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次等国民到汉奸到台奸 奥运夺牌的台湾传奇音乐家:江文也

你可知道,台湾奥运夺牌第一人,不是运动员,竟是一位台湾音乐家!他是台湾音乐界的传奇人物江文也,日本人认为他是台湾人,过去的台湾政府却认为他是汉奸,到了共产中国,他又被视为台奸,被下放劳改......

从次等国民到汉奸到台奸 奥运夺牌的台湾传奇音乐家:江文也

1936年在德国柏林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设有艺文竞技项目,台湾新锐作曲家江文也以《台湾舞曲》击败各国好手,夺得评审团特别奖,他是台湾有史以来在奥运夺牌的第一人。

江文也出生在日本时代的台湾大稻埕,小时候举家搬迁到厦门,他念的是专门让台湾子弟就读的旭瀛书院。13岁那年,江文也的母亲病逝,做生意的父亲无暇照顾孩子,于是他跟随大哥到日本读书。

江文也到了日本长野县读中学,毕业后依照父亲的期望进入武藏高等工业学校就读。「务必修备德意志式的生产技能」,这是父亲的期待,却不是江文也的兴趣。他的兴趣是音乐,利用课余的时间,江文也到东京音乐学校进修,学习声乐。

工业学校毕业后,江文也曾到印刷工厂当学徒,他看到哥伦比亚唱片公司正在招募歌手,兴奋地赶快跑去应徵,成功获得录取。以「江文也」之名,灌录了人生的第一张唱片《肉弹三勇士》,是78转的「虫胶唱片」。

江文也发片之后一炮而红,他接连参加多次全国性音乐比赛,年年入选,却总是拿到第二名。那幺第一名是谁呢?「从缺!」

从次等国民到汉奸到台奸 奥运夺牌的台湾传奇音乐家:江文也

身为台湾人,难以出头,彷彿是种宿命。

1934年台湾同乡会在东京成立,组成乡土访问音乐团,江文也也跟着回台湾巡迴演出。出生在台湾的江文也,求学历程多在日本,回台湾受到故乡人情以及一景一物的触动,江文也的灵感突然大量涌现,过去不曾作曲的他,创作了他的第一首钢琴曲《城内之夜》。

同年他再受邀回台巡演,故乡台湾彷彿是江文也的创作泉源,巡迴结束他在返日的颠簸船上,创作了《白鹭鸶的幻想》,白鹭鸶,就是代表着「台湾的意象」。

《白鹭鸶的幻想》谱成了管絃乐,获得当年日本全国音乐比赛作曲组第二名,江文也彷彿是「永远的第二名」,难道台湾人永远只能屈居第二名吗?

奥林匹克运动会1936年在德国柏林举办,那时的奥运设有艺文竞技项目,江文也将他的处女作,来自台湾灵感写下的钢琴曲《城内之夜》,改编为管絃乐《台湾舞曲》,《台湾舞曲》一路过关斩将,成功通过日本国内初选,和其他四位日本教授级的音乐大师一起参加奥运,在世界的舞台上与各国好手竞技。学作曲只有三、四年时间的江文也,却以人生第一号作品《台湾舞曲》,获得奥运「特别奖」,而其他四位日本音乐家没有获得任何奖项,那年,江文也只有26岁。

从次等国民到汉奸到台奸 奥运夺牌的台湾传奇音乐家:江文也

在日本永远第二名的江文也,即便获得国际级大奖肯定,日本媒体却是低调以对;消息传回台湾,造成空前轰动,报纸头版报导。

有感于被殖民者的无奈,江文也永远被日本人视为台湾人,永远不是自己人,他决定接受北平师範大学音乐系邀请,到中国教书。

搭船到了中国,江文也开启新的生活。生活的点滴,都成了他的创作素材。这时期的江文也,融合中国古典元素,创作了大量作品,他也将中国祭孔古乐改编为管弦乐曲《孔庙大晟乐章》,并请来东京交响乐团演奏,由江文也亲自指挥。

从次等国民到汉奸到台奸 奥运夺牌的台湾传奇音乐家:江文也

时局动荡不安,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江文也人还在中国,此后他终于再也不是被殖民者了!

满心欢喜的江文也,将《孔庙大晟乐章》手抄总谱呈献给蒋介石国民政府;却因曾为日本电影配乐,36岁的江文也被冠上「文化汉奸」的罪名,罗织入狱。

日本时代才华洋溢的作曲家江文也,被国民政府囚禁在外籍战犯拘留所。「忘了人生还有黑暗、虚伪的一面......」黑牢底下,江文也心酸地写下他的狱中日记。

在台湾热心人士组成「台湾光复致敬团」,积极到中国奔走营救之下,江文也终于出狱。出狱后,他认识了天主教神父雷永明,在坠入人生深渊时不断地鼓励他。因此,江文也协助创作了有史以来第一首中文歌词谱曲的《天主教圣咏》,陆陆续续创作了许多圣歌。

从次等国民到汉奸到台奸 奥运夺牌的台湾传奇音乐家:江文也

1949年,国民政府撤退来台,江文也即使想回到自己的家乡台湾,然而他被当局指为「汉奸」甚至逮捕入狱,只好选择留在中国。

隔年,江文也受聘为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本以为人生终于安稳下来,谁知是另一段悲怆乐章的前奏。

他仍旧是不断地创作,持续蓄积创作能量。然而,共产党发起「反右运动」,江文也被列为「右派份子」,遭到批斗,教授职务竟然遭到撤职。

没有工作,江文也为了生活,只好忍痛卖掉钢琴;儘管没有了钢琴,音符仍在江文也的心中,他还是没有放弃作曲。

一谷还有一谷低!随后而来的「文化大革命」,江文也再被批斗,被打入「黑五类」。60岁的他,被下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部队接受劳改,江文也由一位音乐系教授,沦为扫厕所的工友。他的所有创作及手稿,不是被没收,就是遭到销毁。一代音乐家的创作生命,彻彻底底遭到扼杀......

直到「四人帮」垮台,江文也才获平反,恢复教职。然而,多年的劳改生活,江文也的健康每况愈下,如同风中残烛。

病榻之上,江文也没有一刻忘记他毕生最热爱的音乐,他要继续创作!

从次等国民到汉奸到台奸 奥运夺牌的台湾传奇音乐家:江文也

多年之后,在美国的海外台湾人包括林衡哲医师和艺术家谢里法等人,积极去函北京,寻找「消失的台湾音乐家」江文也。却发现,多年劳改之后,他已病倒、中风瘫痪,卧病在床了。

1983年10月24日江文也病逝北京,他的最后遗作是交响乐《阿里山的歌声》,这是从小母亲唱给他听的山歌旋律,他始终没有忘记。

他的一生是传奇,历史终究要还给江文也一个公道。

在日本时代,江文也是永远的第二名,他被认定是被殖民的台湾人;在国民政府时代,江文也因曾帮日本电影作曲,被蒋政权视为文化汉奸,逮捕入狱;在共产中国时代,江文也又被打入黑五类,下放劳改,从音乐系教授沦为扫厕所工友,连他的小女儿,都到长大后才知道原本以为扫厕所的父亲,原来是位传奇的音乐家!

「我还认为,南海那个美丽的白鹭之岛的血液,是无比的美丽、优秀。我抱着它而生,而将死去,这不仅仅是愿望,而是这样作下去。」这是江文也晚年亲笔写下的手稿。

从小出生在台湾的江文也,始终对台湾有着最深的依恋,他的第一号作品是《台湾舞曲》,接着是《白鹭鸶的幻想》,到他人生的最后一曲《阿里山的歌声》,流着台湾血液的江文也,在在都以台湾这块土地作为创作的母体。

身为台湾人,应知台湾事,我们不能忘记,这位台湾的作曲家,江文也。

从次等国民到汉奸到台奸 奥运夺牌的台湾传奇音乐家:江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