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an亚太首试

追逐冲浪和比基尼身影
此番来到澳洲试车,笔者并没有携带任何跟游泳相关的衣物,只能将牛仔裤向上一捲,便玩水去也。不过说是玩水,其实笔者大部份时间是拿着相机捕捉冲浪者的身影。只有亲临该地,你才能体会真正的浪是长得怎样高,也才知道要拍到冲浪画面有多困难。最后的杀手?,就是脚踩沙滩,守株待兔地锁住冲浪者,在大浪捲起时按下快门。

Indian亚太首试 
挥别南半球
除了冲浪客,最吸引目光的当然是阳光下的明媚春色了。说真的,在那些由大自然陶铸下成长的澳洲人眼里,女生的泳装当然就是只有比基尼而不会是其他东西。而且,只要不是太冒昧,基本上她(他)们不会因为你透过镜头的恭维而面露愠色,甚至还会配合你摆个小pose或打个招呼表示「I gotcha!」所以,看惯了Show girls的搔首弄姿,来点有机冰淇淋吧!纯天然的喔!

Indian亚太首试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是位于Cudgen Creek出海口的海滨公园。Check out的那天下午,笔者顶着大太阳在当地公路上走了快一个钟头,终于到达这柳暗花明的景点。只见孩童和青少年在桥上大玩高空跳水、少女们悠闲地划着独木舟、情侣自在享受草地上的阅读时光,还有伴着孩童们游水的鹈鹕群。此情此景,简直比秀拉笔下的《大碗岛的週日午后》还要缤纷奇幻。再走半个多小时回到现实世界,已是準备前往机场的时刻。载我们去搭机的当地经销商,是一位健谈的六十几岁老女士。闲聊下,才知这位阿婆是骑车超过50年、参加过大小比赛的狠角色:「我是在维多利亚土生土长的,就像许多澳洲人一样,我不喜欢输。」这句话提醒了我,大洋洲人的基因在纯朴的善良中,含有根深柢固的倔强狂傲,就像AC/DC的摇滚,永远保持带有侵略性的深度。或许,这也是Indian希望在美式本质之外,另加注解的讯息吧!

Indian亚太首试 
Indian亚太首试 
Indian亚太首试 
Indian亚太首试 
Indian亚太首试 
Indian亚太首试 
Indian亚太首试 
Indian亚太首试 
Indian亚太首试 
Indian亚太首试 
Indian亚太首试 
Indian亚太首试送我们去机场的女士十分健谈,一路上与笔者不停聊着车经,是澳洲记忆的一个难忘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