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天乐接受拍戏爆粗 刘德华想当年恶到打人

古天乐接受拍戏爆粗 刘德华想当年恶到打人 刘德华透露拍动作戏前考虑好多,是创伤后遗症。(摄影:黄梓烜)古天乐接受拍戏爆粗 刘德华想当年恶到打人 古天乐想多发掘新题材和新演员,目标拍出感动人心的电影。(摄影:黄梓烜)古天乐接受拍戏爆粗 刘德华想当年恶到打人 两大影帝刘德华(左)与古天乐在电影《扫毒2天地对决》中大斗演技。(剧照)古天乐接受拍戏爆粗 刘德华想当年恶到打人 古天乐接受拍戏爆粗 刘德华想当年恶到打人 古天乐接受拍戏爆粗 刘德华想当年恶到打人 古天乐接受拍戏爆粗 刘德华想当年恶到打人

两大影帝刘德华与古天乐为合作电影《扫毒2天地对决》做宣传,日前两人接受传媒访问,大谈拍戏、唱歌禁忌,两人明言不接受全裸演出,不过古仔笑言拍戏爆粗感觉好free。华仔又提到找古仔组「两个最受欢迎男歌手」合唱电影主题曲有新意,大讚古仔好勤力,还将对方写了备注的歌谱收藏起来。

刘德华和古天乐曾合作多部电影,《龙在边缘》、《呖咕呖咕新年财》及《门徒》,但就以今次的《扫毒2》对手戏最多,人物关係较複杂,又有枪战动作,留下不少难忘回忆。古仔说:「拍枪战对我来讲不难,反而担心华仔受伤,有场戏在港铁开枪射他,他扮跣低,我真的担心他受伤。」华仔指该片是堕马受伤后复工的第一部戏,导演邱礼涛为免他再受伤,拍动作戏点到即止,「讲我跑上天台搵仔,我一回头导演就嗌cut,他说只要几格镜头。我拍戏时都没想太多,拍之前就考虑好多,是创伤后遗症」。

拍枪战戏担心华仔再受伤

古仔称动作惊险镜头不多,反而拍开场的斩手戏和结局感觉强烈、深刻,令他难忘,「戏中我和华仔原本感情好好,但我好反叛,无贩毒都话自己有。」斗气这种性格是否似他本人?古仔搞笑道:「似,阿爸话我细个读书不叻,我就读叻一点给他看。」他表示父母自小管教严,接送返学和吃午饭,没有被毒品引诱,也很少机会跟同学交流,反而长大后他跟旧同学常有联络。华仔自爆求学时好恶,曾在球场打波友,读中二时已是成人高度,还以为自己会变巨人,可惜之后再没长高,他说:「试过有反黑组探员到学校接班学生,我是其中一个。有同学被训导主任视为坏学生,于是他真的斗气学坏,后来长大当了水警。」

谈到古仔戏裏好艳福,有激情戏?他表示拍摄时尴尬到呕,「角色有少少鹹湿,但不可以太过分,其实我宁愿拍动作戏,激情戏危险又複杂,仲要亲身上阵,之前无排过,要一take过。」

两大影帝抗拒全裸演出

华仔觉得拍亲热戏好过讲粗口对白,「我和林嘉欣揽住亲热,着住衫OK的;当年只着底裤半裸上阵,在街头拍《旺角卡门》无法演戏,要我全裸更加不可能」。古仔插口道:「着底裤拍戏我试过,剧情OK都可以,全裸演出我都未必得,不过拍戏讲粗口,无问题喎,好free的!」

华仔珍藏古天乐备注歌谱

两人合唱主题曲,华仔直言原本是自己独唱,但他提议跟古仔合唱,「两个最受迎欢男歌手,合唱有新意」。古仔讚首歌易上口、好听,曾担心唱不到高音,「我和华仔分开录歌,但录音时华仔都在场」。问华仔是否监场,教古仔唱歌?他笑说:「不用我教,我来学嘢。其实不是监场,古仔好勤力,有做功课,在歌词上写低吸气位,我收藏了他写了备注的歌谱。」久未入录音室的古仔没有紧张,但自爆不习惯企立录音,「我唱卡拉OK习惯坐低唱歌,但他们说站立录音比较好,我亦不锺意听自己歌声,屋企听到播自己的歌会急急脚走开。」华仔不怕翻听自己唱歌,但拍戏不会睇playback,「怕见到自己不靓仔」。华仔鼓励古仔再出唱片,带起广东歌新浪潮?古仔自嘲道:「是吗!好大浪潮,不要搞呢啲啦!」

■更多娱乐猛料

RELATED
    华仔不敢做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