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领导人卡斯楚逝世 国际情势再添不稳定因素

古巴领导人卡斯楚逝世 国际情势再添不稳定因素

被封为「20世纪革命的活化石」的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楚,曾与切.格瓦拉一同领导拉丁美洲革命,也和美国总统甘迺迪、前苏联总书记赫鲁雪夫短兵相接,更被美国制裁了近半个世纪⋯⋯。如今在晚上10点,与世长辞,享年90岁。

卡斯楚的过世象徵着一个时代的落幕,也标誌着后卡斯楚时代正式开始。事实上,在10年前,后卡斯楚时代的过渡期就已经开始了,卡斯楚早已将权力交给弟弟劳尔。

古巴领导人卡斯楚逝世 国际情势再添不稳定因素

卡斯楚被封为「20世纪革命的活化石」。

党内保守势力起

首先值得关注的,是忠于卡斯楚的派系在古巴经济政治改革中的影响力。

今年4月,美国总统欧巴马访问古巴后的1个月内,革命派中止了一系列温和且渐进的改革,并压制了党内争论,因为政府决心抑制成长速度加快的新兴私营部门,另外一部分原因则是经济临近衰退。

卡斯楚的弟弟劳尔掌握权力后,他所领导的古巴党和政府开始了诸多变革,包括改组高层决策机制、逐步将计画经济接轨市场经济;放鬆社会管制等。

西方观察家认为,在卡斯楚过世后的几周内,将成为古巴重要的关键时期。大家都在看劳尔和他的支持者,是否会实施甚至加速在2008年推出的改革进程,但首先,他得面对保守势力的反扑。

劳尔的烦恼不仅如此,他要努力保护好哥哥的政治遗产,维繫家族内部的稳定团结。

外界对卡斯楚的家族一直高度关注,他留下了一个庞大的家族,与第一任妻子米尔塔生有1名儿子菲德利托,据称最像父亲,一样的大鬍子,一样的身材,因此人们习惯叫他「小卡斯楚」,他在1980年开始执掌古巴原子能委员会,但因为管理不善遭解职,之后就无法重新进入权力圈。

古巴领导人卡斯楚逝世 国际情势再添不稳定因素

古美关係的改善实际上是在劳尔(左)和欧巴马连手推动下才得以实现的。

儿女相继进政界

小卡斯楚的其他5个兄弟同样没有担任政治职务,他们都是卡斯楚与现任妻子达莉娅所生。有趣的地方是,达莉娅5个儿子的名字都以A为开头,分别是亚历克西斯、亚历亨德罗、亚历山大、安东尼奥和安杰利托,这是由于卡斯楚很景仰亚历山大大帝的缘故。

这5人中最靠近政治的可能是安东尼奥,他目前在古巴棒球协会和国际棒球联合会担任要职;亚历克西斯、亚历亨德罗从事IT产业;亚历山大曾是摄影师;最小的儿子安杰利托对汽车很有兴趣,据说他是宾士在古巴的总代理。

当然,像卡斯楚这样的男人,免不了也有小三,卡斯楚有两位情妇:雷韦尔塔、玛丽塔,古巴官方曾承认这情妇所生的孩子都有卡斯楚的血脉。

卡斯楚的孩子与政治渐行渐远,劳尔的孩子们倒是继承了家族的政治基因。劳尔育有3女1男。长子亚历杭特罗是古巴军政界重要人物,他曾以古巴特遣队的身分参加安哥拉内战,还失去了一只眼睛,他担任劳尔的高级安全顾问,而且还领导一个政府反腐败委员会。

大女儿黛博拉在教育部担任顾问,她的儿子劳尔.罗德里格斯,如今在外公身边做贴身保镳;二女儿玛丽在2013年进入古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目前担任势力强大的古巴妇女联合会主席(拥有400万成员),至于劳尔的小女儿妮莎,外界知之甚少。

古巴领导人卡斯楚逝世 国际情势再添不稳定因素

卡斯楚的过世象徵着一个时代的落幕,也标誌着后卡斯楚时代的正式开始,如今古巴正在上演一场权力交接大戏。

周旋陆美日之间

对劳尔来说,大哥的儿女好搞定,但自己的儿女就有些麻烦。自从劳尔担任古巴领导人以来,亚历杭特罗参加过众多政治活动以及出国访问,一些西方媒体猜测他可能会成为劳尔的继任者,但别忘了,黛博拉的儿子可以上达天听,玛丽掌握着强大的妇女资源,未来这3人铁定有一场明争暗斗的争权恶战,而这近乎夺嫡的争斗,势必困扰劳尔。

值得一提的是,卡斯楚家族中有叛徒!他的女儿阿丽娜于1993年逃离古巴,后来在迈阿密一家电台当主持人,而且时常在美国媒体上对父亲大加抨击。卡斯楚还有一个妹妹胡安娜,从1964年起就流亡美国,断绝与家族的来往,经常抨击古巴政府的政策,还声称自己曾和美国中央情报局合作,密谋推翻卡斯楚。

对劳尔来说,还有更麻烦的问题──国际情势。

卡斯楚离世的时间点很微妙,此时的拉丁美洲大宗商品和能源输出国经济困难,曾经革命盛行的热土开始变得现实并向右发展;与美国复交1年多的古巴似乎有了微弱的改革与开放的气息,但这项政策能否在川普任内得以延续,实在让人担心。

如果美国对古巴採取不友善的态度(以川普的右倾来看),或许会迫使古巴更亲近中、俄;尤其是与大陆的关係,长期以来,古巴一直是大陆坚定的盟友,中、古关係的框架和未来发展的方向已经很明确,只是如果中、古愈加紧密合作,这必会让美国难以忍受,古巴夹在中、美、俄3国之间,稍一不慎,难说当年的飞弹危机不会重演。

卡斯楚的去世对古巴来说,是危机也是转机,党、家族、外交,考验着继任者劳尔的能力与智慧。

古巴领导人卡斯楚逝世 国际情势再添不稳定因素

事实上,在10年前,后卡斯楚时代的过渡期就已经开始了,卡斯楚早已将权力交给弟弟劳尔(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