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张凯欣(Karen)(锺林枝摄)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东南西北——香港手信不一定就是酱料和麵条,可以是怀旧的手雕麻将字,配上手绘香港天际线。(锺林枝摄)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手工上色——Karen说,父亲不用起稿,二话不说,拿着雕刀就能雕出麻将上的花鸟和字,接着,就交家人上色。(受访者提供)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钻筒子圈——女儿(Karen)手绘童年回忆,描绘父亲全神贯注在钻麻将筒子,这是特製的木架钻,专用作钻筒子圈。(受访者提供)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旧式理髮——Karen这张港味「飞髮舖」,有否令你思考,老式理髮既实惠又有人气,为何会式微?(受访者提供)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张凯欣以笔代刀 麻将作画 保留家族手雕工艺

张凯欣一家开设手雕麻将工场,1997年前曾尝试移民到加勒比海岛屿阿鲁巴,但最后选择回到香港重开工场,可惜最后还是结业,父亲那手起刀落的手艺消失在九龙城。说着一家人的九七往事,现时已是插画师的她眼裏浸着泪水,却坚强地说:「当年我不懂如何延续师傅手艺的故事;但只要好好建立自己,等待机会,是可以成事的。」等了10年,她有了「九龙城X阿鲁巴展览」,以针笔素描贯穿手雕麻将与加勒比海华人同样刻苦耐劳的天空。

张凯欣(Karen)家的手雕麻将工场在千禧年以来,一直挣扎求存,最终于2009年光荣结业。在结束以前,小时候Karen放学就和嫲嫲负责上色,马马虎虎也算得上是家族的第三代传人。工场半个世纪前由爷爷建立,父亲承传工艺,一只白色的麻将牌到手,什幺花什幺万都不用起稿,手起刀落,片刻就雕成。

父女档设计四方城小礼品

记者认识Karen的麻将插画,是在一家充满本土味、位于土瓜湾的旅馆,叫「麻雀客栈」,客栈接待外国旅客,也宣扬香港文化,客厅的咕设计,正是融入了香港麻将的港味元素;客栈前台还放了印有麻将设计的杯子和tee,散发鲜丽的旧日麻将色彩。于是记者寻找设计者,正是Karen,还发现了父女合作的「艺游四方城」麻将小礼,可谓独一无二!年近70的手雕麻将老师傅正是Karen父亲,负责手雕东南西北等麻将字,而那个看来娇滴滴从小在麻将工场长大的独生女儿,则在麻将上绘画香港的天际线和社区元素,设计以数码印刷技术印在香港人大打四方城的麻将上,做成一副副东南西北小礼品。

「东是东涌,西是西贡,南是南区,北是北角,创作概念是印刷商构思的,希望推动香港文化。其实我觉得很少人会做麻将概念的日用品,因为麻将不是必需品,但它却是香港生活的回忆。」那赌博呢?麻将给人的印象,不仅是卫生麻将,不仅是打风落雨与港人为伴的活动,或是6时恭候8时入席的打番4圈,记忆中也有挂住打牌「塞个麵包畀仔女」的烂赌婆。

到咖啡座安静地画画,是Karen星期天最喜爱的节目。这天是星期天,她穿上一件连身裙子,在上环一处咖啡座画画,笑说:「我作为手雕麻将工艺的第三代,不是想提倡赌博,而是想保留工艺,加上自己的创作和艺术,把珍贵的东西保留下来。其实麻将保留的也是香港人刻苦耐劳的精神。在我们九龙城的工场,那裏曾有过许多的家庭工场和手工艺,都是一家人努力捱出来。」

她拿出这次「九龙城×阿鲁巴」的作品,有一幅是父亲正在手雕麻将,还有旧日香港风情的麵包工场和「飞髮舖」,另一幅则是一位婆婆在阿鲁巴餐馆忙着打点,她正是Karen的婆婆,还有阿鲁巴的蓝天和建筑物;「我仍记得,我们一家人是如何勤力,在九龙城工场时,一家人吃饭几分钟就吃完,我吃得最慢,那张食饭枱食完饭又要变回工作枱,我坐在櫈仔上一个人吃。」那时,香港人差不多家家户户都有一副麻将吧!还有很多旧金山阿伯阿婆来香港,就是买一幅手雕麻将返美加,张家日间忙製牌,晚上还要送货。Karen还记得晚上跟着家人送货的日子:「他们带着我,我躲在小货车尾,因为不能扔我一个人在家。」

Karen是独女,问她有否继承父亲的手雕麻将手艺?「我只懂为麻将上色,(雕麻将)不是这幺简单的,不是学完就能雕,是要长期做这个工作,而且雕麻将是阴阳力并用。」

移民阿鲁巴再回流香港

我们香港的九龙城,近旧启德机场,小街林立,昔日云集本土手艺行业:打铁、做潮州饼和手雕麻将。为什幺Karen把自己的插画师笔名加上Aruba,成为Karen Aruba?Aruba(阿鲁巴,荷兰属岛)位于加勒比海,阳光与海风,以悠闲生活见称,怎幺与香港和Karen拉在一起呢?

Karen非科班出身,也非从事艺术工作,从香港中文大学英文系毕业后,一直从事教育和活动统筹工作。而她最叫人佩服的是,多年来利用公余时间努力学习针笔素描。她跟阿鲁巴的关係,需要穿越时空到1997年,以及回到原始版的狮子山精神,才有分晓。

1997年前,香港人心惶惶,手雕麻将工场一家人张先生,带着妻子和念小学的女儿,放下工场,移民到阿鲁巴,「因婆婆在阿鲁巴开餐馆,叫我们不如试下去那裏。我记得那时星期一至六都返学,读荷兰文及英文,星期日家人就带我去游水。」

Karen说,「那裏有许多不同人种,生活很悠闲,到处色彩丰富,有One Happy Island之称」。父母最后没选择留在阿鲁巴,而是带着Karen回到香港,Karen入读小四,父母重开工场,但阿鲁巴的生活却扩阔了Karen绘画视野:「我很喜欢阿鲁巴,也看到当地的华人和香港人一样,很勤力,95%杂货店都是华人经营,因为华人愿意一天执货10多小时,也愿意星期一做到星期七。但阿鲁巴人也羡慕香港人。我们自己不知道,香港有很多新事物,年轻人可以找到自己喜爱的工作或事物,发挥所长。」家人就是感到阿鲁巴生活元素太单一,对成长中的Karen来说可能不够丰富,决定回到繁忙多姿的香港大都会。

父亲参与创作 寻回自身价值

香港人这幺勤力,有人嘲讽我们是牛。Karen却说:「甘于过平凡勤劳的日子,又感到舒服,也没有什幺不好啊!」回到香港,面对过渡,一家人又再勤力做麻将,用机器将橡胶切成条,再切成一副麻将方块,用手打磨,每一只雕上不同的鸟花万筒中发白,上色及送货。但当千禧年来临,面对的困难和担子愈来愈重,像永利街的《岁月神偷》故事。那时,Karen已上大学,因为怀疑自已不是创作人材料,放弃学画,多愁善感的少女回到家裏就感到工场日渐凋零的气息,工人和父亲都添上愁绪。「我看着家中的机器变卖,解僱工人,看着工具被抬走……」说到这裏她眼睛浸着泪:「好难过,好难过!那些工人和我们做了几十年,我想做一些东西帮他们,但我不知如何帮师傅延续他们的手艺。」这份心事埋藏心底。出来工作以后,她日渐重拾画画兴趣,常带着画板在街头巷尾画画,麻将工场结束的场景逐渐涌上心头:「我问自己,为何不把麻将工艺画下来。」她的第一个插画用品系列正是「How to make Mahjong」,放在尖沙嘴一家推广本土作品的小店出售,结果很受欢迎,非常鼓舞。

Karen说,父亲亦因为参与麻将创作,找回自己的价值:「我也想大家留意香港人的手艺,如裁缝、鞋艺、做糖等。坊间其实仍有少数手雕麻将高手,我支持他们,也是帮助他们保留自己的故事。」

■给香港的话

「年轻人要怎样才找到自己的方向?我没有机会在大学接受正统艺术训练,我的画,全都是自学。买一大堆书来看,去YouTube跟课程,去看不同画家和展览,上相关社交网站交流,就是要找自己擅长的东西走下去。」

■Profile张凯欣(Karen)

插画师,擅长针笔素描,笔名Karen Aruba。自小热爱画画,中学曾以为自己没天分,大学修读英文系,出来工作后,仍然爱画画,平日从事活动筹划的她,周末爱拿着画板到河边或公园画画。2015年创立自己的插画品牌Travel with Pen & Colour,以旅游及社区生活为创作灵感,起初在一家本地作品的小舖寄卖,主要系列为怀念家族手雕麻将工场的「How to make Mahjong」。2017年被贸发局发掘,邀请参与DesignInspire展。2018年,Karen父女档和康泓数码图像合作创作「艺游四方城」手雕麻将礼品,屡获殊荣,包括2018年「香港智营设计大赏」。 首次个展「不一样的探索:九龙城×阿鲁巴」将在3月23日至5月1日在PMQ展出,同场并展出手工麻将工具。

文:朱一心编辑:廖伟龙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后记:香港X阿鲁巴 生活同富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