造新市场。那样的人才过着丰富多元的生活,除了自身认知能力获得提升,还得以过着美好的物质生活。用进废退,让大脑有事干吧。

记忆再见,谢谢你过去的帮忙

各位上一次努力背东西是什幺时候?自从4G手机问世,我们什幺都不必记,不过这也带来一点小麻烦:我们的长、短期记忆都衰退了。

像专家那样,只做一直在做的事,可以强化大脑原本的神经网络,但不会出现新连结,而且愈来愈少运用长、短期记忆。结论很简单,近日的科学研究也证实我们凭直觉就知道的事:记忆如果不用,就会衰退。举例来说,如果不曾造访新的地方,不必摸清东西南北,知道何处有哪些店家、想办法找到回旅馆的路,甚至是车子停在哪里,就会逐渐失去这样的基本能力。我们可以把记性想成一种能力。

记东西有好方法,也有坏方法。好消息是,我们可以靠几种方法辅助,例如记录精确的日记(可以附上照片)能够大幅改善回想能力,因为记忆主要是靠努力回想自己尝试回想的事。每件事都太熟悉时,我们只会匆匆一瞥,仅看轮廓—留下的印象很模糊。时间一长,熟悉感增加的结果,就是生活在朦胧的世界里,也因此,神经科学家与学习专家梅策尼希博士,永远会想办法换条路回家,每天留意新事物。此外,他还谈论自己看到的新事物,以加深记忆。然而,这样就够了吗?这种方法有点刻意,而且讽刺的是,我们只有在想起来的时候,才会使用记忆。史丹利.卡朗斯基(Stanley Karansky)医生九十岁时,提过自己是终生的自我教育者,不过他不曾浅尝辄止,每样新的兴趣都全力以赴,努力让自己成为每个新主题的专家。他接受诺曼.多吉(Norman Doidge)医生的访谈时表示:

基本上,卡朗斯基医生让自己微精通各种兴趣之后,再探索下一个新事物。这种强大的专注学习法,对他的健康很有益。儘管他一生两度心脏病发作,一次在六十五岁,一次在八十三岁,后来完全康复。他的父母没有这种学习的嗜好,很早就去世,母亲活到四十多岁,父亲则活到六十多岁。

现在的研究发现,失智症不仅跟「缺乏学习」有关,也与逐渐对环境感到「无聊」、愈来愈不用心有关。缺乏观察力会造成工作记忆衰退,也就是许多慢性认知障碍的第一期。我们光是允许自己学东西,愿意实验,像在玩一样接触新的技能,接受微精通的哲学,就永远不会无聊。

光是阅读还不够—运用一下多感官神经元

今日多数的知识靠文字传递,可以标準化,易于掌控。在从前的年代,学校美术课主要是让人微精通画画这件事,现在则必须阅读艺术理论,还得学会评论画作。

以评论、文字和书籍为本的学习模式,把其他模式当成缺乏效率的方法。基本的观看与观察,被视为不重要。但是微精通不一样,微精通比较符合大脑实际运作的方式。

科学家发现,感官并非各自独立,大脑中有丰富的多感官神经元,也就是同时记录声音、触感、气味,甚至是疼痛的脑细胞。心智其实高度相互连结,而不是各自独立。我们天生就该多才多艺,而且我们的感官除了相辅相成,还会促进彼此的功能。吃培根前,如果听见嘶嘶作响的声音,尝起来真的比较美味。

某些声音的感知,靠的是能感受到那些声音。研究显示,如果出现某个声响时,同时感受到一阵空气,我们更能辨识出那个声音—就算感受到那阵空气的地方是脚踝也一样。

许多感官紧紧交织,也难怪会出现「联觉」(synaesthesia,某个感官虽未直接受到刺激、但同样被触发),例如有的人听音乐时看到了颜色。

早期错误的大脑模型认为,每种感官各占一区,也因此联觉被当成不正常的现象,属于脑伤的一种—有脑伤的人,恰巧有时也会出现高度联觉,此一误解因此一直流传下来。不过,随着我们愈来愈了解多感官神经元,我们开始明白联觉不但不是微不足道的体验,还是体验的核心。

神经科学家目前认为,有所谓的「超刺激」效应(“super- stimulus” effect),也就是我们认真研究某件事时,同时运用各种感官所带来的心智协同作用。超刺激效应会在大脑中留下更深的连结,加快学习速度与效果,让人触类旁通。

由于微精通能找出运用一种以上感官的事,我们能因此更贴近大脑天生的运作方式,以更理想的途径运用大脑。

学东西,有没有更快、更好的方法?

我们平日要收信、寄简讯、看新闻与部落格,谁会有空学东西,而且还慢慢学?很多人嘴上说慢活很好,例如自己买菜、煮饭或旅游,但我们都知道,要躲开这个快速运转的世界有多难。或许唯一的避风港,就是让自己沉浸于学习新事物。

任何曾经感到教室的钟走很慢的人都知道,学习真的会改变我们对时间流逝的心理感受—我们觉得时间似乎慢了下来。就算觉得偶尔有机会「慢下来」很好,我们还是希望学东西立刻就有进展。梅策尼希博士证实,如果能专心学习,或是碰上出乎意料的新鲜事,我们学起来会很快。在这类情境下,刺激神经元成长的BDNF会流动,带来更强、更深、更好的连结。每次练习微精通时,都得高度专心,以符合促进学习的条件。同样重要的是,微精通提供了奖励和实验的可能性,让每一次的尝试都新鲜有趣,也加快了学习速度。此外,微精通有明确範围,可以观察别人怎幺做,因此同样能快速上手。

有个简单的道理千真万确:学东西最快的方法,就是看别人怎幺做。在网路问世、许多人分享影片与测验表现之前,西方的合气道远远落后日本。然而,现在练合气道的西方人,有的从未去过日本,看起来却像在当地受过训练。光是看别人怎幺做,就能弥补很多规则与教学无法提醒的事。再讲一遍先前提到的重点:学习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得知每一件事的相对重要性。看着别人做,就有办法从他人的表现与动作,过滤出每个元素的相对重要性。

仔细观看,提升微精通

有一次,我人在撒哈拉沙漠,车子差点出问题,幸好一个名叫萨伊德(Sayed)的年轻绿洲居民救了我一命。萨伊德不是专业技师,他只不过是望一眼我停着的车,就知道悬吊系统坏了。他没听见声响,也没看到车行驶的样子,我不信他说的话。直到亲自检查后,我才发现的确有异状,跟他说的一样,车身微微倾斜。萨伊德说自己小时候,每当夏天气温达摄氏四十至四十五度,他会钻进车底躲避豔阳。盯着无盖的引擎底部无数个小时后,他无师自通成为技师。「我每一样东西都熟得不得了,知道引擎如何连结到其他每一个部分。」萨伊德告诉我:「我藉着努力观看,学会了修车。」

然而,「努力观看」究竟是什幺意思?我建议用开阔的心胸去看,不试图解决任何事,不试图弄懂任何事,等着点子自己上门,也不把想法强加在自己观察的事物上。

十八世纪德国作家与哲学家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认为,我们从深度观察中学到的东西,跟採取一般的科学方法一样多:把东西拆开,留意组成元素。歌德认为,留意事物本身与环境(周遭万事万物)之间的关联,可以得到重要的洞见。

我认为关键在于不要急。我前往一个国家前,通常会在墙上挂地图。我不会仔细研究地图,只是和那幅地图生活在一起,不时瞄个一眼。这个简单的作法,就带给我各种旅行与书写旅行的点子。

长久以来,艺术家都认为「深入观看」是用心灵之眼捕捉事物精髓的方法。先前主持苏富比拍卖的作家布鲁斯.查特文(Bruce Chatwin)认为,把一项艺术品摆出来,一起生活,慢慢用自己所有的感官吸收它,包含眼睛、手、一切的一切,这幺做一段时间后,艺术品就会把自己所有的祕密告诉你。当你完全消化、融会贯通之后,就卖掉那件艺术品,再买一件。

微精通强迫我们接受有一定範围的活动,让我们深入观看。与其让注意力游蕩在旷野之中,集中视线好好地看,学习速度快过硬是把资讯填鸭进抗议的大脑中。

书籍介绍

《微精通:从小东西学起,快快学,开启人生乐趣的祕密通道》,大块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罗伯特.特维格
译者:许恬宁

「这个世界似乎逼着我们一辈子只能做一件事,其实不必那样。」

人们说,热情要专一:若想精通一件事,就得花上一万小时,全心全力只练习一件事。然而事实上,诺贝尔奖得主等全球最成功的人士,有空就学习各式各样的新事物,接触新活动。

不论是烤出完美舒芙蕾、画一扇门,还是升火,当我们挪出时间培养小小的专长,一切就此不同。我们将不再害怕学东西,可以找到更多发挥创意的机会,还让大脑更健康,幸福感加倍,以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知识。

从小事开始,再小也没关係,重点是踏出第一步──那一步就能带我们走向精通的康庄大道。

《微精通》的奥义:学东西有没有更快、更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