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欧洲遗产日,思索台湾的观光文化

从欧洲遗产日,思索台湾的观光文化

《欧洲遗产日》是法国重要的观光文化活动,从1984年由法国开启,欧盟亦于1991年起举办,每年时间不定,介于八月到十月,常是刚开学期间,家长也会带孩子们参与当作开学礼物。欧陆已有五十多国加入这活动,此时的博物馆、剧团、市政府、私人花园、历史遗址等,开放民众参观,除了古蹟建筑物,也有各地的语言遗产、工作室、音乐会、朗读会等活动。 

 那个週末,我见到许多年纪些有的法国人,想来是老马识途,手提一种极为轻便的折椅,或走或坐,听讲参观。今年我选择的活动,其一是一九八零年代建的波图夏朗区警政厅,参观它的建筑。午后,去圣十字博物馆参与了东方主义的油画解说,之后聆听了一场诗歌演唱会。第二天,我参观了一个需付费的彩绘玻璃博物馆,今年主题为新艺术(ArtNouveau),价钱合理,仅3欧元(约120台币),看艺术家製作米哈诺(Murano)吹玻璃,讲解中世纪的彩绘玻璃历史到二十世纪的新艺术。

从欧洲遗产日,思索台湾的观光文化

各种活动,不论静态动态,主办单位或志工都认真做好文化的传递工作。此间,没有多余的商业贩售行为。说真的,好喜欢这种只是为了让人,多一点了解在地文化的简单执着,一种「顶真」的态度,就只是这样。

 那日,一位沉美嗓音的男歌手,将我带领至三十年前人们传唱的音乐里,和钢琴手风琴手做了默契十足的演唱会。这样的演唱会就在我参观油画的解说活动后,地点在博物馆沙龙画之间。男歌手为这快要失传的诗歌唱了二十年,他用歌声分享此地的音乐遗产。他说:「嘿!多棒的活动,这是我喜欢的歌和语言,和你们一起分享!」,随即漾开了迷人的微笑。

负责开场的主持人说得真好:「文化遗产除了古蹟建筑物以外,其实也包括了语言歌曲,和我们在地的精神文化都是。」我所居住的波堤叶城(Poitiers),属于法国西部波图夏朗区的首府,这里曾经是法国旧时阿基坦地区的历史古都,西元732年于此抵御了阿拉伯的战争侵略,此区拥有天主教最早的欧洲修道院,亦为考古界重要的遗产地区。因着《欧洲遗产日》,使我越来越了解欧洲的文化生活。不免发出一声讚叹:「啊!原来...法国波图夏朗区也有自己的语言,和快失传的诗歌。」仍有一些用心的人继续保存它们,传唱下去。

从欧洲遗产日,思索台湾的观光文化

彼时,我见到年纪轻少,或老人家,推着婴孩车,提着椅子,或坐或站,安静自在聚在古老建筑里,自一九九一以后,仍继续留给欧洲的下一代,我也在《欧洲遗产日》里瞧见了许多人带孩子一起享受,别以为孩子们只喜欢去迪士尼,或电动乐园排队狂欢,我瞥见了孩子们打开了童稚的眼睛和耳朵,好奇安静地蹲坐一隅,享受《欧洲遗产日》。

那个週末,黄昏回程,我望着法国秋天斜斜的太阳,暖暖的舒适,我思索着台湾是否每年也将有这样免费开放民众参与的观光文化活动,可以名曰《台湾遗产日》? 其实,台湾和欧洲一样拥有美丽古老的文化遗产,只是我们似乎忘了要继续保存爱惜它们。

或许或许,不久以后,在台北或高雄不必急遽地都市更新,毁灭古老的记忆,上一代的旧址;我们可以在凤林见到完整保存的古意烟楼,或看到花莲县政府开始用心修缮《将军府》,这个自日本时代留下来的木造古蹟,而非只盖了大型铁皮屋,为县立古蹟遮风挡雨?而台东的衫原海岸可以依旧清净美丽,没有被财团硬盖了几栋欠缺美感的整排渡假屋?

或许或许,有一天人们将会放慢一点点急功逐利的脚步,少拆一些有历史气息的旧房子,少卖一些些长得都蛮像的名产商品,而大人们只是带孩子参观在地的文化遗址,聆听快失传的原住民语言,和孩子们一起享受简单舒缓的《台湾遗产日》,而就只是一年一年开始传递着台湾的美好文化,如此而已。

 如果,一年一年我们还记得,传唱着台湾的文化遗产 ~思啊~想啊~起。

抱一支老月琴  三两声不成调老歌手琴音犹在 独不见恆春的传奇落山风向海洋  感伤会消逝接续你的休止符 再唱一段思想起

 ◎赖西安先生所写的民歌「月琴」,纪念恆春民谣:陈达先生「思想起」。 

从欧洲遗产日,思索台湾的观光文化

 ◎欧洲遗产日的官方连结http://www.gouvernement.fr/gouvernement/les-journees-europeennes-du-patrimoine-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