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明星梦?60岁都未迟 银髮族登大银幕做主角

发明星梦?60岁都未迟  银髮族登大银幕做主角 採访当晚,李英涛(右一)正在兰桂坊拍摄由吴家伟(左一)编导的《两种孤独》。此片準备参加第13届鲜浪潮国际短片节,饰演清洁工的涛哥是短片主角之一。(黄志东摄)发明星梦?60岁都未迟  银髮族登大银幕做主角 李英涛在斜路上重複推着手推车,车上的道具垃圾虽然轻巧,但他亦努力投入角色,展现出沉甸甸的神情。(黄志东摄)发明星梦?60岁都未迟  银髮族登大银幕做主角 趁着开机拍摄的空档,涛哥一边让工作人员整理妆容,一边默默地揣摩角色神绪,以便随时「埋位」演出。(黄志东摄)发明星梦?60岁都未迟  银髮族登大银幕做主角 《白沙堆》由杨两全执导,在第12届鲜浪潮国际短片节获得最佳导演奖项。主演的李英涛对于立碑一幕感触良多。(鲜浪潮提供)发明星梦?60岁都未迟  银髮族登大银幕做主角 发明星梦?60岁都未迟  银髮族登大银幕做主角 发明星梦?60岁都未迟  银髮族登大银幕做主角 发明星梦?60岁都未迟  银髮族登大银幕做主角

要在银幕或媒体上展现风釆,成为镁光灯下的主角,大家总认为是年轻人的专利,似乎与两鬓转白的银髮族无关。一个机缘,让李英涛(涛哥)摆脱百无聊赖的退休生活,摇身一变成为连儿子也大讚「老窦你好型」的幕前演员。他从一则平面广告开始,再参演多套青年导演的短片,继而登上电视及大银幕。60多岁的他以行动证明,发明星梦不是青春少艾的专利。

10月初的晚上,秋风起,涛哥穿起清洁工的荧光外套,在兰桂坊的斜路上一脸吃力地推着垃圾手推车。远处传出一声「CUT」,他立即从辛苦绷紧的表情中鬆一口气,然后与旁边剧组人员讨论刚才的表现。涛哥这一晚饰演街头清洁工,看他熟练的姿态,呼吸之间就让人感受到他的「戏」,令人有一刻错觉以为他是某个资深演员,但原来他的演艺生涯不过是退休后才开始,真正「担正」拍短片的年资亦只得5年。

《树大招风》宋局长 退休几年新手变老戏骨

涛哥生于青岛,有山东人骨架高大、性格豪迈的标记。他自小移居上海,长大后一直在工厂工作。1990年代初,为了孩子的未来,决定举家移居香港,辗转从事不同行业,后来又回到内地工作,一星期有五天都在内地生活,一直到2008年才退休。「退休后与家人相处的时间确实多了,但他们毕竟各有节目,不能时时相伴。自己只能在家上网、看电视,又或行山、游水,慢慢就觉得很闷,但又难再寻找工作,实在苦恼。」

就在退休后一年多,2010年有朋友介绍他试镜,正愁着苦闷的涛哥就决定胆粗粗去试,「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细节和内容,谁知隔几天就获通知成功入选」。就是这个坐在大沙发上与「儿子」饮红酒的理财广告,为他打开了人生的另一页。

随着接拍广告的数量日多,涛哥在演艺界开始累积了经验和人脉。2013年在广告界朋友May的推荐下,为香港城市大学学生拍摄毕业作品,饰演一个说上海话的爷爷,「其实当时我和导演都各有各担心。因为那是我第一次担正做主角,整条片都是讲我的,我也怕拍不好。导演亦不太认识我,不肯定我是否拍得来。但后来拍摄非常顺畅,这才有了之后的一连串短片演出机会」。

李英涛,这名字自此开始出现在大大小小的短片製作,甚至在商业广告片之中。在黄飞鹏及卢镇业执导的《最后的地图》中,他是一个夜更保安员;在鲜浪潮得奖作品《白沙堆》及《积云》裏,他的情感时而内敛时而丰富动人;在《树大招风》中,他是严肃的宋局长;在麦曦茵执导的《如果,这是文明》中,他是冷酷的嗜血屠夫。才短短几年,他拍过的广告、短片、电视剧、电影已经多得不能尽录,内地或本地的,已经播出的或未曾公映的,不计其数。

与年轻人相处 开心有趣

剧组裏进进出出的都是年轻人,涛哥非常高兴:「自参与拍摄以来,自己的心境有很大改变。像我这把年纪的,多半是在公园打啤牌、下棋,我觉得好烦好闷,但与年轻人相处就很开心。他们的世界很单纯,很好玩。用我现时的年纪去接触另一年龄层的世界,感觉非常有趣。」他笑言:「就连儿子早前在网上看到我接受访问的短片,他亦不禁惊讶:『老窦,你好型喎!』」

作为过来人,涛哥曾经因为退休而感到苦闷,现在却在演艺觅得新天地,「再三多谢之前一齐合作的导演及工作人员,多谢他们对我的支持及鼓励」。他希望告诉其他有意尝试发展幕前工作的银髮同路人:「拍片其实不艰难,只要学懂演人而非演戏就对了。学会揣摩角色的情绪,此为其一;其二是心境要放得开。不要害羞,要学习面对别人的谈论或指点。其三,多看看别人如何演,从中吸收及掌握演技;第四点,多做眼部练习。眼望远方(100呎以外)的绿色植物,双眼会更有神,并练习短时间内不眨眼。拍摄时就不会怕光,亦可减少因眨眼而造成的NG。」

反覆练习咬字 纠正口音

要入行,涛哥始终认为机会是一大因素。当初自己也是因为有人介绍才有机会入行。他略有歉意地说:「片场人多,他们大多以英文名字相称,我实在难以记得他们的名字。再者我在片场一般都是专心揣摩对白,无心再记其他事情。记着剧组人员的名字,还真是一大难题。」同样是六七十岁的同辈,如果曾在内地生活良久,多半会如涛哥般带着一口乡音,这会否影响演出呢?涛哥坦言:「背对白不难,花时间把对白转成广东话才难。由于我人生大部分时间都以普通话沟通,很少用广东话,平日生活对话问题不大,但地道用语就较难了。幸而不少导演一直包容说:『涛哥,不要紧的,似你这年纪不少也是内地移民来的,语音不準确也不要紧。』」但为了拍摄更顺畅,涛哥每次都会反覆锻炼,「我先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咬,然后串起来,之后再连接语句」。他坚信,人无可能十全十美,但努力做到最好就是他的目标。

文:黄怡颖编辑/王翠丽美术/谢伟豪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银髮model 香港有市场新「耆」事﹕老友记踏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