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剧之王霍建华 登陆10年奇蹟

古装剧之王霍建华 登陆10年奇蹟 Q(TVBS周刊):你有没有想跟台湾观众和粉丝们讲一些话呢?

霍(霍建华):嗯⋯⋯很久没有回台湾工作,我都不知道台湾还有没有我的影迷?但应该有一些以前的啦,想跟他们说声「好久不见」,觉得满遗憾地没有回台湾拍戏给他们看,还有包括我妈妈。

Q:《战长沙》豆办评分有9.4分耶,真没看过这幺高的分数?(注《来自星星的你》8.5分)

霍:对,我还满开心的啦!

Q:拍摄连续剧其实非常辛苦,你曾说自己是「横漂」,我们都知道横店拍戏很苦,冬冷夏热,而且你又拍古装居多,一开始大家觉得你不太会演戏,到现在演技晋升到老师级了,能跟大家分享一下其中心路历程吗?

霍:当初刚入行,大家会说你是花瓶,我也不否认,第一个我没有学过表演,一开始,我的志向也不是演戏,其实是想要唱歌,因为小时候学唱歌,那时候对唱歌很有兴趣,是误打误撞;我对戏剧圈不了解,也没有太大憧憬,后来慢慢地我喜欢上了,我找到它的乐趣,但这条路就很辛苦,我自己觉得有找到一些开窍的点,觉得我应该可以做到,但是我完全不知道我要花几年的时间能做到,完全被大家承认我是一个演员,我的个性也比较好强。直到○四年,我离开台湾,开始接触一些很不一样的作品,我才发觉如果我专心做、努力做,总有一天会得到大家肯定,然后开始我全心全意投入。首先我把之前在台湾的一些工作方式都改变了,以前会接受一些访问啊,还有一些对我来讲是比较花俏的东西,不是专心在演戏的东西,我把这些全部都推掉,专心做一件事情。

古装剧之王霍建华 登陆10年奇蹟

从今以后,就是用我的作品来说话,我开始在片场学习,观察每一个人,不管是幕后的人、还是台前的人,刚好我碰到很多在中国不错的演员,有时候我会不耻下问,问他们一些表演的方法,像张国立啊,都会给我一些很好的建议,所以我运气满好的,那时候也年轻,我很愿意去学习,其实那条路很漫长,现在想起来也是很煎熬、很辛苦的。而且周边的人对你是有保留的态度,包括我妈妈都觉得:在台湾好好的,为什幺要到大陆去,离家这幺远,你拍什幺戏我也看不到,会觉得说为什幺要这样子。但是我就是铁了心,从○四年开始到现在,我一直坚持用我所扮演的每个人物帮我说话,我做的访问并不多,除非我的戏要上档了,我才会做宣传,这是没办法的,你必须要告诉观众影迷,你演了一些什幺东西,这个是必要的。

不拍戏的时间,我不做访问,我觉得要把一些比较浮躁的东西去掉,深入每个角色,然后让每一个人看到,你每一个扮演的角色出来,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其实我中间也钻研很多东西,不管是看别人表演啊、去领悟,甚至每天我都会去想哪里做不好,我明天要做得比今天更好。还有一方面是身体上、体力上的煎熬,其实我拍了很多很多的戏,当然一方面是自己很喜欢表演,把表演当作兴趣,才可以坚持下来,但在另方面来讲,就是说你的身体要负荷得了,其实我身体常常是负荷不了的,你看我今天十一点(晚上)才收工。

Q: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赶戏时,只能睡几个小时,甚至只有两、三个小时吗?

霍: 对,现在好多了,现在我们可以签「时间条款」,以前是没有的,我一天要拍17、18个小时,甚至20、24个小时,我是轮流这样拍,不停地拍,现在我有权利去说,我一天只拍12个小时,我要保证我拍出来的质量。我以前是没有生活的,但我很感激那段时间,让我迅速地了解片场的东西,我比很多我同年的人了解还多,我对于导演要求什幺东西,对于现场我要注意什幺东西,我深入去了解,除了演戏外,我还练过很多东西,在片场要守哪些规则,像我不打瞌睡,看到前辈我要尊敬,看到后辈我要提携,希望在片场养成一个很好的习惯,到现在我都还在坚持着。

古装剧之王霍建华 登陆10年奇蹟

Q:粉丝都说你是古装美男,拍古装,尤其是武打剧是很困难的,尤其我了解能不用替身你就不用,打斗其实是很危险的,如果稍有不慎就会受伤,现在还会这样吗?

霍:你说伤啊!我全身都有伤啊!像腰伤,就是○五年拍《红拂女》时受伤,到现在我的腰还有点撑不起来,我不知道为什幺我碰到的戏都是要打的。

Q:古装的打戏特别多、特别辛苦,是什幺样的原因接了这幺多的古装戏?

霍:一开始拍的第一部古装是《天下第一》,是杨登魁老闆给我这个机会,当时他们选一些两岸三地的好演员,集中在这个戏里,我记得代表中国的是李亚鹏、高圆圆、黄圣依,代表香港的是郭晋安、叶璇,代表台湾的是我和陈怡蓉,比起来的话,我跟怡蓉资历是比较浅一点的,蛮有压力的。我觉得那时候拍《海豚湾恋人》等偶像剧都是时装,刚好遇到一个瓶颈,杨老闆给我这个机会,问我愿不愿意去,我说当然愿意啊!没有试过,一去以后,发现一进入到古装世界后,里面是不一样的,很辛苦很辛苦,但你会觉得成就感是不一样的。

古装剧之王霍建华 登陆10年奇蹟

时装是每一个人都能演,到现在,我都在讲很多演员他演时装戏很强,但摆在古装,他不见得很强,但古装演得好的演员,基本上他时装一定演得很轻鬆,其实很多演员是很抗拒古装的,觉得古装很辛苦,但是我发觉古装有它的成就感,但就是很苦很苦啦。

古装戏的辛苦,第一个每天我身上全是髒的,然后打戏的体力负荷很强,很容易受伤;对白也不是一般的好说,还要注意自身仪态,严格来讲都是很困难的。

到了○八年之后,我在因缘际会下拍了《仙剑奇侠传三》,那部戏本来不是我要接的,但后来对方很诚意找我,我就拍下去了。过了几年以后,再拍古装又有不一样的感觉,又成熟了,对表演也有新的想法了,比《天下第一》状态更好了,所以观众开始又重新认识我。到现在就一直在拍古装,虽然我承受的劳累比一般人多很多,但我很愿意用古装戏来挑战自己,基本上,古装戏每年都会有两部以上,像我现在就是刚结束一个,现在又开始一个。

Q:是《花千骨》吗?

霍:对!是《花千骨》,我觉得演古装的好处在于,每个角色都可以分得很清楚,时装戏都有一点扮演自己的影子,但古装戏需要设计,每个人物的感觉,讲话的语调、走路的感觉、各种的变化,我觉得很有挑战性,也满庆幸碰到每个古装角色,都有给他不同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