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国华中学缅甸华侨校长度身订造以个人为本教育

汤国华中学缅甸华侨校长度身订造以个人为本教育

随着时代及科技的进步,体育竞技愈来愈讲求数据资料的运用,以足球比赛为例,射门次数、抢截效率、跑动里数等,成为球探分析球员的指标,球会作出买卖时,也建基于球员过往的数据是否标青,去计算其合理价值。

伊利沙伯中学旧生会汤国华中学(下称伊汤中)的朱国华校长,在中文大学物理系毕业,也认为数据有助分析学生的成长,于是将迟到记录、请假次数、课堂表现等一一数据化:「统计数字帮助我更客观去观察学生,而不是单凭个人主观感觉去判断。」

九十年代初,政府大力发展天水围新市镇,公共屋邨相继落成,人口密度激增。主要由专业人士组成的伊利沙伯中学旧生会,深感教育对一个人的将来极为重要,决定以办校形式回馈社会,并选址这个当时环境较差的社区提供优质教育。

1992年率先创办伊利沙伯中学旧生会小学,4年后再开办中学,1999年,旧生会将小学分拆成两所拥有独立校舍的小学,新校命名为伊利沙伯中学旧生会小学分校,2005年再开办伊利沙伯中学旧生会汤国华中学,合共4间中小学镇守天水围,四为一体组成伊中旧生会学校体系,为区内学童提供一条龙的12年教育服务,4校师生以「伊家人」自称,体现各校师生的团结与归属感。

「4间学校联繫紧密,校长与老师经常开会,讨论课程及学生发展,因此我们对新来的中一学生,早已经了解透彻,知道他们的特点,强项与弱项,不必再花时间摸索,可以立即作出适当调配,这正是我们伊中旧生会4校联繫的优势所在。」朱校长讲解完体系的优点之后,随即打开事先準备好的Powerpoint,详细解说伊汤中的特色。

朱校长认为每个学生均具备不同的天赋,拥有不同的专长,学校的任务是根据学生的特徵及能力,度身订造以个人为本的教育。因此,学校以课程的纵向及横向设计来照顾学生:「初中课程採取小班教学,学生分成5班,各24至25人,学生人数减少有助中一新生适应中学生活。另外,我们以英语能力分班,稍逊的学生可得到更合适的照顾。」

双向设计课程

高中生要面对DSE公开试的挑战,3年课程考验学生的坚忍与毅力,学校尽力帮助学生应付考试,达到升学的目标,例如提供更深更阔的挑战课程,让根柢较佳的学生获得强度更大的练习,增加其入读大学的机会;至于基础一般的学生,学校则为他们设置合理的目标,减少学习时遇上挫败感,有助增强学习动力,逐步向前迈进。

纵向按学生能力设计课程,横向则提供多元化训练,启发学生的兴趣及专长。中一学生必须参加香港少年领袖团,接受基础训练课程,培养团队合作精神、领导才能及自理能力,同时要从木管乐、铜管乐及敲击乐中选择学习一种乐器,开拓艺术专长:「这3种乐器较容易掌握,学生得到满足感,就会继续学习,而学校也希望学生以3年为一个学习阶段,因为起码经过3年时间的培训,才见收成。」

避免主观错判

朱校长认为,成功关键繫于基本功,只要每日準时返学、用心上堂、交齐功课,这些基本功做得好,成绩自然稳步上扬。因此,他十分关注学生的迟到纪录及课堂表现,并拿来一份统计资料解释:「我会留意每位学生的平均迟到记录,并将每班的课堂及功课表现量化成统计数据,将一个学年分成4个阶段,老师在每个阶段为每班评分,分析每班的学习进度,然后在下一个阶段作针对性改善,提升学习气氛。」

分4个阶段作评核,可以及早发现问题,趁问题未恶化之前解决,否则留到学期中甚至学年完结才处理,就困难得多。

朱校长自言是个冲动的人,有时会过于主观下判断,因此他喜爱将学生行为表现转化成数据,凭数字客观分析全局,他以迟到作例子:「如果见到有学生迟到半小时,我或会立即上前责骂他,但如果有数据在手,就可以先看看他过往的迟到纪录,原来他一向甚少迟到,这是偶一为之,可能当中另有内情。相反,如果他是惯犯,责备就有根有据吧!」

故此,朱校长把学生的整体表现一一数据化,根据迟到纪录、请假次数、欠交功课情况及行为问题等,将较为顽劣的学生分成4个关注级别,第1级为只需班主任关注,第2级则要由班主任及级老师照顾,训辅老师及升学辅导老师则会加入协助第3级学生,第4级为问题最大的学生,校长得亲自出马:「连校长也关注,老师就更加上心,这可是学校文化呢!」朱校长以身作则,微观学生表现,让老师明白学校的发展方向,就是细心照顾每一位学生。

4岁逃难来港

数据化的另一个好处,是让校长、老师、家长及学生更容易达到共识,有助教学效率及学校发展。朱校长补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大家各持己见,难以融合,将学生种种表现数据化,以清晰而客观的準则将学生队列,老师就知道如何帮助他们,拔尖、补底或留班,都可以系统性地处理。」

2014年DSE成绩上周出炉,伊汤中超过五成考生于中文及英文等5个科目中考获2级或以上,科目整体优良率为12.3%,整体及格率则为74.3%,包括数学、 资通(资讯及通讯科技)及会计在内的4科及格率达到九成以上,朱校长有信心下年成绩可更进一步。

中文大学物理系毕业的朱校长,1992年执起教鞭,入行原因是希望学以致用:「思前想后,觉得只有老师这职业,可以将我所学的应用在工作上,根本没有想过是否喜欢教书。」朱校长笑言,并不是他选择教书,而是教育工作找上门,他只管尽力去做,就做到今日的成绩。

「我的成长阶段,其实都没有选择过什幺,一直都是被安排及被选择。」朱校长是缅甸华侨,六七十年代当地排华,一家人逃来香港,但被拒诸门外,辗转去到澳门生活,当时他是个4岁的小孩子。

不为自己设限

就读妇联小学的朱校长,升中学时被妈妈强迫报考名校:「如果让我拣,我会选择读普普通通的中学,但既然无得拣,我惟有尽力去考。」

澳门培正中学是传统名校,他要先修读培正开办的暑期班,然后应考入学试,在4班学生中,争取1班的入学资格,结果不愿入名校的他,却金榜题名。

至于考入中文大学,他也是人考我考,只管一试的心态:「我中学的成绩并不出众,位列中游,但大家都过来考中大的High Level,我又跟随一试,起初都没想过考得到。」如是者,朱校长在没有刻意选择之下,就踏上了教育之路。

朱校长第一间任教的中学是band 5学校,起初以为没有好日子过,但忆起往事,才发觉那几年教学生涯,令他获益良多:「对一个老师来说,能够接触最顽劣的学生,才真正学到如何当一个老师,况且在那裏也生存得到,日后在哪间学校也不怕啦!」本来笑着分享教书生涯点滴,但当他深入回忆起旧事,竟然悲从中来,双眼通红,泪水在眼眶荡漾。

「不好意思,一时感触。」朱校长拭去泪水,娓娓道出眼浅的因由:「我忆起第二年做班主任的那班学生,其实他们好乖,成绩差只是因为被身处的环境所影响,只要有老师给予合适的援助,他们一样做到成绩。」

学海无涯,为了成为更优秀的老师,朱校长再度转校,挑战自己,1996年去到伊利沙伯中学旧生会中学当创校老师,遇到麦陈尹玲校长,看到她如何为一间新校建立制度、设计课程,叹为观止,2009年再调任伊汤中做副校长,2011年正式升任为校长,将多年来累积的教育经验,回馈伊汤中。

总结朱校长的成长及工作经验,他强调每个人都不应为自己设限:「很多成绩差的学生,常常认为自己不可能进步,既然之前3年的成绩是惨不忍睹,之后3年又怎会改变得到呢?其实只要肯踏出第一步,每日上堂听书做功课,就会见到自己的真正实力,突破自己设下的限制。」

撰文:郑志珩

摄影:陈纵宇

[email protected]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汤国华中学缅甸华侨校长度身订造以个人为本教育

汤国华中学缅甸华侨校长度身订造以个人为本教育

汤国华中学缅甸华侨校长度身订造以个人为本教育

汤国华中学缅甸华侨校长度身订造以个人为本教育

汤国华中学缅甸华侨校长度身订造以个人为本教育

汤国华中学缅甸华侨校长度身订造以个人为本教育

汤国华中学缅甸华侨校长度身订造以个人为本教育

汤国华中学缅甸华侨校长度身订造以个人为本教育