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的故事──《至高の音乐2:这首名曲超厉害!》

书名:至高の音乐2:这首名曲超厉害!作者:百田尚树译者:杨明绮出版社:有乐出版事业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4/05

古典音乐的故事──《至高の音乐2:这首名曲超厉害!》

试阅1(摘自第一曲)

葛利格 《皮尔金组曲》第一组曲〈晨歌〉展现极致之美

冲击人心的故事情节

幼时对于古典音乐丝毫不感兴趣的我,却在小学的音乐课听到一首瞬间掳获我心的名曲,那就是挪威作曲家爱德华.葛利格(EdvardGrieg,一八四三~一九○七年)的《皮尔金组曲》(PeerGyntSuite)。而且这份感动从小学时代历经将近半世纪,依旧深深掳获我的心。

大学时代的我着迷于古典音乐的魅力,莫札特(WolfgangAmadeusMozart)、贝多芬(LudwigvanBeethoven)、巴赫(JohannSebastianBach)、华格纳(RichardWagner)等「正统派古典音乐」——说得更具体一点,对于那时只聆赏「古典德奥音乐」的我来说,唯独《皮尔金组曲》是我最深爱的曲子。

擅长创作抒情、唯美旋律的作曲家葛利格,被誉为「北欧的萧邦」,这首《皮尔金组曲》的美堪称一绝。这首曲子吸引我的原因不仅如此,记得初次听到这首曲子的同时,也被主角皮尔金的故事深深震撼。现在聆赏这首曲子时,主角皮尔金(PeerGynt)那波澜壮阔、坎坷的人生,鲜明地在我脑中扩散开来。

《皮尔金组曲》原本是易卜生(HenrikJohanIbsen)的同名戏曲谱写的剧乐,亦即剧中的背景音乐。而且以小说《玩偶之家》(Etdukkehjem)闻名的易卜生,原本是为了「读剧」而谱写这首《皮尔金》组曲,而非用于戏剧演出。所谓「读剧」(Lesedrama)就是并非用来演出,而是「用来阅读的戏曲」,像是歌德(JohannWolfgangVonGoethe)的名作《浮士德》(Faust)便是一例。《皮尔金组曲》则描述了男主角皮尔金的一生。

我在小学音乐课听闻这故事的梗概时,内心备受冲击,因为皮尔金和我一直以来印象中的故事角色截然不同。他是个没落富农的儿子,与母亲相依为命,一般这种角色会设定成人穷志不穷、勤恳踏实的年轻人,才符合儿童文学的风格。皮尔金非但不是这样的人物,不仅爱吹嘘又懒惰,还整日梦想成为称霸世界的王,这样的角色塑造让我惊讶不已,了解他的人生际遇后更是惊愕。

故事开头描述皮尔金参加旧情人英格丽(Ingrid)的婚礼,却不由的心生邪念,挟持新娘逃至山里。对于当时还是个十岁纯情少年的我来说,皮尔金的行为着实让我瞠目。

随着剧情开展,冲击愈大:横刀夺爱的皮尔金不久便厌倦英格丽,索性弃她而去,这对于纯情少年的我来说,又是一大冲击。

本书介绍的莫札特的《唐.乔凡尼》(DonGiovanni),主角也是个无赖的花花公子,但莫札特称《唐.乔凡尼》是齣「喜剧」,有着欢愉的喜剧氛围,《皮尔金》却丝毫嗅不到欢愉气息。

抛弃情人、独自在山中徘徊的皮尔金误闯山魔王宫殿,虽然他妄想要是与山魔王的女儿结婚,便能称霸世界,但听闻这幺一来便不再是人类,于是决定逃离宫殿。所以故事后来的发展就是皮尔金非但未与山魔王的女儿成亲,也把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团乱。

皮尔金下山后,遇到纯情少女苏尔维格(Solveig),说服她与自己一起生活。但他终究无法放弃称霸世界的梦想,决定抛弃苏尔维格,离开村子,流浪世界各地。历经种种冒险、劫难后的皮尔金终于成为人生胜利组,坐拥巨富;没想到当他準备衣锦还乡时,却在航海途中遇上暴风雨,遭遇船难,顿时变得一无所有。

不再年轻,失去财富与希望的皮尔金终于回到故乡,等待他的是已经白髮苍苍的苏尔维格。他在苏尔维格的怀中,听着她唱着优美的摇篮曲,静静地嚥下最后一口气──。

对于当时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我来说,这故事令我内心备受冲击的同时,也深深感受到音乐之美,「戏剧」与「音乐」的美深深烙印在我幼小的心灵。现在我边书写这篇文章,边聆赏《皮尔金组曲》,令人欷嘘不已的故事与音乐之美还是让我泪流不止。

试阅2(摘自第三曲)

比才 《卡门》以音乐说到人们的心坎里

颠覆歌剧常识的角色

应该没有人没听过「卡门」这名字吧!一个热情如火又多情的女人,堪称世界所有故事中最有名的角色之一(改编自法国小说家普罗斯佩.梅里美(ProsperMérimée,一八○三~一八七○年)的同名小说)。

卡门是法国天才作曲家乔治.比才(GeorgesBizet,一八三八~一八七五年)创作的同名歌剧的女主角,再也没有像《卡门》(Carmen)这般如此脍炙人口的歌剧。其实就算没有看过这齣歌剧,只要听到第一幕的前奏曲《斗牛士进行曲》旋律,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

古典音乐的故事──《至高の音乐2:这首名曲超厉害!》

大略说明故事梗概,如下。

故事背景是一八二○年左右的西班牙(但这齣歌剧是法文台词),男主角唐.荷塞(DonJosé)是一位年轻军官,他有一位名叫米凯拉(Micaëla)的温柔未婚妻。在菸厂工作的吉普赛女郎卡门爱上已有未婚妻的他,后来荷塞也无法自拔地爱上卡门,甚至放弃军人身分、抛弃米凯拉,和卡门一起投效山贼,干些非法勾当。无奈多情的卡门又爱上斗牛士埃斯卡米洛(Escamillo),于是嫉妒发狂的荷塞刺杀情人。

剧情内容活脱脱就是现今社会常有的男女三角恋情,不伦恋、脚踏两条船、为爱堕落、跟蹤行为、杀人等,全是现在八卦杂誌会刊载的报导,但一想到这齣歌剧创作于一八七四年(明治七年),竟然如此充满现代感,着实令人瞠目。

在《卡门》问世之前,歌剧从来没有像卡门这样个性的角色,因为歌剧里的女角多是上流社会的理想女性,就某种意思来说,都是一些既定的角色。但像卡门这样忠于自己的心,活得自由奔放,敢谈轰轰烈烈的不伦恋,连死亡都不畏惧的女人出现,可说是颠覆当时歌剧的常识。

《卡门》让我由衷地羡慕音乐家

纵然如此,当你聆赏《卡门》这齣歌剧时,就会见识到音乐撼动人心的力量。虽然故事并未让人眼睛一亮,但配上精彩绝伦的音乐,便成了惊心动魄的戏剧,着实有趣。

譬如第一幕,卡门将玫瑰花掷向唐.荷塞的瞬间,年轻军官的心便被这个奔放不羁的女人掳获,虽然这桥段没有任何台词,但任谁听到这段音乐都会明白男主角的心境变化,所以这一段不需要任何言语;应该说正因为不需要用言语说明,才能更紧攫观众的心——这就是歌剧的魅力。

音乐也淋漓尽致地描写了女主角卡门的魅力,她的歌曲非常煽情,充满「魔性之女」的魔力。就算不清楚故事梗概,只要听到卡门的歌曲,应该没有人会将她与纯情女划上等号吧!最具代表性的一段就是〈哈巴奈拉舞曲〉(Habanera)。「哈巴奈拉舞曲」原本是古巴的民俗舞曲,十九世纪传入西班牙,作曲家比才写出有别于西班牙风格的曲子,这首舞曲完美展现引吭高歌的卡门那奔放又令人捉摸不定的性格。以独特的旋律,降半音高歌的歌词如下:

「爱情像一只倔强的鸟儿,任谁也无法驯服它,威胁祈求也没用。」

这段歌词象徵卡门的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