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孩子的「自尊心」而非「好胜心」

培养孩子的「自尊心」而非「好胜心」

我会在孩子说「我知道我一定写不好」时,
绝不特别心软的安慰:「没有关係,你好好做就好。」
我会问他:「那你想把它做好吗?我可以教你。」
因为我的想法是:「要帮忙,两肋插刀,要安慰,诚恳谢绝。」 

小朋友起初都是喜欢参与或从模仿学习的。这两种自在的心情,可以激发出很好的向学之心。

「自尊」与「好胜」在某种结果上很难分辨,但在心情上却完全不同。自尊是「有为者,亦若是」,因为羡慕别人的才能,所以想学会跟上,其中虽然有付出努力的辛苦,但是心情是未受恶力逼迫的。而好胜是想压倒他人的欲望。对好胜者来说,别人的成就都是痛苦和压力,而不是取法或砥砺的资料。

毕卡索说:「孩子是天生的艺术家。」那就是说,孩子的一双眼睛可以看到美与好,却看不到无用的胜利。一群孩子在一起,如果得到正确的教学启发与和善的引导,不只能因为一起学习切磋而增长能力,更会在当中交到温良有益的朋友。

上进的初心,会往「让自己痛苦的好胜心」或「终身得益的自尊心」分路,父母的态度对这种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力。无论我们把话讲得多漂亮,道理摆得多高尚,只要日常爱比较,或带着遗憾催促孩子要跟上他人,终究很难不让孩子变成好胜或逃避的态度。好胜的起因有些是被藐视,也有些是成就被过度重视,因而对不能永居第一位感到非常恐惧。

这几年我一直都很纳闷,为什幺有一些孩子还很小,却在还没开始动手做事前,就会把「没有做好也不会怎幺样」这一类的话挂在嘴上,而且是非常刻意的告知指导者。有时候,他们也会说成:「我知道我一定会做得很烂。」慢慢的我才知道,那是父母为了怕他们受挫折而给的安慰,就这样被孩子学起来了,拿来当成不想被评价的自我保护。

这种预防针在幼儿园最盛行,因为孩子经常做美劳或手作之类非评分式的学习。上了小学,开始有分数或评等,说法就改了,小朋友说的是「我喜欢九十分」或「其实乙上已经很好了」。我常常感觉好笑又带点遗憾的看着这一切,想着无谓的保护果然无法让人强壮起来,也扭曲了学习最单纯的动力。

「朝着标竿直跑」是一种最单纯的认识,可惜说着这些话的孩子反而体会不到这样的专注。有几次,小朋友对我说:「我觉得不用一百分也很好。」我就笑着反问他:「为什幺好,你告诉我。」我是打算好好倾听他们的高见,当然,我也知道孩子没有办法说出独特的想法,因为那是别人为了怕他的信心被打倒而建的防护墙,他所得到的暗示,其实是自己跨不出那道墙。

要保护孩子就要帮助他们进步,就要从小建立他们跟分数之间有客观的了解。我为了不要小朋友在我面前铺排这种无谓的话语,我会在他们说「我知道我一定写不好」的时候,绝不特别心软的安慰:「没有关係,你好好做就好。」我会直视他的双眼,诚恳的问他:「那你想把它做好吗?我可以教你。」我这种答问,不在他们所熟悉的安慰包里,孩子通常会先一愣,然后直觉的点点头。我非常想要慢慢改掉他们这种没有意义的说话,因为我的想法是:「要帮忙,两肋插刀,要安慰,诚恳谢绝。」

我还建立小朋友一个观念,分数是「挣来的」,不是被「扣掉的」。本来并没有那一百分的存在,而是像打球,进了一球有几分、挥中几球得几分。他们考试,眼前那张考卷得自己去挣分数。拿不到的分数会帮助老师发现,还有哪里是不会的,是要从题目里了解,还要再给什幺帮助,或谁在偷懒。

有些孩子以为,原本就有个一百分要送他,做错了才会被扣分,如果不会的就不要写,那不就可以守住原来的一百分了?孩子有这幺可爱的念头,我以前连想都没想过 !

我花了很多时间说服父母去帮助孩子,让他们了解分数跟学习程度是有参考意义的。想想看,班上每一个人都拿一百分是可能的,但每一个人都是第一名是不必要的。一百分代表的是做事的完整性或精确度,第一名代表的是彼此之间的评比,是无可奈何的竞争。要提升程度或使相处者愉快,名次并没有太好的作用,但是满分却可以是引发一起努力向前的目标。就像射箭,大家总是要往靶心射是一样的道理。想考一百分是纯粹的上进心,但想要第一名,就难免竞争。

只要有看待成果的眼光,分数就很有意思。一个人的七十分跟另一个人的七十分,如果错的地方不一样,代表的意义与所缺的能力也就不一样。用这种方法看待孩子的分数,也教他们以这样的角度看待分数,学习的自尊心一定会增加,「求好心切」也不会沦为痛苦的好胜心。

【书籍资讯】
摘自《妈妈是永远的老师》

培养孩子的「自尊心」而非「好胜心」
数位编辑整理:朱玉莹
Photo credit: NASA HQ PHOTO via VisualHunt.com /CC BY-NC-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