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门牌税飙涨‧警阻500民众进办公楼‧市局门前对峙

吉隆坡门牌税飙涨‧警阻500民众进办公楼‧市局门前对峙(吉隆坡16日讯)逾500名民众週一早响应民联国会议员号召的“反对门牌税大集会”,而聚集在吉隆坡市政局总部的广场,他们高举横幅,高喊促吉隆坡市长拿督斯里阿末菲沙辞职及“降低门牌税”等口号。在议员宣布解散集会后,民众却不肯离开,反而转移阵地至市政局大门继续进行集会,并因此与警员和官员发生肢体冲突,场面差点失控。集会是从早上10时开始,过后陆续有民众携带横幅及大字报前来声援,而民联领袖轮流在市政局广场发表简短言论后,于11时20分宣布解散集会。不愿离开的民众在市政局大门外与大批警员及市政局官员展开对峙,警员及官员则阻止民众进入办公大楼。警吆喝驱赶遭民众狂嘘警方最终在早上11时40分疏散民众,期间一名华裔男子高声发表反门牌税言论时,与警员发生肢体冲突,令民众误以为警方展开逮捕行动引发的骚动。由于集会者迟迟不愿离开现场,另一名警员于是吆喝驱赶,结果引来民众的一片嘘声。庆幸的是,虽然民众的情绪激动,但没有人受伤或被逮捕,集会最终和平解散。儘管警方早前放话将逮捕出席集会的民众,但仍成功吸引超过500名市民聚集在吉隆坡市政局广场,而市长阿末菲沙更罕见现身集会现场,亲自“掂量”箱子重量,象徵式接过现场的两万张民众反对门牌税涨价信函。阿末菲沙接过装着反对信函的箱子后,并未公开发表任何言论,仅逗留数分钟即离开现场,全程微笑面对情绪激动的集会者,并选择忽视民众高喊“辞职”及“降低门牌税”的口号。联邦直辖区的民联国会议员几乎全体出动,包括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旺沙马朱区国会议员陈记光、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班底谷区国会议员努鲁依莎、甲洞区国会议员陈胜尧及敦拉萨镇国会议员丹斯里卡里代表。另外,尚有伊斯兰党代表的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及瓜拉吉赖区国会议员哈达南利。讚市长勇敢面对群众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讚扬阿末菲沙,指对方是一名“亲民”的市长,不像历任市长只会躲在办公室,不敢面对群众。“儘管阿末菲沙愿意面对集会者,但人民的期待很高,希望门牌税不要调涨。”询及阿末菲沙是否有发表言论时,他转述说,市政局接受每一名市民的反对信函,并承诺安排听证会,处理每宗案件。陈国伟也是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联邦直辖区州联委会主席,他受询时说,根据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43项阐明,若业主不满,有权出席听证会发表意见,所以相信市政局将以“一对一”的方式处理每宗投诉。听证会将在2014年1至3月进行。另外,陈国伟说,儘管吉隆坡市政局多年没调涨门牌税,但每年新增的建筑及装修工程,市政局都会重新计算税收,所以预计每年的门牌税收益有8至10%左右。“民众不要误解门牌税没涨价,其实市政局每年都有增加税收。”他披露,2014年吉隆坡预算案预计在下週公布,而预算案缺乏透明度,即使市政局提呈给国会的年报,也只是简单数行交代,根本无法了解市政局的财务状况。“吉隆坡市政局的财务状况是国内最保密的,而在财务不明的情况下,市政局却调高门牌税,让人民无法接受。”陈国伟:民众投诉忧警捉人陈国伟披露,警方不断在报章放话说此次乃非法集会,并声言逮捕出席集会的民众,导致其服务中心接获不少民众询问,担忧警方逮捕他们。“由于集会在市政局广场进行,即使我们提出申请,市政局也不会同意。”询及此次集会者的人数时,他不愿统计人数,仅说警方的干预,导致出席人数不理想。另外,针对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指反对人数只有10%时,他举例,泰国示威人数只有20万人,佔全国人民2.5%,但却导致泰国首相英叻宣布解散国会,而吉隆坡市民有10%反对,已是“了不起”的人数了。“没有一个政策超过10%的市民反对,何况现在反对人数超出10%,而且相信今天以后会有更多人提出反对意见。”80居民租2巴士赴会在这一场集会中,来自文良港再也、斯里峇都新村、增江及吉隆坡各地区的居民共同参与由民联发起的“反对门牌税暴涨”集会,其中士布爹华联花园共有80个居民分别包租两辆巴士参与。士布爹华联花园居协主席黄仕田(60岁)透露,居民的门牌税分别暴涨100至300%,让居民深感错愕及不满,因此决定包租巴士,让居民共同出席这场集会。来自文良港再也的李月娥(62岁,退休)则表示,2013年产业年估价是2400令吉,经调整后,调整至7200令吉。她说,住家每年的门牌税约144令吉,经调整后,2014年开始要缴付约四百多令吉,令人咋舌。“一直以来都已缩紧裤带,能省则省,如今政府频频宣布涨价,门牌税又涨,叫我们如何是好?”寡妇:靠900元薪水养家住在斯里峇都新村,育有4个孩子,并痛失丈夫的65岁老妇林爱兰指出,住家的产业年估价原为1920令吉,经市政局调整后,已涨至9600令吉,令她大感吃不消。“原本每年需缴付的门牌税是57令吉,2014年开始我就需付288令吉,暴涨400%,不知如何是好。”她表示,如今仅靠900令吉的微薄收入维持家庭开销。“我有4个孩子,还有一个孩子在念书,另两个孩子已组织家庭,他们的钱也不够用,如今仅剩一个孩子给我家用,生活雪上加霜。”黄金花(65岁,退休)则说,她在甲洞增江2013年产业年估价原是一千五百多令吉,经调整后,已涨至5400令吉,暴涨两百多巴仙。她说,她不是反对政府调整门牌税,但涨幅调整20至30令吉之间就好。“电费、食物、门牌税、过路费样样都起,叫我们如何是好?”总警长:将对付负责人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说,警方并没有接获反门牌税集会的申请,而且该集会已违反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警方将会採取行动对付主办当局的负责人。他说,根据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主办当局必须在10天前通知警方,但是主办当局并没有这幺做。卡立週一主持一项会议后,在记者会上受询时,如此指出。“儘管出席该集会人士不超过200人,可是主办当局没有遵守法令,警方会对付他们。”记者询问是否已有人被捕,卡立披露,目前还没有相关人士被拘捕。东姑安南:市局频遭投诉缺资金致服务欠效率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说,“反对门牌税调涨和平集会”参与者促请他下台的作法,让他觉得非常不合理。他强调,人民经常投诉吉隆坡市政局做事没效率,但为何没效率呢?原因就是市政局没资金,所以一直无法提昇效率。他週一出席吉隆坡市政局人民组屋推荐信移交仪式上声称,调整门牌税是他的职务所在,如果因执行职务而被促请下台,对他而言似乎有欠公平。他说,加上週一早大集会所收到的投诉信,当局已收到4万封投诉信,不过以吉隆坡总数50万7000名拥有房屋者来算,投诉者不到10%。他指出,週二便是门牌税上诉信截止日期,当局将针对民众的投诉做出评估,重新调整门牌税率。“当然我们会仔细研究投诉者的投诉,以针对他们的房屋情况去调整门牌税率。”东姑安南声称,若根据规定,吉隆坡市政局可每5年调涨门牌税,且幅度可高达35%,但市政局非常体谅人民,就算调得最高的商业区门牌税调涨率也仅是12%。“市民可根据吉隆坡市政局在1月1日发出新的产业价值来缴交门牌税,或根据现在收到的估价信来缴付,不过有关门牌税的听证会将在明年3月份才完成,当时才真正决定涨幅与折扣。”东姑安华说,当局在决定涨幅后,会回扣多余款项给已缴交门牌税的市民,以示公平。他呼吁人民不要太担心,也不要听信他人煽动,当局会确保调整后的门牌税率是对全民有利及公平的。出席活动者尚有吉隆坡市政局副总监(社会经济发展组)拿督阿敏诺丁。蔡添强:成功传达不满讯息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透露,由于集会的参与人数众多,而且市民反映异常激烈,因此他认为民联此举已成功将市民不满讯息传达给吉隆坡市长阿末菲沙。“估计这里(吉隆坡市政局)共有逾1000人参与集会,居民反应也超出想象,这也显示了隆市民的强烈不满。”他声称,吉隆坡市政局在执行调涨门牌税前应先谘询民意,而非在市民不知情下,贸然作出上述举动。“我呼吁吉隆坡市政局勿再于1月发出通知函,而是应等到讨论与听证会结束后才进行。”他补充,民联在週一共呈交超过2万封反对函给市长,同时指应会有很多市民暂不会缴付门牌税,直至3月听证会结束。询及民联可会有下一步行动,蔡添强表示,一切还是会等待市政局给予的回应,并称若隆市政局对市民心声持续抱持不理不睬态度,恐会引起更多民怨。努鲁:将确保依程序办听证会班底谷区国会议员努鲁依沙透露,民联将确保吉隆坡市政局依据法律程序,邀请所有居民代表聆听听证会。她指出,根据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条文阐明,若市民对地方政府调涨门牌税的幅度感不满,地方政府必须展开听证会。“如今市政局接获这幺多投诉函,市长必须展开听证会,才採取下一步行动。”她说,地方政府法令也阐明,地方政府在实行调整门牌税之前,必须先谘询民意或通知人民,而非在市民不知情下贸然派发通知书。“2012年国会上,吉隆坡市政局曾表示该局拥有足够的财力,因此不需调整门牌税,如今此举让我们大感疑惑。”她认为,吉隆坡市政局也需以透明及公平的方式公开该局的工程及花费,而不是贸然向市民收取门牌税。她指出,由于隆市民在百物涨价时代,如今还要接获门牌税暴涨问题,因此2014年对隆市民而言是`惩罚年’。‧2013.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