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摆脱人生的「后悔感」?尼采:「试着去思考『这原本就是我要

如何摆脱人生的「后悔感」?尼采:「试着去思考『这原本就是我要

母亲经常打电话给我,「偶尔回家让我们看看妳。」

但是,除了过年及盂兰盆节之外,我都没有回家。虽然回家一趟也没什幺,但是我的脑海里却会浮现另一个声音,「回家了又怎样?」

即使回家让他们看看我,我和家人仍无法相互了解。回到在家里,好不容易才放鬆下来,不久又得面对离家回到一个人的生活。这幺一想,我就懒得特意花单程三个小时的时间回家。

掺杂着不满,以及一再重複要自己死心的痛苦,一併埋藏在我的内心深处。

「嗯,要问我是否有痛苦的回忆,确实是有,但也不是多严重的事情,我现在已经能释怀了。」

「妳的意思是,妳已经突破当时的痛苦了?」

「嗯,反正我现在差不多也习惯了。」我带着几分逞强这幺说。

尼采听我这幺说,举起右手带着满脸笑容说道。「放心! 那些痛苦不论妳怎幺突破、怎幺跨越过去,一定会再回来。」

如何摆脱人生的「后悔感」?尼采:「试着去思考『这原本就是我要

痛苦终将重返

尼采说完,抬头看着夕阳染红的天空,高声笑了起来。天空响起一片尼采的笑声及乌鸦的叫声。

「⋯⋯ 发什幺神经!你那是什幺抖 S 的结论!」

「这就是 永劫回归 。妳想想我刚刚说的拉霸机,考虑到机率问题,总有一天会再次发生。 就算妳现在突破了那些痛苦的事,痛苦或悲伤还是会再重返。同样的事情会不断地重複。」

「你别说这种让人丧气的话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才看开了些,对这些事情释怀了⋯⋯如果照你说的,痛苦的事还会再发生,我就真的不明白什幺叫做绝对了。你这个想法不也是绝对吗?刚才我也说了,你说的一点也不科学,根本像童话故事。」

「没错。我并没有要妳相信这些话是绝对正确的。应该说,就算妳认为这些话是我虚构出来的也无所谓。」

「虚构?你竟然说得这幺乾脆 ⋯⋯ 所以,我根本不需要相信你说的话?」

「这就错了,亚里莎。我说的是,即使遭遇到痛苦的经验,这些事情还是会再反覆发生,妳不需要认为活着是一件『徒劳无功』的事,更不需要因此而沮丧。」

「不需要因此而沮丧?为什幺?」

「换句话说,如果妳知道好不容易才跨越的痛苦或困境,之后还有可能会再发生,妳会怎幺想?用嘲讽的心态来看,『反正努力也是白费工夫,无济于事』,所以妳变得无精打采?即使努力突破了困境,又得再经历痛苦好几次,于是妳有了怎样都无所谓的空虚感,这不是很正常吗?」

「的确是,要是无论做多少次,痛苦的事情都会再三重演、感受挫折,当然会沮丧呀。」

「是的,一再地遭受到挫折,会觉得心情沮丧,或者因此而让灵魂堕落,抱持着冷嘲热讽的态度,任何事物看在眼里都觉得虚无,心灵遭受腐蚀,产生『做什幺都是白费工夫』的心态。」

如何摆脱人生的「后悔感」?尼采:「试着去思考『这原本就是我要

尼采的《无悔哲学》:接受命运之爱

「我非常了解你现在说的话。即使从痛苦中振作起来,要是同样的状况一再重複,或是努力付诸流水、事与愿违,渐渐地就会觉得做任何事都不起劲。 不论社团或家人,都是同样的状况。」

「社团?」

「嗯。我从小就进入田径社,因为推甄入学现在就读的高中,但是去年秋季大赛前,我的大腿却受伤了,得了肠胫束肌腱炎,也给大家添麻烦。为了完全复原,我已经很努力了,结果还是没办法像受伤之前那样跑步。本来我还住在宿舍,但是看到社团的同伴就很尴尬,最后决定退社,搬出宿舍。」

「原来如此,那的确是很痛苦的事。」

「嗯,现在我基本上已经重新振作起来了,当时与其说对很多事都感到麻烦,不如说对很多事都抱持着无所谓的心态,的确就是一种虚无吧!」

「没错。态度变得过度虚无。 即使是自己的人生,也会抱持着轻蔑不在乎的态度而活着。『自己才是人生的主角!』这样的想法渐渐变得稀薄了,过着随波逐流的人生。」

「被你说得这幺直白,确实是很痛苦,但是我的确就是这幺想的。」

「那幺,妳认为该怎幺做才对?」

「唔,我也不知道。我只能尽量不要去想。」

「原来如此。我认为最终还是要以『接纳永劫回归』来开拓道路。同时,我把 『接纳永劫回归』称作『命运之爱』。」

「接纳永劫回归?」

「是的。就是不论发生痛苦的事或讨厌的事,都不要觉得『无可奈何的我好可怜』。因为这样会让妳加速迈向虚无。」

「那,我应该怎幺办?」

如何摆脱人生的「后悔感」?尼采:「试着去思考『这原本就是我要

痛苦的经验,也能带来喜悦

「你说的意思是说,就算受伤了,也要觉得那是因为我想要受伤,所以我才受伤的?」

「是的,试着去想那就是妳要的。」

「要做到这个程度不太可能吧?而且我不认为原因是在我身上。实际上,是交通意外。各种不同的环境不都会发生艰难的事吗?除了交通事故也会有其他意外,公司裁员之类的?要把这些事都认为是自己想要的,会不会太难了⋯⋯」

「那幺,亚里莎,觉得不是自己的错而受到命运的摆布、遭受交通意外,或是被裁员,那幺 妳希望一生都活在悔恨之中吗? 后悔着:『那时如果没遇到那幺悲惨的状况,现在该有多幺幸福呀?』」

「唔 ⋯⋯ 实际上有可能会变成这样。如果没有受伤,我现在应该还待在田径社。」

「会有这样的想法确实是一般人的反应。我想说的是,即使这样,还是试着去思考『这原本就是我要的』。假设发生了痛苦的事,不断地懊悔『当时如果没发生那件事就好了』,一生都会被『悔不当初』的幻想束缚。 被过去痛苦事情束缚,而无精打采地过人生,这很简单就能做到,但是我希望妳能这幺想: 痛苦的经验,同时也能带来喜悦,这才是『自己真正的人生』。」

「自己真正的人生 ⋯⋯」

「是的。也就是即使痛苦,即使这些痛苦一再发生,仍然可以想着 『即使重生,我还是愿意做自己,愿意重複一模一样的人生』 的生存方式。虽然有痛苦,但是只要痛苦中有喜悦,而妳慎重地接纳其中的喜悦,这幺一来,即使发生痛苦的事,妳也能感受到喜悦,觉得自己的人生真好。 以能够引以为傲的生存方式,觉得『还想再过一次这样的人生』,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

找自己推荐好书

《当失恋的我,遇上尼采》

如何摆脱人生的「后悔感」?尼采:「试着去思考『这原本就是我要 这里买

延伸阅读:

散步20分钟,有等同镇静剂的效果!尼采:所有伟大的思想都来自于漫步。

爱走路的哲学家尼采告诉你,迈开脚步和心灵对话,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为什幺最近感到无力?先看你是「骆驼」、「狮子」还是「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