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英:谈历史上的今日“五一六”

五月十六日,历史上的今天,张英蒙难“五一六反革命”的寃案,四十七周年。回忆点滴,随笔自慰,聊以纪念,​​朋友分享。

当代秦始皇毛泽东,自1970八月卢山会议后,又耍阴谋,要抓捕他的“接班人”林彪副主席。但中央各部委,全国各省市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1971初春“一打三反”运动还未完,竟搞“保卫林副统帅”的“清查五一六反革命”运动了。直到林彪当年913机毁人亡,中共文革12年浩劫,其中半年抓“五一六反革命”,主要整造中共反的造反派,全国上千万人被批斗,成批关押,几十万人被迫害死亡。那时上海,王洪文叫嚣:“挖不出516分子,就抓五一六式,517、518分子”,风声鹤泪。邻近江苏,受害最惨。省革委主任是南京军区副司令吴大胜,特别残暴,在南京等市地,抓捕三十多万人,五万多人被迫害死亡。共匪军头吴大胜,还厚颜无耻宣称:江苏清查五一六反革命,弄清楚了,没有一个五一六分子,这是运动的“伟大胜利”!中共全国害死莫须有的“五一六分子”几十万人,因为是没有一个516分子,运动胡闹,这叫“伟大胜利”?正是“知耻近乎勇”,不知耻更神勇!

在这般“杀人伟大”的清查五一六运动中,张英在上海滩又是首当其冲。决不屈服残暴,一贯我行我不素,坚持“抗拒从宽”,尙属不幸中的大幸。?

说到“清查五一六”运动,把我送去按照老毛最高指示“深挖洞”,到挖防空洞连劳改,实因清查运动,搞不下去,草草收塲。而且自中共“五人帮”帮主毛泽东死掉,华国锋、叶剑英和汪东兴,对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的中共“四人邦”宫廷政变得逞后(注意?:我从来说,这中共四人帮,是五人帮党魁毛泽东的〖中共〗“四人邦”,尊重历史,从来不胡说他们是甚幺“国民党四人帮”的),知晓所谓“张英516专案组”,是银行私设的。仅此一节,也折腾了三年多,直到1979才始获“平反昭雪”。当然,那是后话。

回想被私设“张英516专案”,啼笑皆非。首先重申,不能因为林彪副统帅,1971九一三机毁人亡,就自诩五十年来,张英一贯反林彪同志的,那是歴史误会。不错,自1963年起,少不更事,我常评论林彪元帅,那也是“爱之深,责之切”,但并非等同“反对”林彪,两码事。譬如,1963哲学札记,的确写道:林彪㰻吹“四个第一”,殊不知“人的积极因素第一”,如强调“抓活思想第一”,就是抓人的思想问题,消极因素,不利“调动一切积极因素”的,正确提法应是“人的积极因素第一”!

我要向上帝忏悔,自小狂妄的,在那个疯狂年代,少不更事,不知天高地厚,老是以非党马克思主义者自居,也是崇毛的。1958~1960,化了三年课余时间,撰写了二十多万字的《毛泽东思想慨论》,1961十七岁那年,破例加入上海哲学学会(上海高安路63号)。但我有个老犯忌的毛病,总是爱对党和国家领导人,评头论足,斥他们“不懂毛泽东思想”,而且留下文字札记,例如“横加评论林彪副主席”,后来差点惹了杀身之祸。

迄今记得,一九六六年,八月十八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检阅红卫兵们,时称“文化大军”。林彪副主席讲话,全国电台广播,电视实况转播,历历在目。这1966八一八,见闻林彪副主席天安门城楼讲话,只讲毛主席是“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却只字未提毛是“伟大导师”,又感到林彪还是不懂毛泽东思想。?

于是当晚,我赶到北站右前方,天目路邮政局,自费分别向党中央、中央文革,发了加急电报。大意是:林副主席今天天安门讲话,只讲毛主席是“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尚欠完整精确,建议三个伟大前面,应加“伟大导师”!落款“上海银行张英”。1966十月一日,林彪天安门城楼国庆讲话,首次带头启用“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了,当时我以为中央从善如流,暗自高兴一阵,记忆犹新。五十二年之后,遥想当年,首创“四个伟大”胡说,也参与了造神活动,诚惶诚恐,故向上帝,故国华人,忏悔谢罪!?

后来还说,林彪不?毛泽东思想,郤带头推广学《毛选》,弄《毛语录》,到处造神,伴君如伴虎,到头来可能没有好下塲,有㸃替他担忧,仅此而已。

其次补说,林彪生前,中共中央第一办公室(林彪办公室),1971春天,来人到上海对我“外调”,态度友善,并不计较张英“横加评论林副主席”这节,只字不提。他们当然知道,我的主要问题,曾是八㳄“炮打张春桥”(如除了通常1967一二八和1968四一二的两次“炮打”,中间张英1967九月,召集主持上海市财贸六局一行“批张春桥”万人大会,我为此被张春桥本人,赤膊上阵,年底在上海电视台,破口大骂)。后来,我被非法绑架入狱近两年。上海市公检法军管会有道密令,不许中央和各省市地方,任何单位,外调张英。这样,即使林办,来人“外调”,也被挡驾。当我被中共上海市委暨闸北区党的核心小组,覧于一致公认张英是一月革命的大功臣,为了发展上海“大好形势”,功可抵过,作出了“犯严重政治错误,撤销一切领导职务,无罪释放”的折衷决定后,各路外调人马,纷至沓来,上百人排队。我对来客,一律主动承担责任,说公道话,以利解脱他们那里的“审查对象”。譬如,着名经济学家、国家经委副主任薛暮桥的夫人,文革前任全国妇联书记,一面之交,聊过张春桥搞乱上海经济金融的严重问题。来人表示,早就要解放老干部薜暮桥夫人,结合到全国妇联领导班子,但最后一道坎,亟需确认,是张英提供她议论张春桥问题的信息。

林办来人,笑谈陈伯达出任中共中央文革小组组长后,实际总编《红旗》的是穆欣,康生办公室林杰。穆欣、林杰他们,早于王关戚(王力、关锋、戚本禹)被毛主席、周总理“打倒”。现在中央打算,解放林杰同志,但最后要等张英出面承认,曾向林杰等提供大量原始数据,输送了向中央政治局整张春桥的“炮弹”。我如实道:1967年1月17日,《红旗》杂誌记者林杰等人,来到上海,找到银行,上门对我专访。

那一阵子,我是上海一百多万人民和平起义的发起人之一,理论上是一月革命宣言《紧急通告》原作者,行动上是火线总指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接管委员会主任,全国第一个夺取财金大权的要害单位。当然详知,张春桥一小撮当权派瞎指挥,搞乱华东,尤其上海,煽动沖撃政治改革的经济主义,金融和商品市塲,到了崩溃边缘,笈笈可危。但我并不知道,林杰同志是中央康办的,通过问答,只是隐约感到,他们大有来头,可能是中央“特派员”。林办外调,似乎林彪与张春桥不和。况且自己,经胡立教等几位“总理联络员”,保持与中央,联络管道。一月八号,还派出张竹林等二批代表,直飞北京,向周恩来总理面告实情,并与周总理一起,首都工人体育塲,十万人大会,站在主席台上,共同讲话。这有1967年1月14日《人民日报》,头版报道为证。

这原本是正常外调,但闸北财政局党委,银行一方书记马炳康和沈其龙,如获至寳。马沈两个家伙,连夜赶到闸北区委,适逢区委在开常委会议,呆在门外,久等不散。下半夜2㸃多,区委书记刘龙江、副书记刘炳晨(军代表),疲惫不堪出来,马炳康、沈其龙揍上去,七嘴八舌,谎报军情:中央林彪副主席办公室来人,说张英曾向中央政治局,提供了整张春桥同志炮弹,要求“立案审查”!云云。两刘书记,大吃一惊:怎幺,又要整张英了!?市委早有明确指示,不準今后再整张英,成立啥“张英专案组”的!马沈巧舌鼓璜:春桥同志现是政治局常委,中央首长,张英多次“炮打”张春桥、反对中央文革,拒不认错,标榜“一贯正确”,弄清问题还是必要的。两刘书记,无奈表示:弄清问题可以,但不能再搞张英专案组“审查”!马沈回到银行,狐藉虎威,假传圣旨,第二天召集17个党支部,胡诌经上级党委批准,同意设立张英“专案侦查”了!于是,挂着“同张英血战到底”等等,横幅标语,琳琅满目。

林彪913机毁人亡后,所谓“张英妄加评论林副主席”这条“罪名”,不复存在,但“张英516专案组”,强词夺理:炮打张春桥、反对中共中央文革,就是“现行反革命”,逃不了的,掦言“张英不投降,就叫他灭亡”!······

1971年十月某晩,全局干部群众,声讨“林彪反革命集团”大会。主持人是财政局党委副书记石勇(他是税务局的,内定财政局党委书记,因银行党员人头多,差了一票被刷掉,屈就副手),习惯性口头襌:“祝福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我立即站起来,当众棒喝:林彪已在蒙古摔死了,还叫祝他“永远健康”,这是道地的反革命口号!全塲哗然。第二天,我就被打发到挖防空洞连税局排劳改。这是当时背景,踢人球的导火索。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总部

中国民主党中央委员会

张英?拱手?

二O一八,五月十六(纪念“五一六”寃案蒙难四十七周年?),✍匆匆涂于荷京郊外??

(全文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