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云吞麺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力报》与「澳门原创小说协会」合办「拍案惊奇」农曆七月徵文比赛,逢周三刊登之优异作品。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我家搬到祐汉顺利楼二楼某单位,奇怪的事情就开始发生了。

某天晚上我下班回家,刚到家楼下,就已经听见我家嫂子在喝斥我的老父亲:「家里没有饭给你吃吗?你跑那幺远,就是为了吃一碗云吞麵,丢下孙子不管,看我怎幺收拾你!」我感觉事情不妙,急忙一个箭步冲上楼。我看到眼前的一幕比我想象中还要糟糕,只见将近八十岁的老父亲,正站在衣柜旁,他用左手捂着心口,右手扶住衣柜,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面目狰狞的嫂子正用手指着我的老父亲,不停地毒骂着。我看见母亲则坐在一张櫈子上偷偷垂泪。

我十分不满地对嫂子说:「嫂子,你怎幺变成这样了呢?我父亲这幺老了,连出去吃一碗云吞麵的自由都没有吗?他的冠心病又发作了,你还骂他,你还有没有良心?」嫂子没听进去,她瞪大眼睛,龇着牙骂人的表情在夜晚灯光下显得格外令人恐怖。

当晚的下半夜,我上洗手间,经过老父亲的房间,他的房门没有关。透过房间内微弱的夜光灯,可看见老父亲睡在了地上。

我以为他的冠心病发作时,身体太热标汗,睡在地上会凉爽一些。我把他叫醒了后,他告诉我,他是怎样睡在地上的已经没有记忆了。

于是,我把他扶上了床。突然一道白光一闪,有个人影从房门外飘过,我连忙屏息细听,听见嫂子那边房间有轻轻关灯的声音。我马上跑到嫂子房间门口,里面静悄悄。我怀疑是嫂子把老父亲抬到地上的,地上较潮湿,对老人家身体健康有严重威胁。

我转而又想,她一个女人是怎样把老父亲抬下来的呢?难道有同党?我大哥出远门还未回来。难道下半夜大哥回来了?不可能吧?这可是亲生儿子啊!我决定留在老父亲房间,查个究竟。我搬了两张长櫈,靠在老父亲床边,我就睡在两张櫈子上。我实在太累,竟然一觉睡到天亮了。

第二天晚上,我悄悄把这件事告诉老母亲,要求老母亲整个下半夜和我一起守着老父亲的房间。我父母分房睡觉已经有多年时间了。她答应了。

到了半夜十二时,我蹑手蹑脚来到嫂子房间外细心聆听,确定她已经睡觉了,然后和老母亲一起溜进老父亲的房间,虚掩着门。

我们躲在房间角落那张平时放杂物的木床上。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这时我和老母亲同时都听见厨房发出有人煮东西的声音,我们都以为嫂子肚子饿起床煮东西吃。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厨房煮东西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过。我走到厨房时,声音没有了,我回到老父亲房间时,厨房煮东西的声音又出现了。

我们坚持到第四个小时的时候,我发现老母亲睡着了,我也十分疲惫。我打了一个呵欠,感觉眼睛好像涂了浆糊,上下眼皮都粘在一起了。

我迷迷糊糊看见房间好像比刚才亮了很多,房门好像是被外面的风吹开了一些。我迷迷糊糊感觉我身旁有人在说话:「阿女,你怎幺让老妈睡地上了呢?」我睁开朦朦胧胧的眼睛,眼前的一幕把我整个人吓醒了,我看见老母亲睡在了地上,睡得十分香甜!老父亲站在她旁边一脸责备的表情。这到底是怎幺回事?我叫醒了老母亲后,她告诉我,她是怎样睡在地上已经没有了记忆。

到了第三晚,我在老父亲房间偷偷装了一个闭路镜头。半夜十二点,我躲进了老父亲房间。这时厨房传来煮东西的声音比前一晚提前了两个小时。我没有理会,安心睡觉了。

由于前一晚睡不好,这晚我双眼一合上就睡着了,而且一觉瞓到大天光。

闹钟把我吵醒了,我睡眼惺忪,擦亮眼睛一看,老父亲又睡在地上了。我把他扶上了床,甚幺话都没有说,十分有把握地跑回我的房间,反锁好房门,打开闭路设备。正当我準备坐端正看「戏」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快要发疯了,闭路设备里面甚幺图像都没有,只有漆黑的一片。

二零零七年刚过了春节,老父亲走了。老父亲的永别给了我沉痛的打击。我的精神世界很长时间处于一片灰暗。我终日萎糜不振,无心工作,天天在外游游蕩蕩。

有一天,我无所事事,游蕩到新马路议事亭前地、公务局新市北街路口的转弯空地,看见有几个老人围坐一张桌子正在下象棋。另外有个老人站在旁边正观看着,他头戴着一顶大草帽,身穿一件白色短袖格子上衣,没有扣钮,被风吹起时,衣角向上飘起来,隐约从半透明的上衣看到里面穿了一件白色短袖内衣,下穿一条啡色中裤,脚上穿着啡色凉鞋,背对着我。

一个非常熟悉的背影!这个背影与我生前的老父亲的背影的相似度是百分百的。我一边好奇地看着,一边走向这些老人群。眼看我和他们的距离愈来愈近,突然那个熟悉的背影快步走到议事亭前地十七号那间粥麵店,进去了。

我跟着也进去了,却找遍整间店子,都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背影。也许他是进去借用厕所的吧,我这样想着。正当我想走出去的时候,背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叫我。我转过身,原来是以前经常约我老父亲喝茶的那个陈伯。只见他一个人正坐在最角落的那张餐檯,餐檯上摆放着两个茶位,而且另外那个茶位有只碗里还装着吃剩的云吞麵,那个位子的櫈子上放着一顶大草帽。

陈伯热情地招呼我坐下,他拿起櫈子上的大草帽,对我说:「刚才我同你老豆饮茶,他遗忘了一顶草帽,你要不要帮他拿回去?」我张口结舌,被吓傻了,很久未能讲出一句话。

作者:青青

一碗云吞麺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