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荣发:绅士无关出身,品味无关财富

张荣发:绅士无关出身,品味无关财富

旧衫裁新装:
绅士无关出身,品味无关财富

长荣航空开航后,曾在训练中心的游泳池畔举办一场融合灯光水舞的空服员换新装走秀,当时还委请一位「时尚秀导」担任顾问。活动当天,所有来宾全以盛装出席,唯独这位秀导很有个性地穿着牛仔裤走来走去,张荣发「愈看愈不顺眼」,认为这幺随性的穿着不仅有失专业,也不尊重这个场合,于是毫不客气地要求把他「请出场」。

事后问他为何如此坚持,他说:「一个人的穿着,会透露出做事情的态度,这说起来古板,但求职第一条,就是在面试官前亮出得体的服装仪容,这个标準走到哪都一样。人若能把外表与环境打点得神清气爽,处理事情时就能条理分明,而且身心乾净了,做人做事也会光明磊落。」
不仅对员工,张荣发对自己的要求同样严谨,从打包行李到穿着衣物,都有一套管理哲学。
看过张荣发出国行李的人,都会大感惊讶,因为整齐到连擅长打包的女生都相形逊色,里头的药包、衣物、钱包、文书袋永远层次分明,衣服摺得像豆腐乾,而且从不假手他人,他说这是当船员时就培养出的好习惯。
「我每天换穿的衬衫,出门前非得烫得平整不可,」张荣发透露,自己喜欢一口气买齐三十六件衬衫,每天轮流更换,这样每隔一段时间,才会穿回同一件,衬衫比较不易穿坏,长时间来看更耐用,也省得为穿衣伤脑筋。
张荣发有架BBJ「总裁专机」,随扈私底下开玩笑地说,张荣发爱乾净的程度直逼洁癖,所以在公司洗衣厂里,也有一台帮他清洗个人衣物的「总裁专机」,而「这一台是天天在操!运转率更高」。
「从内衣到西装,我习惯印上﹃YF Chang﹄的专用章,洗完就贴标籤,不管西装、衬衫或内衣、袜子,注明好清洗的日期,然后依序排排站,」张荣发说自己打开衣柜时,就会依照先后顺序取出,送洗日期愈前面的愈先穿,永远不会乱掉。
「颜色管理」是张荣发另外一项快速掌握穿着的方式,他用金、银两色贴纸来区别老花与近视眼镜,西装上同样贴上不同颜色的贴纸,用来区别秋装、夏装与冬装。
张荣发不仅对衣着管理有一套,对挑选布料材质也有独特的眼光。
也许是早年船员生涯,加上后来从事运输业常接触到各类纺织品,间接培养出张荣发对衣服材质的敏锐度,所有女祕书与裁缝师,都讚美他对布料品质和领带袖扣的品味「高人一等」。
「很奇怪,他就是有办法摸一下,就清楚布的材质与成份,纱支数多少,适合什幺季节穿,」曾经跟张荣发一起到义大利布庄店採买的长荣主管说:「走进店里后他只看了几眼,色泽对眼了,就对老闆比划、这一块、那一块,一转眼买下七十块布料,事后我们去查,全是品质很好的毛料。」
抱回自己挑的布料后,三十个寒暑来,张荣发都在同一家店里做西装,问他为何不找其他新锐设计师,他说:「帮我做衣服的是一位上海师傅,我都叫他阿波罗,做到变成老朋友,有感情了,连我们长荣集团的男生制服,都交给他处理。」
阿波罗西服的老闆应宝友也笑着回应:「我是正宗的上海人,帮张荣发做西装到现在,台语说得吓吓叫!」问起张荣发喜欢的西装特色,应宝友说:「他很懂布料,从不选择很昂贵的高纱支数西服,他认为太软,西装很难笔挺。」此外,张荣发也要求,每件西装的口袋里,都要设计符合放置眼镜与名片夹大小的内袋,深度、厚度都有一定规格,就跟他下单造船一样精準。
不仅如此,应宝友拿起一件夹克说:「有一天他来找我,比着旧西装说穿不下了,但又捨不得丢,要我把西装上衣改成夹克,口袋需要的布料,就从西装裤裁下来补,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张荣发常指着自己身上穿的中山领衬衫骄傲地说:「这是我设计的,不打领带时穿的,这可不是新买的喔,穿起来也很好看!」他表示,年纪大后脖子渐渐变粗,以前买的衬衫领子扣不起来,丢掉实在浪费,乾脆拿其中两件来做领子布料用,其他旧的全部修改成中山领的衬衫。
几十年过去了,张荣发始终一身素净笔挺西装,顿时明白,绅士无关出身、品味无关财富,而是一种不随潮流、坚持做自己的人生态度。
│总裁ㄟ心内话│

有一回去逛巴黎LV专卖店,店员卯劲推销新展示的皮夹,我看完后,从口袋掏出自己设计的皮夹,撕开魔鬼毡秀给她看,笑说:「我这个比你们好!」我的穿着从来不崇尚名牌,也不跟随流行起舞,实用最重要。
每个人可以找出最适合自己风格的穿着,但不管怎幺变,最重要的是乾净与得体,这是绅士的基本品格。

摘自《本心》

数位编辑整理:林彦杰

Photo:取自《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