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兼宪史:《会长岛耕作》必须亲临农业现场

弘兼宪史:《会长岛耕作》必须亲临农业现场

农业,也就是食物,形塑了你我的身形,是我们维持生命的基础。像我们这样的漫画家可不能把身体搞坏,而错过了截稿时间。不只是漫画家,许多开店的自营业者也一样,要非常注重饮食。然而,你在我身上看不到这样的现象。

不久之前,我写了一篇关于「育MEN」(热中在家带小孩的男性)的文章,曾经引起热烈的讨论。

「最近,男性上班族在家带小孩这件事又成了热门话题。但现实的情况是,出门上班的人不一定喜欢待在家里,而带给家人幸福的好爸爸一定无法出人头地,这就是目前的社会氛围。

在职场上出人头地,又能兼顾家庭,小朋友的运动会也能够全程陪伴,听起来当然很棒,但实际上却难以做到。

站在上司的角度来看,今天遇到了突发状况而急需部属留下来开会,但部属回答:『不好意思,今天是我们家小朋友的生日,我必须回家。』我若是他的上司,一定会把他从工作排除在外吧。

即使是家里小朋友过生日,一旦公司有突发状况,既然领了薪水,也应该把公司的事情摆在最优先吧?即使是小朋友的生日或小朋友学校的运动会,也不应该推辞公司的会议,上司都希望部属是这种观念。

就像我小时候,我老爸从来没出席过学校的运动会,但我一点都不会为这件事感到伤心。(笑)老妈每次对老爸说:『运动会记得要来!』『别人家的爸爸都有来,为什幺只有你没来?』其实她自己也知道是在唸心酸的。

真正的问题是,不少在家带小孩的爸爸们总是批判着那些不带小孩、投身工作的爸爸们,说得似乎他们本来就该被责备一样。实际上,到底哪一方才是正确的,我想这种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可以一刀切乾净的事情。」

(SAPIO杂誌,二○一五年二月号,小学馆)

原文中有一段这样的文字:「正是因为这种工作狂般的工作型态,才会造就今天这样的高龄少子化社会。」这段话在网路上引发众人的议论。

原文的重点是在最后一段话,在家带小孩的男性,也就是「育MEN」这件事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之分别,但似乎被大家跳过,并不在讨论範围之内。

我并不是想自己褒自己是「育MEN」,但我认为男性下厨或做家事是很正常的事,况且做家事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漫画这项工作是一群人共同完成的集体工作,漫画家先以素描呈现构图和草稿,再交由助手绘製完成漫画原稿。我的工作室一直有助手进驻,我必须考虑他们三餐要吃些什幺,这就是我转换心情的最佳方式。

也因为这样,早在《会长岛耕作》以农业作为题材之前,我便对食材的好与坏非常感兴趣。

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曾经与农业有近距离的接触。在二十七岁那年以漫画家的身分出道,但并没有马上拿到长篇连载的合约,只有零星的一次性短篇漫画。正因为如此,空闲的时间非常多。

不过在年轻时即使没有工作也不会感到害怕。由于我想过着晴耕雨读的生活,也就是晴天时到田里工作、雨天则在家里读书的生活,于是我和助理们去应徵市民农园,而且幸运地被选上。

于是我买了书,从书上获得了氮、磷、钾三大肥料特性等基础知识,依照书上说的去开沟、做畦和播种。

当蔬菜渐渐长大时,我在蔬苗上盖了塑胶布。

在我这里工作的助手当中,其中一位是熊本县稻农的儿子。他们家除了稻田之外,还有其他作物的田地,他也协助我了解各种关于农业的工作。

当时,他还把父母两个人从老家请到东京来,具有农务经验的父亲也帮忙农园里的工作。

难度较低的是番茄、茄子、小黄瓜和苦瓜。玉米最不需要动手整理,种下去后就可以不管。我也曾种过像剑兰那样的花。

难度较高的应该是冬天的波菜和白萝蔔。

我在这里的感受是,吃到是自己种出来的食材时,心中那股难以言喻的喜悦感。

不过,像这样些微的幸福时光并未持续太久。当我开始在漫画杂誌上连载后,就腾不出时间到田里工作了,因为我从一九八○年起开始连载《人间交叉点》,到了一九八三年又有《课长岛耕作》加入连载。

《岛耕作》系列连载到二○一五年为止(《岛耕作农业论》发表的时间),共经历了三十二年。

当岛耕作从社长升任会长时,他和新接任的社长有着这幺一段对话:

「身为社长,我将会在 TECOT 公司的业务上尽心尽力,像岛会长这样德高望重的人,请为日本经济发展尽情地发挥您的能力。」

「我的立场是公司业务分配百分之三十,其余的百分之七十则放在商业往来的活动上。」当时岛耕作如此回应。

在金融界,藉由政治的影响力来实现政治与企业两个领域的利益集团,这个团体是透过集体运作来决策日本企业的发展方向。

在日本有三大经济团体,分别是日本经济团体连合会(经团连)、经济同友会(同友会)和日本商工会议所。

先谈经团连。

二战前,日本的三井、三菱、住友、安田等财团可说「喊水会结冻」,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在一九四五年到一九五二年间,GHQ(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部)认定这些财团助长了战争的行为,于是下令解散这些财团。

在战争期间,靠着军工产业而茁壮的新兴集团在战争结束的隔年,也就是一九四六年,结盟成经团连。到二○一五年六月为止,经团连共有一三二九间商社加盟,这些商社简言之就是大企业。换句话说,经团连是大企业的集合体。

同友会和经团连一样都是在一九四六年成立。这个组织的起源,是从美军GHQ要求日本大企业负起助长战争行为的责任,流放这些大企业原本的管理阶层而开始的。

也就是说,这些大企业部长级的中坚干部顶替了管理阶层,突然要求担负起商社的营运,那些人的年轻干部抱持着重建日本的想法而集结在一起,因此组织成同友会。

同友会的规章第三条这样写着:「经济人,从个人的自由和负责任的角度出发,以社稷、经济的进步与安定,并与世界经济的协调发展为任。」

根据这样的精神,摆脱企业包袱、以个人立场入会,是为同友会的特色。如果和以企业身分入会的经团连相比,同友会反而容易出现新的提案。近年政府经济相关委员会里,参与同友会的成员就超越了经团连的成员。

第三个是日本商工会议所,以中小企业经营者为主的组织。它的历史相当悠久,可追溯到一八七八年。二战后,日本各地以地方为名的商工会议所陆续设立,但是将这些地方团体整合起来的是日本商工会议所。先不谈性质完全不同的日本商工会议所。经团连与同友会都是与大型企业的经营者有关係,因此常常让人搞不清楚两者之间的差异。

经团连是以提供执政党政治献金为武器,将经融界的意图反映给政治,因此经团连的年费会依企业的规模而有差异,且金额都很大。在漫画中,每年岛耕作的公司 TECOT 必须支付经团连的会费是四千万日圆。而实际上,听说支付这种庞大会费的企业也确实存在。

另一方面,同友会并没有政治献金,而是向执政党提出政策提案,来展现其对政治的影响力。个人的入会费便宜许多,年会费大约在五十万到一百万日圆之间,也能以较少的花费在经融界活动。

在岛耕作的漫画中,经团连与同友会则稍微改一下名称,以「经济连」和「交友会」来表示。岛耕作也是以自由度较高的「交友会」之下的农业委员会为舞台,来展现他的长才。

《岛耕作》系列漫画是一定要出门考察的。

与非虚构的故事或纪录片节目不同,我的作品必须有「现实感」。这并不是现实世界的複製,现实感是一种香料,可以在故事架构这个主菜上增添色彩。

在漫画当中,岛耕作之所以开始对农业感兴趣,是因为二○二○年即将举办东京奥运会。因为东京奥运的举办而带来实质获益、增进就业机会的产业里,农业也在其中。岛耕作的 TECOT 公司随即着手开发具有电脑控制和 LED 人工光源的玻璃温室。

所谓玻璃温室,是以玻璃披覆的农业温室。由于塑胶布温室的外墙是以玻璃为材质,比塑胶布的密闭性佳,能够进行更精密的管理。在玻璃温室里种植作物,温度、湿度、养液、补光时间都由电脑控制,也就是「植物工厂」的概念。

如此细微的管理正是日本的製造业──电机产业──最引以为傲的强项了。我第一次前往考察的农业现场是大分县。

这次邂逅拜好运之赐。大分县厅(县政府)得知《会长岛耕作》以农业为题材时,县厅的人员便说道:「大分县目前与荷兰和瑞典一样,正在发展养液栽培和温室栽培,你想参观吗?」

大分县厅不只是县内的企业,就连外县市的农业相关企业都投入农业。在这之中,食品业是一定有的,另外还有汽车製造、资讯科技(IT)企业等。

从东京羽田机场到大分县,搭飞机要一个半小时。

大分县厅的人员首先介绍汽车製造商所经营的番茄植物工厂。

在入口处将鞋子换成拖鞋,从站在放有消毒液的托盘之处,开始了参观流程,接着是进入像是淋浴间的隔间,用强风将衣服上的病媒害虫等吹掉。

简直是精密机器工厂的卫生管理。

进入植物工厂后,我不自觉地惊叹:「好大!」光是天花板就将近五公尺高。温室的墙面是用透明的胶膜,这种胶膜的单价比玻璃更贵,但是强度更高、光的散射效率也更好。

植物工厂的面积有二公顷,其中一.三六公顷用于番茄的养液栽培。所谓养液栽培,是指不使用土壤的栽培方式。

养液栽培有三种方式。

植物的根系浸在培养液或是在表面的称为「水耕」;使用土壤的替代物(介质),这种方式在日本称为「固形培地耕」;根系若为裸空并且用养液的喷雾来供输营养者,称为「喷雾耕」。

此次参观的大分植物工厂使用的是「固形培地耕」。

这里以椰子壳替代土壤,让养液渗入其中。这种方式又称为荷兰模式,水分由循环方式的灌溉系统取得,当然都是由电脑控管。

无意间我看到温室里吊着一些小纸片,是用来黏附小虫子的黏纸,看起来就是以前用过的捕蝇纸。话说回来,这类的温室病虫害管理相当彻底,几乎不需使用农药。

温室里种植的是源自荷兰的「富丸ムーチョ」(Tomimura Mucho),每颗重两百到两百四十公克的大果番茄品种。

番茄的风味来自糖度、酸味和香气,成熟的番茄具有三者之间完美的平衡。「富丸ムーチョ」除了风味良好,也具有漂亮的颜色,而且是可以长时间维持鲜度的番茄品种。这种番茄与做汉堡的小圆麵包的大小相近,非常适合汉堡业者切片后使用。也因为植物工厂的管理相当彻底,所生产的番茄大小相当均匀,也成为该工厂的一大优点。

这里的番茄除了供应汉堡业者,还供应地方的果菜市场,及东京果菜拍卖市场、大阪的中央零售市场,它就是这幺具有竞争力的番茄。

另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幺大的工厂仅靠着一位正职、十五位兼职的少数职员便可以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