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汝京:中国要超车台积电有难度,建议发展 CIDM 运作模式

张汝京:中国要超车台积电有难度,建议发展 CIDM 运作模式

被中国业者称为「中国半导体教父」的张汝京,日前在「微集网半导体大会」中接受媒体记者的採访表示,中国的半导体业者可以效法类似台湾半导体代工业者的模式,发展出自己特殊的 「垂直整合模式」(integrated design and manufacture,IDM)作业模式,除了为自己的半导体提供製造服务之外,也可以建立本身的代工能量,达到进可攻、退可守的地步。

张汝京指出,在台湾首先成立、具有规模的晶片厂是联电,联电开始就是一个 IDM 公司,但是它也做代工,当时的董事长张忠谋先生和总经理曹兴诚先生他们讨论到专业代工的事,后来,对外宣布说要成立一个专业的代工厂的是台积电。张忠谋先生就大力推展这个专业性的代工模式。张忠谋董事长很有策略,因为如果 IDM 公司也为客户提供代工服务,而 IDM 公司也生产同样的产品时就会起冲突。所以,专业代工的模式可以吸引很多的客户,因为代工的公司不会与客户竞争,使得专业代工的模式就成为半导体市场的新宠。张汝京:中国要超车台积电有难度,建议发展 CIDM 运作模式

张汝京进一步表示,90 年代联电在台湾就有 5 个晶片公司,有的做 IDM、有的做代工,也有好几家很有潜力的设计公司例如联发科、联咏、联阳和智原等,曹兴诚先生把这些设计公司从联电分离,成立了各自独立的设计公司。他也把联电的 5 个晶片厂合在一起,变成了五合一,成立了今日的联电,也成为专业的晶片代工公司,这个模式和做法的确是蛮好的。张汝京:中国要超车台积电有难度,建议发展 CIDM 运作模式

另外,英特尔(intel)的技术超群,一直在遵循摩尔定律,用最新的设备,开发最先进的製程。之后。当代工模式明显有其优势,很自然的 Intel 会考虑把多余的产能带进代工市场。而一个 IDM 公司出来做代工,问题比较少。但是,一个专业的代工公司因为容易与客户产生冲突,所以做自己的产品问题就多。不过, IDM 选择特定的客户(例如苹果公司),提供最先进的技术,谈妥几个设计公司,他们做代工是很少问题的。因此,除英特尔以外,南韩三星也在做这类的代工,这个趋势也会一直存在。张汝京:中国要超车台积电有难度,建议发展 CIDM 运作模式

而台积电进行专业代工至今已经有 30 个年头,已经累积了许多的经验与人才。现阶段,中国业者要想超车,张汝京坦言不容易,「何况,台积电不是站在原地不动让你追,他也还在持续的进步中。所以,中国业者什幺时候能追上,我不知道!」 张汝京说。所以,张汝京建议,中国业者可循着 CIDM (Commune IDM) 的模式来发展。张汝京:中国要超车台积电有难度,建议发展 CIDM 运作模式

张汝京解释,所谓的 CIDM 就是共有共用式的 IDM 公司,以新加坡的 TECH 公司为例,就是由 4 家公司,就是包括 TI 德仪、新加坡政府 EDS 经济发展局、Cannon 佳能、Hewlett-Packard 惠普所共同成立的。当时,这几家当时都需要很多的 DRAM 的需求,所以 4 家公司投资一个 IDM 公司,自己设计,自己生产,自己销售,很成功。「后来这个厂从第 2 年就开始几乎每年获利,到最后 TI 离开半导体代工製造的时候,就将 TECH 就卖给了美光。」张汝京说。张汝京:中国要超车台积电有难度,建议发展 CIDM 运作模式

不过,张汝京也强调,不是说国内的半导体都应该做 CIDM。是如果有新的公司再进来,做一个纯粹的先进代工公司,这个将投资大的不得了。因为一个成功的代工厂面对的客户可以是大大小小几百个。而支援客户的技术,若以一些主流技术为主,加上多少有些客製化的要求,可能也需上百种。现在成立一个先进的代工公司,基本上都是需要很先进的技术和设备,投资非常大。张汝京:中国要超车台积电有难度,建议发展 CIDM 运作模式

此外,人才更是大问题。而且前面这 5 个大的代工厂,台积电、格罗方德、联电、中芯国际、南韩的三星,还有其他包括华力微、以色列的 Tower Jazz 等,竞争都极其激烈。因此,新的参与者一定要有睿智和理智的考量,真有需要时可以从 IDM 公司的投资着手。张汝京:中国要超车台积电有难度,建议发展 CIDM 运作模式

话锋一转,张汝京也表示,成立 IDM 公司也有相当大的挑战性。成立一个有竞争力的 IDM 公司条件很多,包括对资金、产品、设计、製程、生产、人才等都有很高的要求。所以,他就建议成立 CIDM(Commune IDM),就是共有共用式的 IDM 公司。目前,中国现在也有一些小的 IDM 厂,但是多数是 6 吋厂和极少数 8 吋的晶圆厂,比例不高。张汝京:中国要超车台积电有难度,建议发展 CIDM 运作模式

所以,未来如果成立比较先进一点的 IDM 公司,一家虽然非常不容易做起来,但是可以找 5 到 10 个伙伴一起来投资。这 5 至 10 家公司与晶圆厂是上下游的结盟,大家产品互补,一起合作,大家来分担这个投资,使得资金的压力大大减少。而这个 CIDM 的工厂,因为投资的人就是公司的客户,他们会优先向 CIDM 下单,对于晶圆厂的产能利用率能有保障之外,也能稳定客源。而对于投资人来说,他们需要的晶片产能也有保障,不会到了晶片市场产能很紧的时候,突然被砍掉了,或者生产减慢了,这对大家都是有利的。张汝京:中国要超车台积电有难度,建议发展 CIDM 运作模式

最后,张汝京表示,CIDM 在许多方面可以比一个先进的代工厂要容易运作些。CIDM 开始只要提供 10 至 20 种製程就好了,力量比较集中。所以,自家的产能分配可以内部自己协商,真有需要时可以增加产能,而如果产能过剩时,可对外向客户提供服务,产能就用上去了,这是个进可攻、退可守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