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综:野家子谈

【野家子谈】特约:旅综


穿越回到十八世纪或以前,如果你是学者就必须会拉丁语。牛顿是英国人,但经典着作《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是用拉丁文写成的。更有趣的是,英国国会还是以法语为主,直到十八世纪,才转入以英语为主导。

拉丁语衰弱以后,法语曾一度是主宰世界的学术语言。但随着大英帝国的扩张,和美国在二战的崛起,法语不得不拱手让给英语来主导学术语言。就目前情况来看,英语的强势并没有的减弱的趋势。实用主义地说,用英语教数理,我基本是赞成的。

事缓则圆。是故,我觉得在执行层面上,还需要放宽些,凡事留点余地斟酌。真的要想清楚,英语教数理,到底你是想英文更进步,还是数理精神更强劲?

分清庄闲,用英语教数理,当然是以数理为主,是要搞好数理的掌握,反而英语在其次。我所担心的是,英语教数理,问题在于老师要幺就是用英文很别扭,然后学生吸收数理概念很痛苦,最后却是落得两处不讨好的局面。

以自身的经验举例,用英文学数理,是要到大学才有的事。岔开话一阵,当废青说他中学是以英语学数理时,突然之间,代沟变得很真实了。

大学之前,第一次以英文接触数理,是无端端被化学老师摆了一道下发生的。事前只透露是一场小测验,但要用英文的。考卷发下来,才发现是澳洲中学级别的化学知识比赛!卷子的英文词汇,当时是没读懂几行。作答时仅凭认识题目里显示的公式,倒也不至于不知所云。赛后结果,澳洲那边还发过来一个特优奖,生平第一次国际级别的奖项。

》》》相关新闻:教部探讨新英授数理制度 兼顾教学与英语掌握

来到大学,讲师授课时是双语并用,以期大家都能更好吸收数理科目的概念。也有因为是外籍讲师,不得不以英语教学的情况。系里本科科目的课业,全部以英语作答。期末考的考卷,虽然是双语出题,最终全部还是以英语作答交卷。总的来说,专业训练还是以英语为主的。

大学那四年的英语训练,想来是很足够了吧?答案是否定的!我毕业以后的英语能力,全然不是那幺一回事!读写听说,充其量只有读写过得去。至于会话,那简直是要人命的活!

今天的英语会话能跟得上,还是感谢旧公司老板的训练有素。

老板并非不谙华语,还是其他方言,但加入公司团队的工程师,他规定与他交流谈天时只能用英文。因为这款规定,我在旧东家的那几年,无法避免使用英语了。从最初的羞怯生涩,到后来能够说着英文顶撞老板,这一路来真的进步不少!所谓进步,当然也包括敢于发言,又学多一种语言来应付骂架场面了。

略举两件事,我只想说明,学习数理好坏不在于语文的掌握,更多时候是对于概念以及定义的领略。领略的程度之高,表现于无论任何国度的语言里,都能依循所掌握的知识找出答案。

至于学习语文,也不一定要靠数理科目,无论如何是你要对该语言觉得亲切才是正道啊!不学诗,无以言。靠数理学语文,能学得到多少该语言的诗的气质,我是存疑的。

对语言的亲切,当然是指能自然地用来调情,必要时甚至骂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