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之年仍写优美篇章‧郑文水(麦秀)爱书惜书

古稀之年仍写优美篇章‧郑文水(麦秀)爱书惜书出生自槟城的一个小渔村,郑文水(笔名麦秀)从小就在浪涛声的伴奏下长大,不但喜欢蔚蓝的海洋,更在一名热爱阅读的邻居影响下,爱上了文字。文字无远弗届的魅力深深地令他着迷,使他在唸中学时就展开爬格子的生涯,并在毕业后全心投入于与写作有关的行业。他那简洁明快的文笔不只是在曾编辑过的刊物和报章上留下痕迹,更出版过多本小说和散文。儘管他曾因为一场病而减少创作,但是体内丰富的文学细胞依然活跃,促使他重新执笔,在古稀之年给自己谱写优美篇章。老一辈的本地读者相信都曾在华文报章阅读过麦秀的专栏,热爱马华文学的读者也对麦秀着作的小说和散文并不陌生。由于麦秀的名字因作品深受好评而为人所熟悉,使很多读者都忘了“麦秀”只是个笔名,他的原名是郑文水。今年70岁的郑文水,其文学启蒙始于中学时期,当时他因一名邻居家里收藏了很多小说而经常跟邻居借书来看。与文字结半世纪情缘随着阅读的书籍越多,他越无法抗拒方块字的魔力,促使他在中学毕业后毅然一脚踏进出版业,与文字结下半世纪情缘。“毕业后,我担任月刊《教与学》的助编,一做就10年。同时我也常投稿去当时尚营运着的《星槟日报》还有其他的报章。于1979年,我去《华商报》当编辑并开始写专栏,一写也近10年。然后于1988年加入《》当编辑部主管16年,直到2004年退休为止。”退休后,他对创作小说的热情并没有减退,闲时依然在家写专栏和散文,不过4年前因为身体抱恙而减少创作,直到去年复元后他才再现江湖,在报章上不定期发表作品,让忠实读者欣喜再有机会阅读其精心创作。病癒不再熬夜创作“以前当报馆晚班的助编时,每次午夜12时下班后,我就会一直写小说直到凌晨3时才入睡。不过病过一场复元后,去年再次执笔写稿时,我已不像从前般熬夜创作。”他热爱写作,也同样爱惜自己的身体。身体复原后他每天早睡早起,于早上5时30分起床后,他就练习写书法,然后于早上7时做运动,下午闲时会写作。傍晚时分,他就和太太一起到住家附近的小公园散步,待晚上9时就入睡。“以前,每星期我都会去游泳,不过病后我已不适合再做游泳运动,于是就多散步来维持健康。”病癒后,他深知惟有保持健康的体魄,才能在创作路上走得更远,因此近几年,他除了对写作的兴趣未减,也培养种花和养鱼等爱好,还在家里的小园子里设立一个小花园和鱼池,闲时就坐在那里阅读,让心平和宁静下来,因为维持健康的生活习惯成了他现在的首要事项。阅读角落如小型图书馆儘管病了一场后,郑文水的创作产量比从前减少,但是他对于阅读的热忱还是持续高涨,这全可以从其书橱中堆满书籍一窥其豹。“我一直都爱看书,退休后我的休闲时间比较多,也比从前有更多时间阅读。过去,我也很爱收藏书,虽然有些书籍有些已经泛黄,但是依然完好地收藏在书橱里。”多层书橱里一眼望去尽是琳瑯满目的书籍,其中包括中国古代最着名的古典典籍之一《史记》,灌输中国大思想家孔子儒家思想的《细说论语》和《孔子新传》等。他也对中国道家大思想家老子情有独锺,因此家里也收藏不少关于老子的着作如《老子》和《老子的帮助》等。书只借惜书之人“我也常阅读小说,其中台湾作家如白先勇、于梨华、柏杨、余光中和廖辉英等的着作都是我的心头好,至今我的书橱里依然收藏着他们的着作。”他所阅读的书籍种类繁多,不止有文学着作,还有历史书和金庸所着的武侠小说等。因为爱书如命,所以他也常买书。虽然最近已比以往少买了,不过以前买来收藏的书籍累积下来也有几千本,使家里的阅读角落看起来犹如小型图书馆。有时有朋友到他家里作客,看见他收藏如此多本经典着作和书籍想跟他借,爱书也惜书的他则是视情况而定。“我不随便借书给人,我只借给爱书和珍惜书本的人。”他有多爱书?从其借书原则中可略知一二。阅读写作成精神粮食郑文水爱书、惜书也藏书,因为他将阅读和写作当成精神粮食,文字几乎是他生活中重要的一部份。“退休前,我当过助编、编辑、专栏作者和作家,所有工作都离不开文字。我几乎每天都要阅读很多文章,还有写很多文章。”因此他将阅读习惯比喻为“知识饑渴”,就像是“肚子饑饿”般每天必须吃饭一样,若一日没有看书他会觉得日子很难过。儿女也是爱书之人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爱阅读的习惯也影响了一对子女,儿子和女儿也耳濡目染像他一样不但爱阅读,也爱收藏书籍,因此家里有部份书籍是两个孩子的珍藏。“所谓一日不读书,言语乏味;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阅读有助于提昇人们的内涵,还有培养气质。”他很欣慰两个孩子都像他一样爱阅读,即使孩子们已大学毕业投入社会工作,不过他们依然在工作之余抽时间阅读。“惟让人感到遗憾的是,现今很多年轻人爱浏览面子书多过阅读书籍。”因此,他退休后还是持续写作,希望藉由更多的好作品来鼓励年轻人多阅读。小说获奖改编电视剧人生有多少个十年,郑文水把人生中每一阶段珍贵的黄金十年无条件地一次次奉献给传播出版业。在报馆当助编期间,他不但在报章上写专栏,也于晚上下班后执笔写小说,并发表于报章上。1977年,从小在小渔村长大的他从渔村所发生的故事中取得灵感,创作首部中篇小说《海葬》,并获得南马文艺研究会的王万才青年文学奖。多年来所付出的努力深获肯定,给予他莫大的鼓励。作品曾在报里连载刊登以渔村为背景的《海葬》获奖后,他再接再厉写了另一篇中篇小说《鸥盟》,依旧以海为故事主轴,延续了《海葬》的故事。这部故事引人入胜的中篇小说也曾经连载刊登在《星槟日报》上,使他的作品获得更多读者的迴响。后来,他又从渔村所发生的迷信事件中取得创作灵感,再次以渔村为背景写了《渔歌》,并将《海葬》和《鸥盟》的故事主人翁也引入《渔歌》内,结合为三部曲出版成爱情小说《深情海》。《渔歌》同样也被连载在报章上,并获得当时本地电视剧编导的青睐,改编成电视剧《浪花情》,剧集播出后获得观众不错的反应,于是编导再次综合三部曲改编成另一部电视剧《生命的浪花》。作品获奖又接二连三被改编成电视剧,使他的创作生涯锦上添花。为赚稿费成百变作家郑文水不仅以笔名“麦秀”写专栏和爱情小说,也以笔名“董斐”写过武侠中篇小说《剑魂》,还有以笔名“萧剑”和“姜鱼”撰写不同题材的散文,以及用笔名“史提芬”写过鬼怪故事等,创作题材广泛且多样化,以七十二变般的灵巧文笔俘掳读者的心。“哈哈!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无论是`麦秀’、`董斐’、`萧剑’、`姜鱼’或`史提芬’都是同一个人。”他笑说,当时为了生活赚取稿费,希望不同报章都可以刊登自己的作品,而选择当个“百变”作家,以不同笔名在个别报章上发表作品,以避免彼此间出现冲突。爱情亲情鬼怪都行“我的创作题材涵盖亲情、友情、爱情,武侠,还有鬼怪故事等。”问他何以有十八武艺般可以创作各类题材不一的小说和散文,他回答灵感来源都是听来的故事,再加上自己丰富的想像力创作而成。在报馆工作并写专栏时,他不但以新闻时事为写专栏的题材,也常从新闻事件中捕捉灵感,进而创作成小说。“比如我从报章上阅读到有关飞机空难的事件后有所感触,联想到人生无常,生命可贵的哲理,于是就以此哲理为创作主轴写成一部小说。”以往,他在创作产量最多的时候,一般都用一至两星期来完成一部短篇小说,若是散文则可能用约一小时完成,而专栏则会定时交稿给报馆刊登。郑文水并不懂得操作电脑,作品都是手写,因为对写作充满热情,如今仍会不定时投稿至报章。而小说和散文则视灵感而定,一旦有灵感就会着手创作,完成作品的时间也不一定。/副刊‧报导:刘楚珊‧2014.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